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死亡万花筒 第6章 入庙

时间:2018-01-29作者:西子绪

    ,!

    夜色沉沉,众人举着火把行走在凛冽的寒风中。

    之前飘飘洒洒的大雪已经停了,但风还是冷的吓人,林秋石的脚踩在地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穿着厚厚的衣服,将帽子拉起遮住了耳朵和下半边脸,身体微微弓着,身后背着一个漂亮的姑娘。

    这一路上大家都没有任何的交谈,气氛安静的可怕。

    待那木匠口中的庙宇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时,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这是庙?”张子双开口,“这庙看起来……也太古怪了吧。”

    夜色中的庙宇,看起来的确十分的古怪。乍看起来十分的陈旧,但若是细细的观察,会发现这庙其实非常的精致。光是门口两根柱子上的浮雕便不似凡品。

    林秋石把阮白洁放下,举着火把看了看柱子上浮雕的具体内容,他发现浮雕上面雕刻的是关于十八层地狱的景象,无论是恶鬼还是受苦的灵魂,在柱子上都显得栩栩如生。

    “这柱子真漂亮。”阮白洁突然夸了一句。

    “是挺漂亮的。”林秋石也赞同。

    这些浮雕完全不像是眼前这个落后山村的产物,甚至已经快要称得上工艺品了。

    要不是现在大家还有更重要的事,可能林秋石会花时间好好观察一下。

    “谁先?”熊漆发问。

    他问的是谁先进去,但却无人应话。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进庙是触发死亡的条件,那先进去的岂不是将会成为牺牲品。

    “为什么一定要一个人进去呢。”阮白洁忽道,“如果那个老头子是骗我们的怎么办?”

    熊漆说:“但是听他的总比和他对着干好。”

    阮白洁:“这可不一定。”她扭头看了眼林秋石,“秋石,我害怕,我们两个一起进去吧。”

    林秋石闻言略微有些犹豫:“可是如果双人入庙才是触发条件呢?”

    阮白洁说:“现在一切答案都不知道,我宁愿赌一把,毕竟一个人进去,真出了什么事儿,也没人知道。”她说完,看了眼在面前黑暗中的庙宇,“毕竟……进去的是个人,出来的时候是个什么别的东西可就不一定了。”

    她这话让众人身上起了一身薄薄的鸡皮疙瘩,连林秋石也不例外。他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看了眼阮白洁的表情,最后咬咬牙:“好。”

    熊漆皱眉:“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两个人才是……”

    他似乎还欲在劝,却被阮白洁打断了,“万一一个人才是呢?这事情谁说的准?”

    事实的确如此,熊漆沉默。

    “你们怎么安排顺序我们懒得管。”阮白洁声音柔柔的,“这天儿太冷了,秋石,我们先进去,早点回家睡觉吧。”

    大约是提到了睡觉两个字,让众人想起可怖的夜晚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他们再在这里磨蹭,极有可能会整完都浪费在这里,到那时会遇到什么东西是完全不可控的。

    “走吧。”阮白洁挽着林秋石的手,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身上。

    林秋石已经习惯了阮白洁的粘人,点头之后咬咬牙道了声走。

    两人便迈着步子,朝着庙里去了。

    其他人看着他们的背影,陷入了一种短暂的沉默之中。

    庙是木门,半掩了起来,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阮白洁伸出手,轻轻的推开了面前的门。

    嘎吱一声脆响,门应声而开,里面的空气扑面而来。

    林秋石嗅到了一种属于淡淡的香气,这种气息很淡,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却非常的格格不入。

    林秋石借着火把微弱的火光,看清楚了庙宇里的装饰。

    庙并不大,构造也非常的简单,中间摆放着香案和一些神仙的雕像,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功德箱。功德箱上似乎还刻着什么字,因为距离太远了,林秋石有些看不清楚。

    “走吧。”阮白洁道。

    两人继续往前,走向神像面前的蒲团。

    神像是一座佛像,什么佛林秋石不认识,但看上去面目慈祥,透着股普度众生的的味道。

    阮白洁的表情很平静,她在蒲团上跪下,朝着佛像拜了一拜。

    林秋石站在旁边屏住了呼吸。

    安静的等待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佛像依旧慈悲,半闭的眼眸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信徒。除了呼啸的风声,庙中一片让人安心的宁静。

    林秋石松了口气。

    “没事。”阮白洁站了起来,排干净了膝盖上的灰尘,“你来吧。”

    林秋石点点头,把火把递给阮白洁,自己跪上蒲团拜了拜。阮白洁拜的时候怎么想的林秋石不知道,反正他拜的时候非常的虔诚,祈求着眼前神明的庇护。

    “好了。”短短的几个动作,却好似让人耗尽了力气,当拜完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后,林秋石大大的松了口气。

    “走吧。”阮白洁转身,“我们该出去了。”

    于是两人缓步离开了的庙里。

    站在外面的人看到他们两个完好无损的出来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熊漆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么?”

