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四十四章眷顾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两年后,二十岁的黄石果真有了自己的二亩地,不仅如此,他还有了户籍,成了小田外庄的正式居民。

    小田外庄就是小田庄外头的另外一个庄子,说小田庄,其实里头姓田的还真不多,最多的是姓范的,但小田庄的居民,无人不以这个庄名自豪。百姓们,一辈子当然是跟“田地”打交道,是以,小田庄这个名字也是远近驰名,人人都觉得这个名字取的好,取得足够应景。

    青山铁矿那边没有什么异动,黄石就越发的珍惜如今的日子,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种地种的很踏实,一有空闲就出去做工,做工也是在田里做活,有时候赚些干粮,有时候赚些工钱,这样的日子虽然累,可比起山上,简直不要太幸福。

    他努力积极,几乎没多少时间去恨去不平,当希望一个一个的实现,他对生活的向往更多,也就越发的没有空闲去憎恨了。

    就这样,又过去几年,他发现记忆当中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影已经变淡,变得对自己来说不那么重要,他不想浪费情绪在那些人身上了。

    然后他又发现,周围不少人竟然也是从矿上下来的。相同的经历使得他们天然的亲近,大家凑在一起,相互交换经历,才发现大多数都相同,没有一个人颓废,没有一个人满嘴抱怨,他们的心里都有向往。有的想攒够了钱回家乡,有的想娶个媳妇把香火传承下去……,黄石也想,他还想在娶媳妇之前找到母亲……

    后来,渐渐的有人离开,再后来,离开的人又回来此地,黄石也是其中一员。他那时候已经攒够了盘缠,天下太平已久,独自出门再也不怕被人抓了壮丁。

    循着记忆,他找到了家乡,曾经的小院已经破旧不堪,他见到了母亲,同时也见到了继父。

    母亲一下子将他认了出来,跑过来抱着他的腰跪在地上大声的痛哭:“这么多年,你们父子究竟去了哪里?!”

    去了哪里?是啊,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如果这只是一个梦,那么这个梦也太叫人痛苦不堪了。

    等待的人觉得日子苦,可旅途中的人活的更是暗无天日。

    每个人都在受苦。

    黄石也跪了下来,他任凭母亲揽着他的肩膀,透过母亲的白发,他看到了一个瘸着腿的男人站在大门口。

    这是他的家,那个人不是他的父亲。

    若是七八岁的黄石,那么这会儿肯定会冲上去将人撵走。

    可二十多岁的黄石,他的眼中没有愤怒,没有恨意,只有平静,连同内心,都平静的毫无波澜。

    他理解了母亲改嫁,理解了母亲跟他人重新生子,因为人总要有所希翼,有所渴望,日子要过下去。

    苦难没有让他成为一具行尸走肉,而是迅速的催熟了他的理智,让他更深刻的理解人世间的艰难。

    他没有发作,继父也随即释放善意,与母亲一左一右的将他扶进家门。

    他看到了同母异父的弟妹,两个人眉间都有母亲的影子,可是却都不是父亲的儿女,他们身上没有父亲哪怕一丝一毫的痕迹,他转过身流了泪,而后用袖子飞快的抹了过去。

    接下来便同母亲讲述这些年的经历。

    刚见面的时候母亲还曾捶打过他,可听到他的话,却再也不舍得打他哪怕一下,将他搂在怀里,痛的哭的难以自已。

    “都过去了,现在我在那边落了户,吃饱穿暖,也有了自己的宅子……”他露出一个笑,仿佛那些年的痛苦都在这笑中融化。

    继父道:“你……回来吧,这里是你的家。”

    他摇了摇头,再看一眼弟妹,将自己预备的钱拿了出来:“来的时候没想到还能找到人,就没买吃食……我总是怕母亲也不见了,现在看到,总算是能够放心了,觉得老天爷待我还是不薄的。”

    他母亲心酸难耐,连两个小的也顾不上:“你受了那么多苦,还回去做啥?回来,咱们娶个媳妇,好好的,以后都能够好好的!”

    他继续摇头,这会儿脸上就带出欣慰的笑:“不了,那边多的是跟我一样的人,我们从前在一处做工,现在一处种地,我临出来,就是把家里的地托付给他们了……”

    又看向弟妹:“这么冷的天,怎么也没做身棉袄?我那边倒是还存了十来斤的棉花,早知道就带过来了。”问他母亲:“棉花是小田庄那边出来的,听说也传到了外头,您没有种吗?”

    他母亲摇头:“种的粮食勉强够一家人糊口的,这边倒是少有人种那个。”吃都吃不饱,怎么舍得弄出地来专门种棉花。

    黄石忙道:“种一年,也不用单独辟出地来,就在田间地头,地势高点的地方,这东西不喜欢潮湿,旱点无所谓,而且做了棉衣,也不是只穿一年,穿上十年八年应该不成问题。”说起种庄稼来头头是道,比母亲跟继父都强。

    妇人听他的话,又骄傲又高兴,心里还涌出无数的感动。自打改嫁,没有哪一日不想若是他们父子回来又如何如何,每一种想法里,都没有如今这种情况叫她又心疼又欣慰。

    而黄石,通过跟母亲的讲述,看着母亲还有继父以及弟妹为自己感到诧异而惊讶,他才发现,自己原来也会骄傲,一直以来,他渴望的认同此刻都得到了。

    “一亩地真的能长五百斤粮食?”

    “是,”他点头,眼中有细碎的光:“这还只是一季,中间能收一茬蜀黍或者别的东西,种豆子跟种长生果都成的,交叉着种庄稼,这地是越种越肥,有时候我会把秸秆直接埋地里,当成肥料也极好。”

    他母亲的手揪紧了了身上的围裙:“这才一年满打满算一亩地也就将将收个二百斤,这还得年成好。”家里地不多,要是再生一场病,那根本就存不下什么东西。

    黄石想了想道:“小田庄里头有个极会种田的爷爷,我回去见了他问问,看他能来指点指点不。”

    他母亲连忙道:“你光问上句话就成,要是请人来,那得抛费多少银钱啊!这还没娶媳妇,当然是先娶了媳妇要紧。对了,你爹他……”她不由的看了一眼自己如今的男人,而后才扭头继续对大儿子道:“是我对不住他,他的骨灰……”

    黄石对父亲的感情自是深入骨髓的,先前发现母亲已经改嫁,他就没说,现在见她主动问起来,就道:“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将他背到一处山坳里,后来等我出来后,又过了两年就去寻回了他的骸骨,收敛在棺材里,就葬在我的地里头。”

    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妇人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黄石的生命中从未如此的觉得他也被上苍眷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