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四十一章年夜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慕庄主盼着李夫人的肚子来个大动静,他也好亲自去贺喜韩南天,谁知一直到了年根底下,也没有多少动静。

    韩南天倒是记挂正妻跟儿子儿媳,打发了两拨人来接,前一拨人来了之后轻蔑,后一拨人倨傲,要是还不能从这态度里头看出人家的真实心意,绘之能自戳双目。而当时信誓旦旦说要江氏回去过年的韩大韩二则毫无音讯。

    相比之下,慕庄主打发过来的人倒是显得真诚许多,他也是请江氏并韩铭夫妇一起过年。

    绘之问了韩铭一句,他没有意见,她便应了下来,又谢了一回,说江氏还在将养,她不去,他们两口子过去。

    其实不论从道理上还是从规矩上撇下婆母去外人家里过年都显得极为不合适,但这不是慕庄主对小田庄众人有活命之恩么,且慕庄主乃是远近驰名的一等一的“大善人”,所以大家伙儿知道了这事后,都纷纷表示会陪着江氏过年,至于绘之跟韩铭,就去慕家庄代表大家给慕庄主贺年好了。

    到了大年三十的下午,两口子在家里同大家一起吃了一顿饭,算是将年夜饭提前了,然后坐了牛车去慕家庄。

    黄牛还是那头黄牛,只不过年纪有些大了,可拉车仍旧稳当,也觉不出颠簸来。

    绘之跟韩铭手牵手坐着,一会儿你看我,一会儿我看你,虽无言,也胜千言万语。不过一看到韩铭又有凑过来的架势,她还是顺手就将他按回去了,轻声训他:“坐车呢,老实点。”

    韩铭想到外出,估计在别人家也不能做什么,顿时有些意兴阑珊,“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都还没到地头上,他这就想回家了。

    慕庄主充分的展现了自己对他们俩的看中,亲自出来迎接,他都出来了,其他人更没有敢于拿大的。

    绘之下了车,跟众人一一见礼。

    韩铭面无表情的坐在车辕上,她冲他伸手,他便微微俯身,一下子落到她的脊背上。

    慕庄主笑道:“这多亏了侄媳妇身强力壮,换了那些城里的娇滴滴的姑娘,还伺候不好三郎。”

    绘之笑了笑,飞快的将韩铭捏她锁骨的手给拿一边。

    两个人的动静不大,慕垣正好看到,神色顿时一暗,想起慕庄主之前跟自己说过的事来,心情总觉得格外沉重,像淌着没过膝头的泥水走路,每一步思量都叫人难受。纵然从前不知道义父有雄心壮志,那么现在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若是为前程计,他自然也是希望跟着义父走的,可义父不知道是不是忌惮韩南天,害怕他这个曾对人家儿媳妇动过念头的义子去了碍眼,主动对他提了几回,说来说去,总是希望他能留在此地。

    绘之跟韩铭到了慕庄主的宅子里头,进去后就被人接待着去洗漱更衣去了。

    绘之知道要守岁,怕到时候犯困,这会儿收拾好了,就跟韩铭一块躺下了。

    屋里燃了几个炭盆,炭是好炭,没有什么难闻的烟味,反倒是烘的屋里很热,正嫌被子有些厚,刚掀开一个角,韩铭那边小声说话了:“姐姐,我冷。”

    绘之去摸他的额头,确实有点凉,但跟自己的比——,仿佛她的还更冷一些。

    又摸手,手热乎乎的,韩铭闭着眼,一本正经的说道:“姐姐抱着我些就不冷了。”

    绘之冷笑,干脆把自己这侧的被子压他身上,然后扑过去压着他,“狞”笑:“还冷不冷?”

    问话很有气势,如果不看脸的话。

    她说着话故意去抓他两腋,只一个动作,不用拿出什么干货来就将韩铭吓的咯咯笑,一个劲的推着她讨饶,最后没了法子,只好将她的手抱住,使劲喘息着笑:“睡觉睡觉。”姿势虽然有点怂,但总算如愿以偿,将人抱在怀里。

    绘之沉下心,慢慢入睡,韩铭的呼吸也变浅了,使劲将她往自己怀里按了按,奇怪的是,这样的动作之后,他的心也跟着安稳下来,不再漂浮不定,不再惶恐不安。

    慕庄主听说这两口子睡着了,不由连连发笑。

    还对自己心腹说:“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心大,这上了年纪,就晓得心大的好处了,哪怕叫人卖了埋了,总要睡饱吃好才成。让他们睡去。”

    绘之睡了大半个时辰就醒了,侧头见韩铭还在睡,她也没有起来,躺在床上想事。

    慕庄主想将慕家庄给韩铭,以此在韩南天那里换得一些东西。

    古有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得利的也不是别人,而是渔翁,慕庄主看似势力弱,想捏死自己还是轻而易举的。

    便因此,她既不能为情所困,也不能拿小田庄去硬抗,便需巧计,需无情,需谨慎,需抓紧了时机行事。

    而且,慕庄主对她的信任越多,她成功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若是从个人私德私人恩怨上来讲,她同慕庄主其实没有隔着生死的仇怨,不过,她并非是为了个人。

    乱世谋生,纵有情,也只是一点小情小爱,其余的,既然隔着无数如悬丝的性命,她也就不去考虑道德层面的那些东西了,说白了,天下安稳了,才可言德,才可品德。

    再次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她主动将韩铭推醒了,看他揉着眼睛坐起来,两个人穿了衣裳出门。

    这一夜守岁,自是热闹非凡,做小伏低不提,无论是猜谜还是樗蒲,她都能接上话,玩的出手,脸上带着憨气,脑子却着实机灵,该捧的时候捧,该放的时候又毫不拖泥带水的放,高兴的慕庄主指着她道:“可惜你不是我的女儿!否则皇后也做的!”

    绘之已经喝了不少酒,眼神有些迷,脑子却清楚,没有被慕庄主的话绕晕,笑着开口:“皇后娘娘是靠天下万民养着,我不用,我可以自己种地,自己养活自己。”

    慕垣看了一晚上她,醉的比她还厉害,这时候端着酒杯过来同她干杯:“你说的对,你比娘娘还要厉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