    林秋石摇摇头:“没有。”

    大家虽然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也有人犹豫起来。

    “不如我们就两个两个的一起进去?”熊漆说,“既然前面的人都没事……”

    “你确定他们没事?”有个团员却是警惕的看着阮白洁和林秋石,“刚才她还说过,进去的是人,出来的可就不一定是什么了,你们怎么就能确定他们两个还是人?”

    被怀疑身份的林秋石正欲解释,阮白洁却是手一挥,阻止了他说话,她不咸不淡道:“我们不劝,你们随意。”

    “熊哥,我也怕。”小柯道,“我们也一起进去吧?”

    熊漆显得有些犹豫。

    其有胆子小的团员开始找伙伴,也有人固执的还是不肯违背木匠老人的说法。

    “那就按自己的想法来吧。”最后熊漆下了决定,“小柯,我们一起进去。”

    小柯惊喜的点点头。

    按照之前他们决定的顺序,第二组进庙的是一个独身的男人。他一个人进去,也一个出来,全程同样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只是他出来的时候表情里有些疑惑,似乎想要说什么。

    但他还没来及说,第三组的人就已经进去了。

    “你们在庙里看到了什么?”那个独生进身的男人小声的对着林秋石发问。

    “没看见什么。”林秋石说,“就是神像和蒲团。”

    “你们不觉得那个神像有点奇怪吗……”男人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像。”

    林秋石闻言愣了愣,没明白男人的意思。

    男人低声道:“你难道见过?那神像的模样也太奇怪了……”

    林秋石摇摇头,不太明白男人的意思,不过他转念一想,脑子里便出现了一个让人后背发凉的念头:“你……看见的神像什么样子?”

    “是一个女人。”这句话一出,林秋石脸上的笑容就没了,那男人还在低低诉说,没有发现林秋石脸上的表情不对劲,“说是菩萨也不想菩萨,就笑眯眯的看着我,手里拿着的东西也不像神像手里的法器,更像是……”

    “像什么?”林秋石干巴巴的问。

    “更像是,砍树用的斧头。”男人说完这话,朝着庙里看了一眼,“而且我拜完之后,她好像动了一下……”他说到这里,终于发现林秋石的神情不对劲,“你们呢?你们是不是也看见了?”

    “没有。”虽然很残忍,但是林秋石还是告诉了男人真相,“我们看到的佛像和你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男人一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你们看到什么样了神像了??”

    “一尊佛……”林秋石道,“男的。”

    男人脸色惨白如纸,看向庙里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他浑身哆嗦,嘴里开始道:“不、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怎么会,有问题的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他说完这些话,又警惕的看向周围,似乎害怕自己说话的内容被别人听了去。

    第三组人是熊漆和小柯,两人出来时表情同样也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接下里就是第四组……第五组……这些分组有男有女,有一个人有两个人,但林秋石很快发现了规律,只要是一个进去的,出来时表情都不太妙。

    当最后一个人出来的时候,众人终于确定了某种规律——一个人进去和两个人一起进去时,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神像。

    林秋石他们看到的是佛像,而一个人进去的,都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笑容怪异,抱着斧头的女人。

    “一定是他们错了,我们按照的是木匠的提示……”有人在发现这个事情后情绪开始逐渐崩溃,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不会出错的,我们不会出错的,神像一定就是那个女人……对,就是女人。”

    林秋石只能安慰他们:“这事情的确还不一定呢,你们不要太紧张。”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个女人绝不可能是庙里的神像,有哪个庙,会供奉这样的东西?

    “对啊,还不一定呢。”阮白洁笑了起来,她伸手撩了撩自己的发丝,软言细语,“况且这么多人一起进了庙,就算要死,也不一定死的就是自己嘛。”

    “你能不能不要笑了。”小柯在旁很不客气的说。

    “为什么不笑?”阮白洁冷冷的反驳,“笑着死,总比哭着死要好吧。”

    她说完这话,便有人叫了起来:“你们快看柱子!!!”

    林秋石闻言抬目看去,竟是发现柱子上的浮雕,开始缓缓的蠕动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