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三十八章虚张声势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成亲前后,许多经历许多话,绘之都不曾跟韩铭细谈过,包括他的爹妈他的兄弟等等。

    她不说,韩铭更是不提,他的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

    两个并坐在一处,有时候相对无言但不尴尬,有时候韩铭会靠在她的肩膀或者后背上睡觉,绘之那时就读一页书,或者陷入沉思,再有时候,他的手有些不老实,会顺着衣摆伸进去。

    若是老老实实的只摸着肚子,绘之一般也就随他,但偶尔他想作乱了,那绝对绝对不会纵容,啪叽声会让人误以为大冬天的还有蚊子。

    就算两个人不挨着,那韩铭的目光也绝对时刻追随她。

    不得不说,人长得赏心悦目了,哪怕做些黏糊糊的痴汉动作,也叫人觉得舒服,并不难受。

    此刻他们俩在江氏跟前,一坐一站,韩铭时不时的看一眼她。

    无人来拜寿,江氏的目光便落到韩铭身上,流泪不止。

    韩铭面对江氏,日常无话,今日见她这样,过了一会儿默默的跟一毛讨了帕子给她擦了擦眼泪。

    二毛一禀报说大爷二爷到了,他飞快的收回了手,端坐笔直,只是细微的动作,然而绘之还是看出他一瞬间的紧绷与警惕。

    韩大跟韩二进门先给江氏磕头,而后起来,一前一后的坐到江氏床前的矮凳上。

    韩大对江氏解释:“……路途遥远,媳妇们不会骑马,我们走的又急,便没有叫两个媳妇跟过来,加上府里事务繁乱,她们在那里也给母亲磕头了……”

    韩二面上带笑抽空扭头对绘之道:“外头带了你嫂嫂们给母亲跟你们准备的礼物,俱都是实用的东西,去看看吧。”

    “多谢二位兄长,那我也不与哥哥们客气了。你们陪母亲说说话,我跟韩铭出去看看。”

    绘之对着韩二说话,却朝韩铭伸出手。两个人果然出门,出门就见小六娘正努力贴着墙听墙角。

    绘之只看了一眼,就假装没看见往门外走,小六娘不说是她肚子里头的蛔虫,但也深知她的性格,一看这模样,显然是不计较的,连忙重新又贴了上去。

    韩铭搂着绘之的脖子,将下巴搁到她的肩窝里。

    “困了吗?”

    “嗯。”

    “那我们回去吧。”绘之做了决定。

    江氏这里,自有小六娘安排饭食,她并不担心。

    两个人才吃完饭,小六娘过来了,快言快语的道:“那两位爷喊你们过去说话。”

    绘之:“知道了。”

    小六娘又继续看她,一眼又一眼。

    绘之只好问:“他们说什么了?”

    小六娘撇了撇嘴:“说一个什么李夫人把持住王府内宅,说叫你婆婆早日好了也好回去……”

    绘之点头:“我过去吧。”看韩铭一眼,示意他赶紧躺下午睡,今日天不亮就醒了,支撑到现在可不熬不住了。

    她去了隔壁江氏的住处,喊了声大哥二哥,问候了午饭用的怎样,果然韩二说起李夫人来:“母亲才是父亲的正妻,若是将养一阵子,最好还是回去……”

    绘之抬头看一眼江氏,见她的头又轻微的开始抖着摇了起来。

    人都已经成了这样,韩大跟韩二竟然还想指望着她回去争权夺利,两个儿媳妇都不舍得走远路过来看看,反而要当娘的舟车劳顿再赶回去。她嘴微抿,温声道:“大哥二哥都成亲了,按理这家务事就该两位嫂嫂担起来,且上次去,发现李夫人已经怀有身孕,想来也没有多少精力管理后宅……”

    韩大对韩二说:“绘之在乡下长大,她怎么懂得这大宅门里头的道道,不管怎么说,王府里母亲才是真正的女主人,过年的时候,打发人来接也就是了。”

    绘之不免诧异,韩大韩二都是跟着韩南天东奔西战过的儿子,就算不类三国里头曹操的儿子曹昂曹彰那般才德兼具勇猛过人,也该是有毅力有魄力的,可现在看起来,两个人竟是指着一个已然卧倒的母亲去替他们做主。

    这幸好是江氏还活着,若是江氏不在了呢?

    他们又该怎么办?

    原以为的高高在上的人,遥不可及的人,原来也有虚张声势的一面。

    在他们心里,江氏有名分,所以他们也就有了大义?

    若是人人守着规矩,韩南天至今不过是一个兵卒,既有称王的心,怎么还能将父慈子孝这一套看的这么重?

    绘之心里虽然腹诽不已,但面上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称是。

    韩大韩二此行心满意足,觉得颇有收获,起码母亲看起来比以前更好了些,也因此到了临行之前,韩大特意拿了银票出来给绘之:“这是给你的,谢你照料母亲尽心尽力的。”

    绘之双手接了,作感动状:“谢谢大哥!”

    韩二笑:“我带的钱都买了礼物,下次再给你。”

    绘之:“嗯!”

    一毛跟二毛在屋里守着韩铭听见她谄媚的声音,不满的嘀咕:“好似三爷缺了她钱花似的!”

    若是平时,这俩货绝对不敢如此“挑拨离间”,但谁叫现在韩铭有了名分,是经过认证的“正经醋缸”呢,又有沟通渠道,所以说也就说了,韩铭并未斥责。

    韩大韩二又进屋嘱咐韩铭:“好生将养,过年的时候回州府那边,一同热闹热闹。”

    韩铭点了点头,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回应。

    韩大韩二越发的满意,意气风发的上马走了。

    绘之目送了一阵折身进门,就见小六娘对着自己手里的银票探头探脑。

    “嘿嘿,我还没见过银票呢!给了你多少钱啊?今儿赏了那么些布下去,花了不少银子吧?没有他们贴补,你这日子可咋过?”

    绘之打开让她看。

    小六娘看了半天:“这,这是多少啊?几千两银子?”

    绘之乜眼看她,伸出手指指着上头的字:“五十两。”

    小六娘啧啧,“唉哟唉哟”了起来。

    绘之笑着冲她眼前一晃:“怎么?嫌少?想要么?”

    小六娘连忙点头。

    绘之:“那您老去想去吧。”

    气的小六娘在她身后一个劲的跺脚,却不敢骂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