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三十九章要了命了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没想到韩大给了一张银票,除了外头小六娘好奇,里头韩铭竟然也跟她伸手索要。

    韩铭的钱财那么多,她一时没往醋缸这身份上去想,随手就把银票给他了,她则系了围裙准备做晚饭。

    这么爽快就给了,韩铭略呆,迟滞了一瞬才醒神喊她:“姐姐怎么要他的钱?”

    绘之扭头:“不要白不要啊。再说,咱们虽然不缺,可钱这种东西,当然还是多多益善。不说旁的,拿出来多买些粮种,种到地里也是多少庄稼呢。”

    韩铭立即道:“那给李盛吧,让他去买种子跟牛回来!”

    绘之回头看他,脸上带笑:“行啊。吃饭的时候说吧。”

    这才一两年的功夫,慕家庄的耕地就有不少变作了荒地,人少地多,却也不是什么幸事,绘之算是勤快的,一个人能种几亩?这还是有牛的情况下。大部分人家其实都是人力,不是不想使用畜力,是没有那个钱去买牛养牛。

    结果吃饭的时候,绘之问李盛:“打听出来慕庄主什么时候动身了吗?”

    李盛道:“估计在冬至之前,他的心腹在州府那边分头买了许多处宅子,一买了就着令人抓紧收拾,我还趁机塞了些人进去做护院,都是老实又不起眼的,将来虽然也不一定有什么用处,可传递个消息应该还是能够的。”

    绘之点头:“你做的很好。”说着看向韩铭。

    韩铭立即甩出一张银票。

    就算面值多少还不知道,可是不是银票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的,李盛的心里乐开花,他真不是在乎钱多少,就是这是一种肯定跟表扬!

    “拿这些钱去买点牛跟粮种回来。”

    李盛:去他的表扬跟肯定!

    白天大家商议了几番,热热闹闹的,等到了晚上,只剩下绘之跟韩铭,绘之将炉子提到门口,再走回来,坐到床边,看着已经躺平的韩铭,有点疑惑的问他:“你今儿怎么了?心情不好么?”

    韩铭本想哼一声,然后转过身去背对她,可那样一来,他就看不到她的脸了,于是放弃行动,转为用言语表达不满:“姐姐,你以后不要要别人的钱,要是我给你的钱都花光了,我会再——”

    他正打算向她展示一下身为丈夫的伟岸跟负责任,不成想,她一下子低下头凑了过来,两个人的脸挨的很近,近到他一抬头就能跟她鼻尖相对。

    他的脑子空了两秒,然后听见她的声音,又黏又甜的钻到他的耳朵里:“继续说啊,舌头被猫咬掉了?”

    韩铭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斜上方,用回避又防御的姿势僵硬的道:“不喜欢猫。”

    “噢,”她伸手拍了下他的腰侧:“往里头挪挪。”

    韩铭果真抬着屁股往里挪了一下,将小腿拖过去的动作还有些生硬,可比起从前来是好了许多。

    绘之上了床,拉过棉被来舒舒服服的叹了口气。

    才还要生气的人又一下子凑了过来,靠着她肩头轻声问:“姐姐,你打算怎么救人?”

    关于青山铁矿,两个人虽然没有正式讨论过,可绘之在跟李盛王来说话的时候也没有瞒着韩铭,讨论的日子久了,韩铭渐渐将心底的那些排斥跟压抑都消耗了,此时便主动问了起来。

    绘之想了想道:“你相信么,其实我没什么打算,如果事情不成,命都填进去了,自然也没有救人不救人的话,如果事情成了,几万人总不能就一下子放出来,估计也要循序渐进吧……”她声音低了下来:“韩铭,你知道么,我其实就是个很普通的人,我并不想当圣人,也不稀罕当好人,我就想心里安安稳稳的,平平静静的过点日子……”

    韩铭伸出胳膊将她的肩膀揽住,“嗯,我知道。我以后都陪着姐姐。”他心里涌上一阵说不出的感动,外头看上去无坚不摧的人,她也会累,也有软弱的时候,当此时,他就万分渴望自己快点好起来,替她遮风挡雨,然后携着她的手走到满头银发。

    绘之往他那边也靠了靠,喃喃道:“快睡吧。”

    谁知她将要睡着,适才还温情脉脉的人竟努力又靠了过来,还努力的把自己叠到她身上。

    绘之:“……”困神不翼而飞。

    为了速战速决,她破天荒的摒弃了羞耻心,“要不我在上头?”

    韩铭正像嚼长生果一样啃着她的唇,听了这句,有一瞬间的停顿,就在绘之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说错话的时候,他飞快的从她上头“滚”了下去。

    躺平的速度无敌。

    并且两只手还乖乖的放在身侧,可以说是十分痛快的任君采撷了。

    绘之后悔的不行。

    她没有实践经验,也没有掌握知识要点,刚才那一丝话的起因是因为想他辛苦,现在回想起来,又觉得,这种事既然他乐此不疲,显然是不怕辛苦的,哪怕明天再在床上躺一日呢,她反正已经被嘲笑过,再笑一次也没什么。

    毕竟,要是万一明日换她在床上躺一日,估计屋里得站满了人。

    想一想大夫们加上他们的徒弟,认真的讨论自己躺倒的原因,她就不寒而栗。

    以上种种,使得她犹豫不决,再三迟疑的结果就是她又确认似的问他:“只睡觉好不好?”

    韩铭一下子变了脸,眉毛向下收,嘴角也耷拉,额头写了个“不”,鼻梁上顶着一个“好”。

    她只好自言自语似的、干巴巴的说了俩字:“好吧。”

    说完视死如归的爬到他身体上方……

    暗暗的夜里,密实的床帐里,很快传出急促的呼吸声。

    须臾,一个男子的声音甜腻的哼了哼,而后一个女子的声音更是跟紧了,似乎还拿手捂了捂男子的嘴:“你别叫啊!”

    说不喜欢猫儿的家伙,偏发出猫一样的声音。

    卖力气的人当即决定,以后再也不喜欢猫了!

    就像一口气连接深耕了十亩地一样,她累得眼都红了,嘴唇有点抖的问:“你够了没有?”

    他的回答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手。

    她一时不察,力气像是被他抽走,一下子撞在他身上。要了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