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三十章鸳鸯

时间:2018-07-12作者:鲤鱼大大

    吃过了饭,绘之不得不加快收拾碗筷,不是她猴急,实在是韩铭看她的眼神浓烈而迫切。

    洗漱之后,绘之深吸一口气。

    韩铭:“姐姐?”是生怕她反悔的架势,估计绘之真有风吹草动,他能嚎。

    绘之看了他一眼,“没事。”

    她总不能说总觉得今日太阳下山格外快。

    嗖得一下,天就黑了。

    屋里的烛火倒是跳动的很欢,也不知道它们激动个什么劲。

    绘之磨磨蹭蹭,终于在韩铭快要脑袋上生出触角来的时候走了过去,同他挨着坐在床边上。

    韩铭的脸瞬间就红透了。

    绘之歪头看了他一眼,对这波操作可以说是很有些无语。他这样子,她感觉自己就像话本子里头那些强了良家妇女的浪荡子,可以说是很不好受的一个形容了。

    试探着问道:“我们歇着吧。”

    “嗯!”声音之大,吓得绘之一抖,差点夺路而逃。

    多少年,她没生出这种惧意了……

    很快的,她更是晓得了一重道理,原来自己的预感并不是瞎蒙。

    小六比她小都成亲了,还有石榴陈力,不说旁的,她觉得自己比一个郑婶子还是比的过的,可到了真事儿上,那些人,那些事儿,都不顶用,都不是她。

    他的唇落下,她只是下意识的一躲,脑子根本没想什么,谁知他就恼了,记恨了,咬了她一口,还直接咬在脖子上。

    以她一贯的淡定都不能无视,险险就要惊叫出声。

    声音到底没发出来,可也确实差点将他从自己身上颠下去。她不得不伸手搂住他,免得真掉下床去,到时候伤筋动骨的,不怕看大夫,怕被外人知晓了笑话啊!

    谁知她不过略抱了一抱,他就跟着火一样,呼吸也急促了,手上热的仿佛能蒸饼。

    由于相关业务不熟练,他没找准方向,结果手伸进了她的衣袖,沿着她有些冰凉细滑的胳膊往上,一直摸索到肩窝。

    “痒……”她忍着笑,想动。

    他却不许,手里的劲突然加大,这次终于找准了她的唇,且叫她避无可避。

    隔着衣裳,两个人的心跳快的好像能去夯地基了。

    绘之觉得身体里头的水都被他亲没了,趁他抬起头的间隙,忍不住提了个小意见:“好渴。”

    他正好说了一句:“姐姐好甜。”那声音无端的叫人皮肤发紧,就整个人都不由的战栗。

    两句话撞在一起,绘之将快滚到天边的神智又撤回来一些,试探着开口:“韩铭,我同你商量个事好不好?”她绝不是怕,也不是认怂,她就觉得现在时机有些不对。

    韩铭直觉这时候商量的肯定不是好事,他难得硬气了一把:“不好。”生怕她再说,立即低下头,重亲了上去。

    绘之被他亲的口干舌燥,又得不到别的水源,眼看要被旱死了,只好用舌头从他嘴里抠扯些。

    她真的是想抠点水,连口水都不嫌弃,谁知却像是放了一把火似的,将韩铭点的更旺了。

    绘之的手一直搂着他的背来着,这会儿突然就五感奇精,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破了皮肉的限制,她感到了他血脉中的沸腾。

    可别看韩铭烧的再火热,那也改变不了童子鸡的事实。

    这种经验为零的人,在洞房花烛夜,说不好就要留一个毕生难忘的阴影。

    他胡乱扒着她的衣裳,急到抱怨:“怎么这么多带子?”越扯越不对劲。

    要不是恐怕他真的存下阴影,绘之这会儿得将他踢下去,好在天黑,帐子里头昏暗不明也给她留了点脸面。

    她低声道:“你下来,我自己解开。”

    韩铭哼哼,“我不。”

    蹬鼻子上脸的速度真可谓一日千里了。

    很快他就发现,目前的境地里他越强硬,她就越退让,简直是难得的好事儿啊!

    他的身体虽然单薄,可此时的力道一点也不弱于她。

    他好像看出她虚强的外表下那些怂哒哒的心虚跟恐慌,下嘴有一下无一下的亲一口,像是安抚,然后两只手终于将两个人的全部衣物都尽数除了去。

    两个人真正的肌肤相亲,他整个人更火热,双手捧着她的脸深吻。

    绘之脑子里头神经都紧绷,怕他再给她来一口,总觉得他有将她生吞了的气势。

    可她也得承认,这样的韩铭,气息迷人。

    然而,然而,过了半夜,她就后悔了,她觉得夫妻这事儿,其实并不多么美,或者在她,单方面没有那么美。

    可韩铭还在乐此不疲。

    她不得不搂他,嘟噜一句:“累了,睡一会儿吧。”

    连浑身是汗都不想动弹了。

    他像个初得了一件宝贝,爱不释手,嘴唇贴着她的,低声回:“你睡。”

    绘之是真累,她睡眠一向有规矩有习惯,白日累了,晚上躺下就能睡着的,现在也是如此,脑子里头的弦放松下来,几乎是秒睡了过去。

    韩铭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这样的姿势其实身体并不舒服,而且他刚才因为动作太大,膝盖也磨的生疼,可这些不舒服跟疼痛,都比不上他心里头的快活。

    他瞧着她睡熟了,心里像是塞了一团蜂蜜,甜得五脏六腑都散发了香气,伸手将她汗湿的头发拨到一边,一会儿亲她的脸蛋,一会儿亲她的额头,嘴里不停的喃喃着爱语。

    这些话,从前只是藏他的心底,藏了很久,久到他都忘了多少年,像是生生世世,无穷无尽。

    可他终究还是说了出来,说的酣畅淋漓,再也没有痛苦跟心虚。

    她是他的了,她也愿意成为他的。

    两个人身体交融,就像生命共通一样。

    “韩铭……”她嘴里无意识的喊了一声,声音很软,像春天里头细如牛毛的雨,打湿了他的心田。

    然后,她就被他亲醒了,“唔,天明了吗?我睡了多久?”

    无意识的发问也没得到回答,两个人又纠缠到了一处。

    不得不说,年轻就是有好处,再累,能睡一两个时辰,自然就醒了过来。

    绘之先醒了,韩铭还在睡着,外头的红烛已然烧尽,只不过也用不到烛火,阳光透过帐子,照在他酣睡的脸上,不仅显出他俊秀的五官,而且,他脸上一直以来带着的一点郁气也都不见了,整个人美好的不似凡人。

    绘之当下就决定让他继续睡,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后悔这个决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