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三十六章难产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成亲的第四天,新婚算是结束了,绘之又穿上她平日里头的下地装扮,不过裤子也是石榴着意做的,用了耐脏的暗红色。

    关氏在婆婆回来之后,就自动的从江氏那里撤了,此刻跟石榴一起在地里拔草,间隙里头看见绘之,便冲一旁不远处的石榴喊话,两个人从地里找了几根留下的小水萝卜,到水渠里头洗了洗生啃起来。

    关氏拐一拐石榴:“你看见没有?”

    石榴冲她扬着下巴的方向看过去,绘之正拔了一株长生果仔细观察底下的果仁,她伸手拽下一个,捏开之后到自己嘴边过了一圈,最后却是笑着递到韩铭跟前。

    石榴道:“噢,又不熟,一咬一包水,没滋没味的。”心里决计不肯承认自己有点酸涩,当然,这酸涩不知道是嫉妒绘之夫妻恩爱多些还是嫉妒三爷被绘之如此珍爱多些。

    关氏看的目不转睛,一口小脆牙咬掉了五分之一的水萝卜,嘴里鼓鼓囊囊的说道:“你看什么嫩,我是觉得姐姐那条裤子好看,原以为暗红色显得年纪大沉闷呢,可今儿看来,又觉得很带劲。”

    可不是么,热切的日光底下,偶尔一阵秋风过来,吹的衣裳猎猎作响,那裤子的颜色仿佛被晒化了,融入了细碎的金光。

    使人望之,满目都是那种英姿烈烈金风飒飒的勃发之气。

    关氏几乎迷醉,仿佛之中觉得若是姐姐脚下有一朵祥云便可飞入天门。

    李盛骑着马带了慕庄主的帖子飞奔而至。

    绘之接过来一看,原是慕庄主邀请他们去慕家庄做客。

    便问韩铭:“你想不想去?”

    韩铭道:“姐姐要是去我就去。”说着又摘了长生果往嘴里放。

    绘之见状道:“这一株拿回去,晒几日或许能再长得实成些。”

    李盛:“三爷,三奶奶,慕庄主那边还等着回话。”

    绘之拿了帖子又重新看了一遍:“不去了。就说田里活计多,不去给慕庄主添乱了。”

    慕庄主得知了,不由失笑,他旁边的幕僚道:“果真是乡野农妇,见识浅鄙。”

    慕庄主反而要为她说话:“算了,稀罕种地又有什么不好。”除了没什么大出息,还真是没其他不好处,哈哈哈。

    绘之虽然不肯赴约,但显然礼数还是很懂,小田庄出产的东西,包括整理出来的粮食增产的方法,都毫无保留的献给了慕庄主。

    慕庄主则毫不藏私,充当起韩铭跟韩南天父子俩之间沟通的桥梁,一封信又一封信的过去,把绘之对农事整理出来的点滴经验都送给了韩南天。

    这一来一往的,就到了老郑头的媳妇范氏生产这天。

    范氏的年纪不小,怀胎辛苦,现在虽然还不到足月,可动了胎气羊水破了,那就非生不可了。

    绘之听到外头焦急杂乱的跑步声,伸手掀开帐子坐了起来,韩铭睡在里头,听到她的动静睁开眼,她回看他,按了下他的肩膀:“你继续睡。”

    韩铭的嘴角勾起一朵细小的笑,重新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衡瑞气喘吁吁,到了绘之门前,抬手正要敲,结果门从里头一下子拉开了,吓了好大一跳。

    绘之比他镇定,开口先问正事:“怎么了?”

    衡瑞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也顾不上抱怨她吓人了,连忙道:“婶子难,难,难产了!”

    绘之自己又没有生产的经验,听到这话,心里先是一颤,紧接着怎么也算不出郑婶子是什么时候怀上的孩子,只听老人常说七活八不活的,心情杂乱的期盼着郑婶子跟孩子能熬过这一关。

    “李盛!王来!”她扬声叫人。

    等众人都被惊醒匆匆赶来,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分派任务:“陈力石榴先去郑叔那里守着,有什么事及早来说。李盛去慕家庄,请稳婆,王来则去叫咱们请回来的那些大夫,不管是谁,只要能保住郑婶子跟郑婶子这一胎,我自有重谢!一毛二毛守着三爷!”

    她说一句,就有人应声离开,说到最后,没等两毛回应,屋里先传来韩铭的声音。

    一毛二毛退避在侧,她则深吸一口气,重新进了屋里。

    韩铭穿了单衣,正探出帐子。

    “快进去,你不怕冻坏了是吧?”她进门就训人,因为心里担忧,口气也实在称不上好。

    韩铭往里一缩,伸手攥住帐子,只让自己的脑袋露出来:“姐姐,是不是郑婶子要生了,我想过去。”

    绘之把炉子下头的掏灰口打开,看了看火星大小,又重新添了几块炭进去,灌好水放到炉子口上烧着,做完这些才对他道:“我一会儿先去看看,若是那边还好,就过来接你。”

    韩铭点头:“姐姐你带了一毛去,到时候叫他回来背我就行。”

    绘之洗了手脸:“也行,到时候现看。你别急。”

    韩铭车轱辘话在嘴里翻滚:“我只在乎姐姐。”

    他用嗓子哼唧,绘之耳朵再好使也听不出来:“好了,我先过去。”

    出门叫上一毛两个人就往郑叔家走。

    老郑头的脸色蜡黄,眼圈发红:“她夜里疼了一夜,一直死命忍着,我睡着了,没听到动静。”说着伸手捶自己的胸膛。

    绘之挡了一下:“吉人自有天相,过去这一关就好了。”

    又问特特过来的小六娘:“怎么婶子没喊叫?”

    小六娘本是打算想跟她表白一下江氏那里有人照顾,想起绘之的“凶残”,没敢卖乖,连忙道:“产婆说她是痛脱了力。”

    小六娘很想当个八面玲珑的人,可到底不是那块料,绘之略站了站就被她往来穿梭的样子给弄得眼辣不止,干脆喊她:“您还是回去,婆婆那里只有你在我才放心。”

    “行,行!”小六娘就差点头哈腰。

    她一走,院子里头跟少了一半人似的,清静了不少,郑婶子细细的痛吟声这才清晰的传出来。

    王来先带了大夫过来。

    人命关天,也就顾不得那些虚礼,进去把脉开药,出来后又吩咐给产妇准备红糖水补充体力。

    王来站到绘之身旁,绘之略倾身问:“不是请了十几个大夫,怎么只有他一个过来。”

    王来低声回:“其他的都是擅长治疗外伤的居多。”他们请人的时候,主要考虑了矿民的身体,矿民之中可没有生孩子的,自然也就不偏向看妇人病的大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