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二十九章成亲啦

时间:2018-06-26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跟绘之成亲,江氏仍旧起不来,小六娘兴冲冲的做了身新衣裳,到前头给绘之充长辈。

    石榴悄悄跟绘之道:“关姐姐在那边照顾着夫人了。”绘之成亲对小田庄来说是天大的喜事,这庄里的人就没有不想过来沾沾喜气的,关氏自然也想来,可一则她没有怀孕,少了底气,二来小六娘到底是婆婆,她想过来,关氏照料一日,也不能说委屈,何况江氏那边也少不了热闹。

    石榴提起关氏就想起自身,她也是被无子的事儿困扰,现在天大地大,头等的便是子孙事,这么一来,纵然脸上擦了胭脂,眼底也泄露了一丝落寞。

    相比她,绘之倒是觉得孩子晚些时候来才好,她接下来要忙的事,简直就是捅破天似的,开弓没有回头箭,若是赶巧了有了孩儿,岂不是要跟着自己受苦难?不过她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着意说这个,那是火上浇油,不想跟石榴好了才说。

    她头上顶着头冠,也不知道韩铭从哪里寻来的,金光闪闪,好看归好看,是也绝对够斤两了,这会儿说话就只动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不怕儿女晚,就怕寿数短!等你成了老封君,眼底下都是儿孙,烦都烦不过来呢。只怕到时候就想念这会儿的清闲了。”

    石榴就嘿嘿的笑,给她行礼:“承您吉言,承您吉言。”新娘子的话,她还是很信,很信服的。

    绘之跟韩铭住的地儿院子太小,拜堂他们就在小田庄专门辟出来的场地上拜的,小六娘执意要当长辈,绘之也由她坐着,就是跪拜的时候却是在范公范婆的牌位底下磕的头。

    族长老怀欣慰,还擦了眼角,帮着去扶韩铭,又对绘之道:“你爹娘在天之灵看见了,也能瞑目了。”

    韩铭则是拼着全力,多亏了李盛跟王来左右架住他。

    夫妻俩到了慕庄主跟前行礼,慕庄主嘴角含笑慈爱的受了。

    这之后,拜过天地,又夫妻对拜,众人体贴韩铭,再没有闹腾的,都去吃酒席,韩铭跟绘之也就顺势都回来了。

    没进门口呢,韩铭就不叫李盛跟王来跟着了,绘之没办法,见他兴奋的两眼发光的样子,也只得顶着头冠还将他背回屋里。

    将韩铭放床上,她先摘头冠,韩铭忙伸手:“姐姐,我帮你摘。”

    他适才在外头掀开盖头的时候那心跳就一直超速,这会儿离开绘之半米都不乐意。

    绘之作为新娘子,今日上了大妆,她这会儿双手正捧着头冠想摘下来,听见他的话便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怎么说呢,当真是眼波流转,美不胜收。

    韩铭当时就恨不能屁股底下生出一堆虫来,把他运到她面前去!

    绘之的犹豫也只是刹那,她不大想违背他的意思,尤其是今日,想到她接下来要同他商议的事,她很快抬步走到他面前,并且在他脚下的脚踏上坐了下来。

    这个高度正好够韩铭给她整理头发。

    两个人不是盲婚哑嫁,同一个炕上都睡过的人了,绘之只是觉得接下来的事说出来有点害臊,所以才乖觉,谁知韩铭偏一下子想到了旁处,眉开眼笑的样子收都收不住,好险没有将口水滴到绘之头发上。

    他将凤冠摘下来放到一边,绘之摸了摸头皮,问道:“你从哪里寻出来的东西,好重。”她觉得自己头皮都被勒起疙瘩了。

    韩铭道:“找了金匠特意做的,早就做好了,好在保养的还不错,我还怕颜色污了,要融了重做。”

    绘之道:“我说这个怎么这么重呢,不过东西真是好,以后留给我们的孙女成亲用吧。”一下子说出去两辈儿。

    韩铭脸上的笑容更大,双手就差暗戳戳的搓一搓了,嘿嘿道:“姐姐说怎样就怎样。”

    绘之一听这话,这不是就是自己希望的吗?连忙问:“你说真的?”

    韩铭的头都点了一半,看见她眼中的认真,突然上来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刹车好险没被口水呛死,他可怜巴巴的拉着绘之的手:“姐姐,头一回洞房花烛我躺着没成,现在我好了……”

    样子是真可怜,可绘之的心也不是一般的硬:“你也知道,近来有许多事,我是怕万一怀孕了,照顾不过来——,你脸红什么啊?”

    韩铭伸手挡住脸:“天还没黑。”尾音又娇又羞,活似他才是那羞羞答答的新嫁娘。

    换成绘之差点被噎住,这真是有冤无处诉,她说什么了她!

    不过虽然知道韩铭这样是插科打诨,想糊弄呢,她除了找他商议,还真无计可施,要是不同意洞房,他明天会不会找族长都不一定,族长可不知道她近来的打算的。

    外头有人敲门,绘之扬声喊了句“来了”,出去一看,人已经走了,两只簇新的食盒在门口,敢情是给他们送了晚饭过来。

    打开食盒一看,绘之就笑了:“这保准是石榴准备的,东西可够足。”红烧肉跟鸡腿,那都是乡野间寻常根本吃不到的好东西,这会儿给她弄了这么多,红烧肉两大碗,又粗又大的鸡腿足有八根……

    不知怎么,可能是成亲使得大脑放松,她看见鸡腿就不由想起外头席上四只少了鸡腿的烧鸡……不知道石榴怎么跟人解释,说那些鸡天生没有腿吗?

    两个人吃了饭,绘之极度怀疑韩铭又拿她下饭,因为他吃一口就看她一眼,然后在嘴里默默的咀嚼半天。

    他的腿不能动弹,而且就算他腿好着,她也有打得过他的自信,可绘之莫名的就起了些心虚。

    她趁着啃鸡腿的功夫认真想了一下,这大概就是自己想只给名义上的名分,而在实际行动中后退了,这事儿说起来是有点不够道德。

    就譬如卖肉的收了人家钱,却跟人说,你看那头猪现在不想死,要不等一阵子它活够了,您再来取那二斤肉?

    把自己比喻成猪,心情果然轻松许多。

    算了,看他这么眼巴巴的份上,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迟早的事儿,要是为了这个就害怕,那也不配为人父母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