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三十七章变化发展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世上煎熬人心的事,等待产妇生产算一件。尤其是身边还有个极为笃信鬼神的石榴同学。

    绘之耳朵里头听了她念叨了天地间几乎所有的佛祖跟菩萨,翻来覆去的几遍,她发现自己已经开始顺着她的语调也默念的时候,连忙往前走了两步,逃出这种魔咒。

    石榴的默念是低调而虔诚的,偏是这样,叫她说不出的难受跟焦躁。

    再走两步,一低头发现走到了郭挚曾经住过的那个夹道,几乎是立刻,心就感受到非一般的剧痛。

    膝盖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

    不知怎么,突然想起老郑头刚刚得知范氏怀孕那会儿,在自己面前泣不成声的样子。

    大家都觉得自己经历的多了,心肠会越来越硬,其实是还未到了伤心处。

    她深吸一口气,对着虚空默默的祝祷:“郭挚,若真有灵,就保佑郑婶子这次顺顺利利的,我已经开始动手了,这个仇,一定要报,那些人,也一定要救!”

    才默念完,石榴过来扶她:“你怎么了?摔倒了么?”

    “没事——”她扭头去回答,话没说完,就听屋里产妇的声音变大,痛苦难捱。

    石榴听了,紧紧的挨着她,两只手将她的胳膊死命的攥住,险险又将她弄倒。

    李盛从慕家庄提了产婆过来,二毛也背着韩铭跟了来。

    石榴正在发抖呢,突然觉得一刀视线切过来,顺着目光看向自己的爪子,已经将绘之的衣裳抓皱了,连忙松手,还欲盖弥彰的帮她顺了顺。

    陈力搬了把椅子给韩铭。

    老郑头过去见礼:“三爷,这里乱糟糟的,您不如回去,等有了信,老头子亲自去给您报信。”

    韩铭没看他,抬手一指:“这就有了。”

    果然话音一落,屋里像是呼应他的话语,瞬间响起一声响亮的哭声!

    石榴也跟着哭了起来,绘之亦眼红默默流泪,不过这次哭,却都是带着喜悦。

    李盛带来的产婆最高兴,她一来,那边就开始露头,没半刻钟的功夫就生出来了,可不是大喜?

    “恭喜主家,是个小子!”产婆在里头大声对外说道。

    一时院子里头的哭声笑声十分和谐,众人对老郑头的恭喜不断。

    老郑头漂泊半生,对生命了无指望的时候遇到绘之,心灰意懒的跟她回了小田庄,没想到自己一丝善念,竟开花结果,终于使得老郑家的香火从此又可传递下去,也是忍不住嘴角含着笑脸上老泪纵横。

    绘之在韩铭身边坐下,老郑头郑重上前行礼,她连忙起身去拉他:“郑叔,你这样就……”

    老郑头将她推回椅子:“若是不受,今日就过不去。”

    绘之看韩铭一眼,他伸手将她的手握住,两个人一同受了老郑头的大礼参拜。

    族长其时正在小田庄新成立起来的学堂里头教授孩子们念书,听了消息,在外头顿了顿,重新回到屋里,轻轻一咳,看到一起抬起头来看自己的大大小小的孩子们,眉眼瞬间温柔下来:“我还是那句话,不管姓什么,来了这里,我自当成是我的孩子看待,你们也都大了,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想保留自己的姓氏,将家业传承下去,就算不姓范,我也一样支持。”

    小田庄的两位主人,一个姓韩,一个姓苏,可都为了范氏尽心竭力,他若是再执着于壮大族人,那绝非好事,现在他也看开,就譬如土地,若是经年累月的只种一种庄稼,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土地越来越贫瘠,庄稼收获的越来越少,反而不如那些间接播种种植的,能保持土壤的肥力。

    范氏想要壮大发展,是结好其他姓氏齐心协力的发展,还是只关起门了一味的关心自身,不同的结局显而易见。

    族长再三强调,待老郑头的儿子洗三的时候,果然有几个孩子支支吾吾的想改回自己的姓氏。

    族长立即毫不犹豫的重新改了族谱,然后又叫他们学着立族谱,先不要求将曾祖辈的人记住,起码祖辈父辈能记起来的,也都写到上头,好方便以后跟本源姓氏接续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堪称小田庄跟慕家庄的蜜月期。

    慕家庄要卖地,小田庄趁机扩大了一些,绘之跟族长商议了,新买的地,干脆将地契落到投奔过来的孩子们头上,不管姓范也好,不姓范也好,每个人都有三亩地,地契暂且由族里保管,等孩子们长大,成家的时候再给大家。

    族长有些担心绘之的银钱。

    绘之既不能跟他明说,便随口道:“慕庄主十分豪爽,说定了暂且欠着就好,我想咱们来年多种一年棉花,抓住时机远远的卖上几回,物以稀为贵,这买地的本钱也就出来了。”

    族长问:“你不是将种子跟种植之法都教了出去,咱们卖这个能赚钱吗?”

    绘之道:“他们想种,一则手里的种子少,二来,想种成了,没个三年两载的却也不大好办,地跟地还不一样呢。不过是大家伙儿知道了这东西,反倒能让我们好卖些,到时候多往麟县销,估计不会太差。”

    日子缓缓淌过,到了江氏生辰,韩大韩二终于舍得从州府那边赶过来。

    江氏的面颊比之从前红润丰满了些,但跟往年还是没法比,小田庄的大夫多,把脉调理着,摇头抖手的情况也缓解了,目光总算不那么虚浮不定。一大早绘之做了长寿面,韩铭陪着江氏吃了一碗,然后庄子里头陆续有人过来磕头,天气渐冷,绘之便商量韩铭买了些布料回来,来磕头的,男人女人都各有一匹布,一时间小田庄里头热闹了起来,不少人闻讯赶过来磕头,江氏口不能将话说利落,她也不愿意别人看扁她,等人来了,磕完头,她就伸手指一指放布的地方,示意石榴拿布赏人。

    到了晌午,布匹分发的差不多了,韩大韩二也赶到了,随行还带了李夫人并韩四爷给江氏祝寿的礼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