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二十五章撬动的时机

时间:2018-06-26作者:鲤鱼大大

    恨意累积的多了,绘之反而冷静了下来。

    她想起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反抗,步步计划,冷静沉着,最终她成功了。她曾经在后来的日子里头无数次庆幸。

    如果不走那一步,就不会在后来因缘际会救了范公,更不会跟着范公下山受他们夫妇教诲,可没想到一饮一啄之间,竟是她最后害了范公。

    李牡丹的得意就像淬了毒的刀子一样,是割在她的心上。

    他们一行人要告辞离开,无奈韩南天竟不放人。

    屡次之后,干脆不见他们了,可也不许大家离开。

    这方便了李盛,他召集起来的人有不少已经动身去麟县,没有直接去小田庄,也是害怕其中有其他人安插进来的,想继续再过滤几遍。

    绘之先头还不知道韩南天为何不放人,等到韩大韩二上门,才算明白了。

    两个兄弟拿了不少钱财出来。

    “母亲的病需要静养,王府这里也没个安静的时候……”

    “你们回去之后总还要再拜一次堂的,到时候母亲正好给你们主婚。说不定被喜事一冲,母亲的病也有了起色呢。”

    “你放心,从前你如何照顾三弟我们也是知道的,肯定相信你一定能照料好母亲。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我们不会因此而怪罪你的。”

    最后这一番话是单独对绘之讲的。

    绘之这才明白,为何韩南天不许他们离开了。

    韩南天希望她带走江氏。

    李牡丹大概希望江氏死在小田庄。

    她很怀疑,若是江氏到了小田庄,李牡丹会不会通过慕家庄的人,对江氏下手。

    而听韩大韩二的意思,假如江氏不治身亡,他们不会怪罪她。可他们俩又不是韩王,他们的不怪罪能挡住韩王跟李牡丹的借机发挥么?

    绘之干脆道:“不如大哥二哥同我一起去求王爷。”

    没想到她才提出这个要求,这俩人一下子都怂了。

    绘之觉得论起干脆果决,他们俩虽都是兄长,却比不上韩铭这个弟弟。

    她不愿意跟他们俩周旋,见他们不同意,便又问:“父亲可有亲信之人?幕僚先生之类的,若有,我们去求求那个人帮我们说说好话吧。”

    韩大韩二一贯的是不敢联系韩王的心腹的,免得被韩王以为他们想争权夺势,不过此事乃是家事,两个人一琢磨,都觉得可行,而且,借此机会还可以朝那些幕僚们搭上话,以后说不定就能循序渐进,润物无声呢。

    当下一合计,他们就分头行动,这次终于没再勉强绘之也同去。

    不过虽然如此,绘之还是不免觉得这些人的做法令人心寒,想起已经亡故的苏氏,对江氏也多了几分同情可怜。

    韩南天不见她,她就写了一份拜帖请了传话的人递交。

    有些话落到耳朵里头,不如落到眼里来的委婉,她这封信也是如此。

    “……夫妻是缘善缘恶缘无缘不聚,今缘分到头,不如暂且分离,两下欢喜平安……”

    这次她终于把握住了韩南天的脉,去探望江氏,一并给她收拾行李,再也无人来拦了。

    韩南天也觉得绘之识时务,大大的后赏了一番,对外说她为了百姓兵卒尽心尽力云云,无形的给自己树立了一个鼓励农耕的人设。

    有会种地擅长养殖的人听说后上门毛遂自荐,结果韩南天并未在意,后来再有人便直接找去了小田庄,当然,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说绘之跟韩铭江氏一行终于出了韩王府大门,众人各有舒心。

    韩铭念念不忘:“姐姐,你回去真的答应同我成亲么?”

    绘之坐马车里头也没闲着,低头看自己罗列的计划,一边随意的回道:“你要是再叨叨我,没准我能改主意。”

    若是往日她这么说,保管吓住韩铭,可现在韩铭胆子大了,叨叨起来,那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听她这么说立即趴到她身上,扭啊扭的撒泼。

    绘之用肩膀顶着他的胸膛,嘴角噙着笑,偶尔转头给他一个眼神略加安抚。

    “我想请慕家庄庄主做我们的证婚人,你觉得呢?”

    韩铭只呆呆的看着她,才胡闹的样子不翼而飞,仿佛魂魄离体,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说:“姐姐,我刚才耳鸣,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绘之道:“我左右是要同你一起生活的,先一次咱们俩成亲,却因为你在病床上,并未拜堂,要是认真算起来,重新办婚事,自然是越隆重越好,看样子韩王是不会去小田庄了,那么跟王爷交好的慕家庄庄主可不正是个好人选?”

    韩铭的心一下子落地,他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你决定就行,我都听你的。我的命也是你的。”

    绘之笑:“那你就好好活着,千万别像从前那样糟蹋自己,自己呢,多心疼心疼自己,长长久久的陪着我才好。”

    韩铭得了她这句,整个人都像掉到了蜜罐子里头,飘飘然不想出来。

    等快到慕家庄的时候,他才问:“姐姐有什么打算?”

    绘之道:“先成亲,其余的等成亲后再说。”

    她就想心疼韩铭这一个,并且,这种心疼跟韩南天跟江氏都没有丝毫的关系。

    种子成熟之后也会离开植株,她将父母同子女的关系,看成是一株开花结果的树,果子成熟,落地,生根发芽,果子有果子自己的人生。

    难过会有些,却不再是那种痛彻心扉的疼了。

    李盛一日来禀报一回,等到到了小田庄门口,李盛打着韩铭的名义召集起来的人已经超过了六百。

    这个数字跟韩王几十万的大军好似没法比,但李盛找的,都是军中好手,不是那种靠着饷银懒散度日的,那真是说是以一敌十也不算夸张。

    这六百人,对上慕家庄,不一定有绝对的胜算,但绝对有一击之力。

    可绘之还不想就这样拿着人命去换人命。

    慕庄主,韩南天,李牡丹,这些人是人上人不假,她都见识过了,心里没有畏惧,也就不觉得难以撬动,她只是还要再仔细的找一找时机。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