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三十三章认亲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慕垣双手奉了茶给慕庄主,慕庄主拿过来喝了一口,舒服的叹了一口气,瞥他一眼,慢悠悠的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虽然订了亲,可你看看你一年到头走动几回?那边已经成了亲,不管怎么说,该有的心思也该全都放下了。”

    慕垣的脸上带出几分尴尬寥落,强撑着道:“是,原本也没想能成。”心底那些求而不得的执念到底有多重,也就自己知道,不过执念没有行动做支撑,到死也就只是执念。

    慕庄主不会因为他有点执念就怎么着他。

    “那行吧,这几日你好好盯盯卖地的事,”慕庄主拿出慕家庄周围的舆图,指着青山铁矿附近道:“还是以前就说的,这里头的地找我们的人私下里买了。”

    “买下来后要种上庄稼吗?”

    “不用,暂时先荒着就行。”

    慕垣:“义父放心。”

    慕庄主点头:“你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比那俩兔崽子强。”

    慕垣听了夸奖,脸上露出一个浅笑:“听说今日韩三爷夫妇认亲,您还过去么?”

    “过去,他们那个族长昨天跟我说了,嗯,这就走吧。”

    慕庄主说着起身,慕垣也随着他出来,吩咐人备马备车。

    新娘子头三天要穿红,绘之瞅着韩铭睡了将把衣裳穿好,石榴匆匆过来了。

    “快快,慕庄主到了庄子外头了。昨儿族长也就客气的那么一说,没想到人家真来了,中午的酒席还得再斟酌斟酌……”

    她一咋呼,韩铭那边动了一下,绘之小声按住她:“行了,按本来预定的做就成。慕庄主不会在意一顿饭。”

    石榴心里本将慕庄主的到来当成一件大事,听她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放松,又觉得确实如此,人家慕庄主来,那也是看韩王爷的面子,又不是为了她们。

    “去叫一毛二毛来看着韩铭。”

    “噢。”石榴应了一句,转身提着裙子要跑,走了两步又扭头道:“你等我回来扶着你去啊。”别自己一个人跑去认亲。

    她走了,韩铭重新睁开眼,冲绘之讨好的笑笑。

    绘之捏了他耳垂一下,“中午我不回来吃,你跟一毛二毛一起吃饭。”

    韩铭将她的手扣在自己手里,“姐姐去忙,不用管我。”

    惯会撒娇的人偶尔说几句老实话,还真叫人心里受用。

    绘之便低下头,亲了亲他的脸。

    韩铭抓住机会,伸手将她脖子搂住,照着嘴就亲了上去。

    等石榴去而复返,看见绘之的嘴唇波光潋滟,像上了一层闪光的口脂,她傻兮兮的问:“你涂了什么口脂,这么好看?”

    绘之没理她,率先往前头走去,只是石榴不晓得,她的脸也像涂了一层胭脂。

    绘之的心情好,可一早上就吃了满肚子八卦的小田庄众人心情就相当微妙了。

    先不说别的,就是听说的那一耳朵“韩三爷膝盖都磨烂了”就够众人遐想的了。

    其中老熟人大李子跟杨七,都是成家立业的,想起自己当初的洞房,顿时不由打了个寒颤,觉得绘之这等女汉子不是寻常人能够肖想的。不能说他们内心多么阴暗,但确实也在考虑韩三爷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被绘之榨干消瘦似纸片人……莫名的掬一把同情之泪……

    绘之成亲后,范公范婆的牌位就正式进了小田庄里头的祠堂,祠堂不大,前后两进,一共六间屋子,前头的三间便是族里有大事要事的时候商量的地方,此次认亲也安置在这里。

    虽然都是熟人,但能来的还是都来了,即便不是同姓,那还都是同源呢,所以除了姓范的,郑氏、杨氏、李氏等也都有人来,慕庄主跟族长在首位坐下,侧头一看,底下坐的都是上了年纪的,年轻的都站两边,虽然不乏细细的絮叨声,认真看过去,没有一个态度浮躁轻视的,细微之处可见绘之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慕庄主不由在心里嗤笑一声,他面上慈眉善目惯了,可骨子里头还是有兵匪之气,自然用他的眼光来看绘之,就觉得她也是个有心机本事的女土匪了。

    再四处一打量,实在是小田庄的人数少,多一个少一个人人都可见,想安插个人手,没有一两年的功夫竟然不能够,而且,要安插人手,恐怕也只有嫁娶一途。

    再想一想自己的安排计划,觉得小田庄实在无伤大雅,也犯不着惦记在心里,毕竟韩铭已经废了,以后能在这里养老就算他有福气了。

    至于江氏?

    想起李夫人叫人传回来的话?

    慕庄主心里嗤笑不已,下毒或者杀死,就算韩南天再不拿这个正妻当回事,也不会视若无睹的吧?与其打草惊蛇,怎么比得上让人家慢慢老死的好?

    总之,慕庄主自诩是个很沉得住气的英豪,对于那些短期的又极其具有风险的行为是十分不赞同的。

    族长见他脸上带着舒适的笑,觉得他心情不错,连忙凑了身子过来奉承,才说了几句诸如“慕家庄实乃风水宝地”之类的话,绘之带着石榴大步进来了。

    虽是新婚,但“柳腰花态娇无力”什么的也不必肖想了,且拜一毛二毛的大嘴所赐,小田庄里头消息灵通的,都对绘之有了新看法。

    绘之大步流星,一点也看不出操劳半夜且一大早还在地里蹲了一个时辰的疲惫,要不是石榴一溜小跑紧跟,非得落下不可。

    两个人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却叫人一眼就看了过来。

    老郑头觉得自己最有发言权,早上见绘之,她还穿着短衣长裤,就是平日做活的那身,现在这会儿,头发也重新梳了,衣裳也穿的整齐漂亮,更要紧的是她五官经过这么一倒腾,那简直就像那云散月出,皎然不似凡人,一双眼睛明亮生辉,看过来的时候会叫人误以为能照亮心底,皮肤虽然不算纯白,但两颊红润,一看就极为健康,又有长眉入鬓,鼻梁高挺,落入人眼中,那简直就像遭了重锤一击。

    方才那些还暗暗笑话韩铭消受不起的人,面对这样的新娘不免又自惭形秽了,相形见绌,等而下之。

    这下的可不是地位,而是气质风华,是自信跟底蕴。

    族长在心里拿她将范公比较,一会儿又暗暗寻思,范公年轻时候没有这份坚毅,年老了又不具备这份活力,只没想到,教出来的女儿果真是好极,青出于蓝啊青出于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