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三十二章温饱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李盛请了大夫过来,好歹的晓得这是新房,没有直接将人带过来。

    绘之心累的半死,已经提不起精神发脾气,将抱着棉被睡成一团的韩铭推醒,问他:“膝盖疼不疼?他们将大夫请来了。”

    韩铭打了哈欠,眨了眨眼:“不疼啊,为什么要看大夫?”

    绘之将他推起来,示意他看自己的腿。

    韩铭看了一眼,毫不在意的道:“我小时候三天两头的上树,摔的比这个惨多了,一点都不痛。”

    谁相信啊?绘之见他这幅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拧了他一下。

    韩铭瞬间挺起腰,笑着唉哟唉哟的:“姐姐饶了我。”

    院子里头一毛二毛李盛王来:“……”

    李盛很不满的看向两毛,要不是他们咋咋呼呼,表现的三爷好像命在须臾的样子,他也不会不查看就去请大夫。

    现在好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可怎么解释?

    正百般纠结,绘之打开房门:“你们也没吃早饭吧?拿过来我们一起吃?”

    李盛张了张嘴,见一毛二毛没有说话,他也就顺势低了头,几个大男人搬桌子拿椅子,在绘之跟韩铭的新房里头落了座。

    韩铭上身穿的整齐,下身穿了一件短裤,露着磨破的膝盖,脸上带笑。

    对于多了四只来蹭饭的,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满,甜丝丝的对绘之道:“姐姐,吃完饭我还想再睡一会儿。”他要养精蓄锐。

    绘之咀嚼的间隙“嗯”了一声。

    当事人都这样,其他人只有羞愧的无地自容的份了。

    他们都以为韩铭是虚弱的被榨干了,谁知道人家是勇猛过头呢?

    王来属于没说一句话的,只偷偷在心里腹诽,这简直就是用生命在洞房啊。

    一毛的脸色也不好,三爷的名声被他们嚷嚷坏了,以后三爷知道了,怕不得扒了他们的皮啊!

    这顿饭也就韩铭跟绘之吃的舒坦,其他人都跟屁股底下扎了刺似的,还不敢乱动。

    韩铭吃的少,放下筷子也最快,一毛二毛见状连忙跟着放了筷子,可绘之还在继续吃,韩铭就侧头看着她,两毛只好悻悻的重新拿起筷子,甭管吃不吃了,他们不吃饭,难不成也像三爷一样看着三奶奶?

    终于等绘之放下筷子,李盛等人连忙也跟着放下,一毛二毛飞快的收拾碗筷,李盛王来也站了起来,一大清早的,他们就被新郎新娘塞满了狗粮,五脏六腑都扭曲了。

    绘之道:“你们先不忙着走,有件事要商议一下,小田庄以后的人口越来越多,就慕家庄的大夫也不多,你们的人没有过来的那些,叫他们去打听打听,看有愿意来小田庄收徒且连带看病的郎中没有,若是有,聘雇他们三两年的功夫,替大家看个头疼脑热是一重谢礼,要是能带出徒弟来,另有重礼相赠。”

    李盛想问,张了张嘴,又重新闭上,跟王来一起点头应下了。

    要是平日,绘之绝对解释几句,可今天是一点心情也没有,打发他们走了,自己去洗了手,将韩铭重新抱到床上:“不是要睡?快睡吧。”

    韩铭这才后知后觉:“姐姐不高兴?”

    绘之慢吞吞的丢了一个白眼给他。

    两个人之间的感觉变了,这种改变,他们俩也都意识到了。

    韩铭因此更任性,绘之呢,她彻底接纳了他,他所有的,好的坏的,从此,他们俩就是世人口中的“夫妻一体”。

    不知道一毛二毛出去干什么去了,总之这会儿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们。

    两个人头挨着头低声絮语。

    “姐姐是生我的气了。”韩铭肯定的说,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再没了以往的空虚跟彷徨,就是像话家常一样。

    绘之的手揽着他的肩头,两个人的性别在白日里仿佛颠倒了,他总是喜欢偎依着她,而黑夜里头那个人,就是个真正的男人,她能感觉到他的力量,她甚至想过,他的腿要是好了,力气之大恐怕不逊于自己。

    想到这里她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说道:“等小田庄这边安稳了,我就带你出去,说不定有人就能治好你的腿。”

    “姐姐嫌——”话没说完,他看见她变冷的目光,连忙伸手捂住嘴,扑到她身上,“只要跟姐姐在一起,去哪里我都喜欢。”

    绘之冷笑着抓了他后脑勺的一撮毛将他扯开:“不是要睡觉,快睡吧。认亲我一个人去就行了。”反正外头她名声也就那样了,谁敢来招惹她,尽管试试。

    “姐姐陪着我。”

    “你自己睡。”

    “那我睡着了你再出去。”

    “闭嘴,快睡。”

    韩铭闭上嘴,也闭上眼,打了个重重的哈欠。

    绘之看着他的样子,迷迷糊糊的也有点犯困。

    就在她也快迷瞪过去的时候,听到他小声道:“如果我知道姐姐会重新嫁给我,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的腿断了。”

    绘之的手蜷缩了一下,最终还是将他搂住了。

    韩铭睡了过去,她却因为他那句话睡意全无。

    她不知道韩铭心底的伤口是怎么形成的。

    她以前也没有多少关怀别人的经验,撇开表面上的不算,去深入的了解一个人,琢磨他的思想,与他共情,悲同悲,欢同欢,这在以前的她看来,是一种浪费,有那个功夫,种点东西都能开花结果了。

    可人就是这么奇怪,会随着时间慢慢改变。

    她不免的又想起郭挚。

    想起那些看到郭挚尸首的人,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想一想郭挚遇到了多少事,经历了多少痛苦,应该少数会有,可大多数人,是会因为他们找到了郭挚的尸首而感到完成任务的高兴吧?

    她理解了郭挚,自然也能理解那些人,人的麻木,大多数都是因为生活的艰难导致。

    小田庄里头的人能够团结,能够少那些琐碎吵闹,人人脸上洋溢着快活,是因为他们的生活有了底气。

    所以,生活富裕能改变人的心境,甚至贪婪一些也不要紧,一旦有人越过界,那也有旁人有余力来管理来制止。

    温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