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四十五章想法很一致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黄石一直活到八十多岁,都不知道是谁将青山铁矿的矿民救了。他以为的自力更生,其实更需要现实中不断的有人推进帮扶。

    他得到的第一件棉衣,获得的种子以及种庄稼使用的工具,还有那些无私的经验指点,固然有他好学感恩不停往上攀爬的缘故,可也取决于上头的人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不说旁的,假如你攀爬一个山崖,就差一步即将上到上面了,这时候突然上头来了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如果用脚碾压你的手,将会立即使你跌下去粉身碎骨,反之,如果这个人能伸手拉你一把,你就会站在人生更高处,看到更美好的风景。

    黄石一直以为拉自己一把的是那个工头,他不知道那个工头也用同样的方式拉过其他许多人。

    说实话,在矿上做活,能坚持着活下来的,都是精神跟躯体非常强大的人,绘之他们担忧的那些获救后的空虚抑郁之类仅有为数不多几个人,当然,这跟他们的工作做得润物细无声也有关系。

    青山铁矿成立十多年,对矿民的管理严苛,但工头们私下里却多有放纵,没有人跟钱跟好酒好菜过不去,徐大成为其中的一员,为人大方不小气,出手阔绰,很快就赢得了不少人好感。

    一顿酒饭过后,青山铁矿易主。

    昔日称兄道弟的兄弟一朝翻脸,落难的人见了徐大或破口大骂或哀哀求情,徐大心性坚定,丝毫不为所动。

    相比之下,绘之他们对上慕庄主则显得颇为惊险。

    要是单纯的动手,那还能说拼个实力,算不上太惊,可要环环相扣,要不动声色的将韩南天拖进战局里,那就难了。

    慕庄主要去贺喜,虽赶不上洗三,可路上依旧十分着急。

    行路疾,绘之只能抓紧了安排,日夜思索,列出韩南天慕庄主甚至连李夫人、韩大、韩二、慕庄主的成年的儿子等人有可能的表现,并且又对应着这表现,他们这边的应对也都思索到了。

    慕庄主见了韩南天,亲热道叙之后果然言语相激:“来这一路,发现此地颇为繁华,说实话我觉得这儿倒是养老的好去处,不过可不适合兄长多待啊,兄长大业未成,怎么可以耽于享乐?我还盼着天下书同文车同轨的那一日早些到来呢。”

    韩南天当然不会说是因为资财不足所以才没有继续打下去,反而一脸真诚的说道:“这么久了,也就你能跟我说句实话,底下的人整日的催着登基登基,半壁江山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他亲热的把着慕庄主的手臂:“你来了才好,干脆留下别走了,我还记得当年军中你的武艺可是数一数二的,怎么样,现在几个孩子也都带出来了吧?干脆去战场上历练历练,总不能让后辈们也随着你窝在那土旮旯里混成个祖祖辈辈吧。”

    陪坐在下头席位上的绘之去看慕庄主,觉得慕庄主的脸上写了大大的俩字——好啊!

    可惜慕庄主出口的话还是谦虚:“不成不成,他们俩都是窝里都是怂的,在外头就更怂了。”

    韩南天哈哈大笑:“儿子在老子跟前怂是天经地义。不怂才是孬种呢。我们家老大老二,现如今我说个不字,也不敢反驳。”

    韩大韩二俱都露出讨好的笑,韩铭则将目光转开。

    绘之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韩四,韩四是李夫人所生,一段日子不见又长开了些,白的发光,不少人夸他粉雕玉琢。

    绘之看了却不觉得多么稀罕。

    韩铭拉拉她的手,她扭头,听见他悄悄的说:“他不能吃长生果,会死。”

    绘之瞪大了眼,韩铭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看的很专注,连她分毫的表情也不放过。

    绘之现在是韩四的三嫂,她本来准备了礼物要送的,来的时候车里也带了半袋子长生果,这果子倒不是专门为了韩四准备的,但韩铭这么一说,她立即就相信了,同时做出一副后怕的样子道:“那咱们可得离他远点。”

    韩铭使劲往回吸了两口气,才把自己脸上的笑容给摁住。

    慕庄主看见他们夫妻俩头挨着头絮絮叨叨,再看其他男人,不是离妻子很远,就是与丫头调笑,不由大乐,指着韩铭对韩南天道:“还是小儿女们可怜可爱。”

    绘之再看韩南天,韩南天脸上没有任何不悦。她也跟着笑了。

    换言之,她要图谋坑害小田庄众人,那绝对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可若是坑一些无情的人,乱世争霸,大道无情,她下手是没有负担的。

    韩南天这一层的人,已经将他们跟普通老百姓当成两个不同的群体,他们可以轻易决定别人的生死,并且满不在乎。

    但他们对外并不敢真的就这样表示,而是掩饰着,可对内呢,言语之间,总能暴露出他们真实的思想。

    韩南天还跟慕庄主讨论了几句青山铁矿的事,他们的声音并不大,但对绘之来说,听清楚也不难,只要专心些不被其他人的说话声干扰了就成。

    “……约么有一千多人,趁着你这次来,送进山里……”

    “人数还是太少了,你可能不知道,为了这铁矿,庄子里头的男人也进去不少,没办法你这边催要的急,我就算亲自上也得给你补上缺漏,慕家庄从前最不缺的就是种田的人,现在良田都荒芜了,我去年年底不得不贱价卖了些……”

    韩南天叹了口气,沉吟道:“要是天下太平了,倒是可以缓缓,各地的囚犯们就能够使了,可惜现在不止是缺武器,还缺钱粮……我不是跟你要。”他后头补充了一句。

    慕庄主笑:“你我胜似亲兄弟,只要我有,又有什么不能给你的。”

    韩南天听了也笑,语气多了几分真诚:“我不是跟你说笑,几个孩子都留我这里吧。”

    慕庄主一愣。

    底下的绘之则是一惊。

    韩南天的意思当然不是让慕家庄的少爷过来为质,而是为了给慕家庄类似奖赏跟报酬,所以要许慕庄主的儿孙辈一个大好前程。

    但慕庄主,显然跟韩南天是一类人。他不觉得自己老了,天下就该年轻人们得了去。

    韩南天压制自己的儿子,却又想捧着别人的儿子,也不管那别人是不是跟他同样的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