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二十三章恶意

时间:2018-06-26作者:鲤鱼大大

    李牡丹不得不咽下这个暗亏,从明面上讲,绘之别无所求,也确实无法硬给她扣什么心机。

    不过她不好受,别人是绝对不要想好受的。

    韩南天看着她大发雷霆,皱眉回想,两个人初初遇见的时候她的样子。

    这才过去几年就有点想不起来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

    李牡丹不高兴了,韩铭的院子里头就没了饭食,好在一毛二毛都是机灵的,买通了门房出去带些点心馍馍的倒不费事。

    绘之跟韩铭商量:“你娘的样子实在不好,我在王爷面前说了想带她去小田庄,但被李夫人噎了回来……,你觉得呢,要是你也觉得应该带走,咱们就想办法试试,大爷二爷哪里,咱们也叫人透个话。”

    韩铭低声道:“我听姐姐的。”

    他这态度,在外人看来或许有些凉薄,可作为都是被至亲放弃过的人,绘之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那这件事就听我安顿吧。”

    不出她所料,韩王府里头的人也都在谈论“雪云”,即便韩王跟李牡丹无视了她,可其他人还是很有兴致的绕到这边,也是想看看能种出这东西的人到底长了什么样子。

    绘之虽然不能出门,却是来者不拒,不管谁来都好声好气的跟人解释一番:“要不是有人去乡下收购,我也不能认出这个,就更谈不上种成了。”

    李夫人听到下仆们议论,更是气极,想起她关着的衡瑞,命人将他带过去,可等抓人的过去关着衡瑞的小院子时,衡瑞却突然不见了。

    李夫人越发的认定是绘之搞的鬼!“掘地三尺也要将人找出来!”又命人在韩王府里头大肆搜捡!

    这可比慕家庄找郭挚严格的多!光韩铭的院子,那些人就一天来了七八趟,次次都是不同的人,也亏了韩铭的院子空荡荡的,实在藏不住人。不知道找人的这些人听了谁的话,大家都觉得自己会将人找到,气势汹汹的来,放眼一望,又讪讪的走了。

    如此一来绘之跟韩铭老实巴交的形象倒是深入人心。

    李夫人的心腹中也有不少人劝她:“夫人,这都是巧合,谁也想不到的。”

    李牡丹到底意难平,扣着江氏,不叫韩南天答应韩铭带江氏离开。

    韩南天哄她:“你又不愿意看见江氏,何苦叫她在你跟前,远远的离开,也省的你生气,这都快生了,怎么脾气还是这般不好?”

    他其实意动了,“看江氏的样子,也不像长寿之相,他们带走了,若是亡故,正好治他们一个伺候不周的不孝之罪……”

    韩铭已经失去了继承王位的资格,他从前对韩南天再多的用处,也平不了一次忤逆带给韩南天的震怒跟失望。

    李牡丹却仍不满足,对他道:“他们若是不提了,那王爷也不必说了,若是提及此事,到时候另论。”

    自从做梦梦见金甲神之后,韩南天确实不想看见韩铭跟江氏,就示意人将他的意思传达了过去。

    韩铭道:“他想叫我们去,我们偏不去。”

    绘之不同意:“既然王爷将话都说出来了,不去反倒得罪人,你不用过去,我自己去一趟也就是了。”

    韩铭的确怕自己抑制不住脾气。绘之不在的时候,他没有这样的精力去怼天怼地,最多是不合作,可要是跟着绘之一起,他是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别人欺负她的。

    他鼓着腮帮子吐了一口气:“姐姐一定要小心。”

    绘之笑,“这还用你说啊。”

    她这次冒着得罪李夫人的风险,也是想看看韩王到底有多少王气,不管他在战事上表现的多么惊才绝艳,可这一太平下来,再看他,就觉得他实在不够看了。再宽厚,再宽宏,也掩盖不了那身皮肉底下的胆怯跟心虚。

    他越是怕越是心虚,她就越是不怕,哪怕姿势再低,心态照旧很稳。

    韩南天再叫了绘之过去,不过是让李夫人继续出口恶气,他还觉得其实是维护绘之的面子,所以在她到来之后,就故意躲走了。

    却不知道,李夫人气急败坏之下,对绘之说起了一桩陈年往事。

    “说起来,我一直很看好你的,觉得你既识时务又踏实,若是肯俯首称臣的跟着我,未尝不能给你一场泼天的富贵,可是你呢?”

    绘之眼角有一丝漠然,淡淡道:“我没有那样大的福气。”

    李夫人见她油盐不进,突然一笑,她的容颜更胜从前,不过光影里晃动,却又显出一种凌厉跟危险来,冷笑道:“小院里头的衡瑞是你带走的吧?你坏了我的好事,又想带走这个人,胆子倒是不小,难不成你爹娘死了,你也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能被绘之承认的爹娘从来只有范公范婆两个。

    此时听到李夫人满口恶意的一番话,不管她心里多少惊涛骇浪,最起码面上她神色倒是掌住了,像不懂李牡丹的意思一般,略带诧异的回看了一眼。

    不能跟对方心有灵犀,李牡丹很显然怒气更胜一层,她的脸奇怪的扭动了一下,凌厉之外又露出一种狰狞来:“你不必装傻,我知道你聪明的紧,难不成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想过,你心心念念的养父母究竟是怎么死的么?”

    绘之挺直了身体。

    她看到李牡丹眼角放出来的狠意。

    一瞬间,她的大脑一下子停滞了转动。时间正好卡在那个点上。

    江氏带着大部分人手离开了东埔村,连苏行言夫妇都跟着走了,只有她不肯走,因为那样会离范公范婆更远。

    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范公范婆之事跟李牡丹有什么关系。

    甚至就连江氏她都怀疑过的,可并没有怀疑到李牡丹头上。

    现在想来,却是她犯了蠢。

    韩铭是江氏的弱点,她又能左右韩铭的意思,李牡丹想辖制江氏,从她身上下手其实是很顺理成章的一件事。

    几乎不用确认,她就看明白了李牡丹眼中的恶意,以及自得,就像一个无知的人,明知道犯了错却依然嘚瑟炫耀的那种。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