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四十七章风起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青山铁矿一开始并非韩南天的,从前的时候,韩南天也处处避嫌,是避免让慕庄主以为他有染指铁矿的意图。

    但,不是还有句话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难不成坐拥一半江山的自己还要处处看一个庄主的脸色?

    韩南天其实很愿意跟慕庄主搞好关系,前提是慕庄主没有不臣之心。

    绘之又道:“说起来,我们在乡下,多亏了庄主呢,小田庄的地里出产的菜蔬,慕家庄那边每每总是有多少要多少,可算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您也知道,这菜不像粮食能存住,那从地里出来,要不是赶紧吃了,要么烂了丢掉,要么干脆就烂到地里了。慕庄主真的是对我们帮助很大。”

    这些话,平常说一说,谁也不会当成一回事的,一点不值钱的蔬菜而已,可如今韩南天对慕庄主有了忌惮,再听起来,可琢磨的地方也就多了。

    吃满月酒,绘之笑嘻嘻敬了韩南天一杯,大胆道:“父亲军中可有那些残疾了不能再打仗的人?若是愿意跟着我们回去,种田也是好的啊,再说,大哥二哥都有私兵,我跟三爷虽然不需要这个,但种地还是缺人啊。”

    韩南天故作生气的白她一眼:“没有,我的兵,哪怕残废了我也养的起,你们愿意在疙瘩地里刨食,就恨不能大家都跟着你们种地啦?”虽然是斥责的话,但说的很亲腻,叫人觉不出恼意来。

    韩南天没有答应,绘之也没有强求。

    这其后,满月酒喝完,慕庄主果然留下了儿子,他带着慕垣同绘之韩铭一起回乡。

    绘之几乎以为慕庄主没有想法了,谁知才走了两个时辰,李盛就悄悄来报说慕家庄那边的私兵行动了。慕庄主抽调了近千数人,分给了两个成年的儿子,作为儿子们在州府这边立足的本钱,因为韩南天还要打仗,慕庄主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儿子送死。

    慕家庄的私兵一动,绘之便对李盛道:“到时候了。”

    青山铁矿易主,慕庄主的私兵还在赶来的路上。

    徐大看守铁矿,王来收口稳住慕家庄,李盛则带了重甲杀了从背后慕庄主的私兵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是埋伏在半道上的,时机这种东西,人为因素太多,本不报很大的希望,没想到却被他们等到了。

    慕家庄的私兵人数众多,可这些人手里并没有直接拿武器,兵器都是装在箱笼里头让牛车拉着的。

    以骑兵对步兵,以少对多,以重甲对手无寸铁,以久经沙场对武艺高强,李盛等人杀的确实充满了血性。

    慕家庄的私兵,上战场的机会不多,但个个都有把子力气,都是单打独斗的好手,可要是跟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兵丁论起来,又有点落了下风,这些人惯会窝里横的,欺负乡野里百姓或者自己人,那都下的狠手,可比起李盛等一刀能了结一条人命的,又差了些。

    这种本来没多少胜算的胜利,对李盛等人来说,更像是占据了道义,好像天道在他们这边一样。

    其实哪里有天道的事?天道从来无情。

    李盛故意在逃走的人面前露了口风:“回去禀报王爷,幸不辱命。”他们杀人劫掠,并没有抢走慕家庄的车马武器,好像就单单是为了杀人而来。

    慕庄主是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接到的消息,先惊后怒。

    “庄主,那些人的武器精良,而且个个穿了重甲心狠手辣,弟兄们血肉之躯……”来人想到队伍中被切片的兄弟,泣不成声。

    慕庄主手里的茶碗直接捏成了碎片,胸膛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韩铭跟绘之的马车离得他们不远,此刻他们俩身边再无其他人。

    绘之侧耳倾听慕庄主那边的动静,他们的马车里头十分安静。

    她听到慕庄主咬牙切齿的声音:“这一路来来回回的都走过多少回了,呵呵,呵呵,觉得从后头包抄,我就猜不到是谁了么?!去,将他那小崽子带过来,我先杀了他们祭旗!”

    绘之闻言,转头看向韩铭,脸上露出一个浅笑:“轮到我们了,你怕不怕?”

    韩铭亦回以微笑,他们都是最普通平凡的人,想做什么事,都需全力以赴,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不怕,去哪里都陪着你。”

    绘之便笑着握了握他的手,“便是我们死了,事情也安排好了,做事做人都要有始有终才好。”青山铁矿的人她一定要救出来,至于以后的路,她活着,便多安排些,死了,便请后来人看着安排。

    事情走到这一步,她心里早就没了怕,也没了悔,并不为自己的后路考虑太多,也未曾想过如此事成,自己如何名动天下,事迹又如何流传百世……

    心情寡淡至此,被扯到慕庄主面前狼狈跪地的时候脸上也一片漠然。

    慕庄主狠笑:“看来侄媳妇已经知道了,死到临头,可还有话说?”

    绘之道:“不是很清楚王爷的打算,但当日王爷在教导小四弟的时候,我有幸听了一句。”

    慕庄主想起韩四那个雪白的娃娃,眸光一闪:“他说了什么?”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绘之低声道:“李夫人在侧,接口了一句,‘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她说着抬眼看向慕庄主,而后又低下头:“韩王爷连三爷身边的几个小厮常随都舍不得,此番留下,不过是觉得我跟三爷已经是弃子而已。我不想死,可……”

    言犹未尽,外头又传来急促的禀报声:“庄主,李夫人说大爷二爷谋害韩王四公子,已经将大爷二爷杀了——”

    慕庄主怒气横生,愤而拍案:“竖子,欺人太甚!我为他们做牛做马付出这么多年,竟如此待我!”

    韩铭向绘之张开怀抱,绘之爬到他身边,两个人抱在一起,是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

    慕庄主此时已经顾不上,或者说,他根本没将两个人瞧在眼中,一甩袖子出去,分明是调派人手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