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四十二章调戏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这样的大年夜,外头爆竹声声,烛光灯影里头的人看着都多了几分亲近与欢喜,当然,更多的则是心神放松。

    绘之捏着酒杯轻轻跟慕垣碰了碰,她不用看,只凭感受就知道有多少人注目。

    她亦知道当此时,越发不该扭扭捏捏,大方些反倒更好。

    “慕大哥的话我可不敢接……,我命中没有当娘娘的运道倒是真的。”

    慕垣又忍不住瞥了韩铭一眼,却不料韩铭也正看他,两个人的目光相遇,他本应该大大方方的含笑颔首打个招呼,谁知却一下子心虚躲了开去。

    在许多事情上,他都能够游刃有余,可也不知道为何,一涉及绘之,他总是控制不住情绪,这样一来,就很容易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扭捏,显得好似手脚都没有地方放了一样。

    慕垣甚至有些痛恨自己,他对自己这种优柔寡断谨小慎微的性子深恶痛绝,的确有时候能借助了谨慎的性格获得些成就,可那样的成就远远比不上别人大刀阔斧的开拓进取。

    这会儿听了绘之的话,他也没有反驳,笑了笑:“你辛苦了,会有福报的。”

    你看,他连隐晦的讽刺一下韩铭,都着意收尾了一下,唯恐叫人说出不是来。

    不过韩铭也不是笨蛋,瞅着无人握了绘之的手酸溜溜的撒娇:“姐姐照顾我辛苦了。”

    绘之喝了酒,神思变得懒洋洋的,对了他道:“白日里照顾你不辛苦。”

    韩铭才要笑,就听她继续说道:“夜里有点辛苦倒是真的。”

    韩铭的脸腾一下红透了。

    绘之看了不由失笑,道:“快躺下,我煎个鸡蛋看能不能熟透了。”

    要不是人多,韩铭非要扑她不可,就这还紧紧的抓着她,小眼神儿一个劲的朝她扔绣球。

    心中怨念被他视为调戏,绘之觉得自己也是醉醉醉。

    过了子时,慕庄主才放了众人回去歇息,也不过一个半时辰,绘之只觉得才迷瞪住,就听外头有人走动说话的声音。

    她忙起来,换了自己跟韩铭过年的新衣裳,出去给慕庄主拜年。

    慕庄主笑呵呵的看向韩铭,叫人牵了一匹矮脚马出来:“你也成家了,你爹离得远管不得你,我却不能看着你光躲在家里,趁着过年四下里头走动走动,也认认慕家庄的人。”

    言下之意竟是韩铭有可能做慕家庄的新主人。

    果然此言一出,除了慕庄主的儿子跟心腹不动声色,其他人都不由吃惊。

    绘之笑呵呵的:“我们听庄主的。”

    慕家庄里头,大年初一这日不论权势地位,只论辈分,小辈们不管年纪大小,那是一律要给长辈磕头的,绘之陪着韩铭,跟着慕庄主的几个儿子,围着庄子转了一圈,好好的新衣裳上带了土,拍都拍不掉,等确定都拜过了,天色也到了下午,回去的时候听人说慕庄主正在歇息,绘之便只同慕垣等人告了辞,老黄牛拉着她,矮脚马驮着韩铭,两个人回了小田庄。

    慕家庄的老人多,小田庄的孩子多,大家伙儿在庄子外头玩,远远看见他们,一阵疯跑过来,嘴里喊:“绘之姑姑回来了!”

    绘之将从慕家庄带回来的点心分了众人,最后干脆下了牛车,牵着矮脚马,同大家一道往庄里走。

    新年新气象,小田庄的活力不需要爆竹锦上添花,只这些娃娃们就足够热闹非凡了。

    她成了亲,并未发现身孕,小田庄里头现在众人也就少了讨论这个话题,不仅她耳根子清静,连同一直未曾怀孕的那些年轻媳妇子们,也都少了不少来自长辈的压力。

    当然,也只是少了一些,并非没有。

    进了家门,刚把韩铭弄屋里,陈力就来了,期期艾艾的请绘之去看看石榴。

    绘之拿帕子给韩铭擦脸,答应的功夫看见韩铭冲陈力翻白眼。

    绘之也不用陈力领路,自己去了石榴家。

    石榴知道大年初一哭不吉利,只是大门一开,那么多娃娃过来拜年,她的心里还是不免发酸了,忍了许多时候终于忍不住,就自己背对着门躲在墙角里抹泪儿。

    绘之走过去揽着她肩膀:“总会有的。等你怀孕了,我再怀孕,到时候你帮我奶孩子好了,让你一下子给俩孩子当娘!”

    石榴啐她:“你自己的自己带。”

    绘之深吸一口气,破罐子破摔的道:“我倒是也想呢,可你看看你,再看看我,我觉得孩子跟着我得挨饿……”

    石榴瞪她,目光从她的鼻梁往下落,被她一巴掌呼得差点贴墙上:“叫你看你还真看啊!平常就没点数吗?”

    石榴挨了揍,反而破涕为笑,绘之伸手揉揉她的后脑勺:“行啦,等过去这一阵子,有空了,咱们再考虑生孩子的事,眼下的事儿可多呢。”

    这话并不是虚虚的安慰,等到了初六这日,慕家庄那边送了信过来,说李侧夫人生了个女儿。

    石榴听到了,脸上一下子笑开了,一溜烟的跑走:“我去告诉夫人一声。”

    绘之抬了手想拦她,到底也没有把话说出口。

    世道如此,对手生了儿子,就需要忌惮不安,生了女儿则几乎可以弹冠相庆,哪怕是女子之间,也要以生男生女做攀比。

    绘之身为女子,感受更深些,无力也就更深更深些。

    江氏听石榴一说,立即来了精神,嘴巴不听使唤,也仍旧坚持着嘟噜:“叫……绘……来。”

    石榴本意是哄江氏开心,可没想到江氏还“点菜”,她顿时有点犹豫了,没敢答应,匆匆丢下一句:“我看看三奶奶有没有空哈。”说完就跑了。

    绘之没空。慕庄主早就准备动身事宜了,一听到韩王爷喜得爱女,从此儿女双全,立即坐不住了。

    李盛王来等人现在都在韩铭这里,为的就是接下来的行动。

    他们曾计划在慕庄主去的路上伏击,但这个计划最终被绘之否了。

    她本来准备了许多道理,打算一等众人反驳就拿出来说服大家,谁知她说这样不行,然后众人就立即商议着等慕庄主见过韩南天,回来的路上再设伏。

    草率,太草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