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一十八章渊源

时间:2018-06-26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再压不住自己的好奇,抢着问道:“你到底拿了些什么种子来?”

    衡瑞一听两眼就放光,像回忆自己的恋人一样充满赞叹跟柔情的说道:“它们都是好东西,绝对能够改善人们的生活,让世界变得更好!就比如其中的棉花,它可以纺织成布匹,柔软舒适,还可以填充做成被褥,它洁白又柔软,像云彩一样,我觉得这是主赐给他的子民的最好的礼物——之一!”

    若是没有“之一”二字,那这段语言还可称之为咏叹,可后头加了那俩字,这咏叹便少了迷醉,多了两分理智,捎带还勉强算有一分成熟。

    衡瑞说完就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之中,没人来打断他,他就喜滋滋的回味,说实在的李夫人的能力,他还是信得过的,她是个女强人,背靠韩王,想要什么样的资源都能要来,会种地的农人,会织布的织女,他几乎可以想象,技术从此变革,带给这片土地不一样的未来,人们将因此而生活的更好!

    而他,将是推动农业与工业技术发展变革的那把钥匙!

    衡瑞直到回神也没有被人打断,然后他就发现众人竟然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人搭理了……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是无知的百姓,他们可不如那个李夫人那样高瞻远瞩!

    只不过李夫人虽然有谋略,却不是个可以合作的人,她太独断专行,太稀罕权势,对平民不屑一顾,只存在利用之心。

    这么多年被关押,他从一开始的合作共赢,到现在只谈最基本的条件,一步一步的收缩退让,换来的是李夫人鲸吞蚕食。

    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按照李夫人的要求做了,将来肯定是死路一条。

    他心里一时正充满了悲伤,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扭头一看,顿时两眼瞪脱。

    绘之手里捏着一支没有摘下来的雪云花,笑着问他:“你说的棉花有这个好么?”

    衡瑞伸着手指指着她,喉咙里头发出短促的一声叫,然后飞快的从她手里将那支白色的,开的蓬松松的花抓了过去。

    “哈!你们果然种出来了!”

    一种带着得意以及高高在上的、明目张胆的想将人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的语调。

    韩铭开始讨厌这个人。

    他替韩南天做过很多事,奇异的是,当韩南天的属下做成了,韩南天会夸,会赏,会满足人的心愿,当是他做的,无论是获得珍贵的消息,还是寻找到宝藏,韩南天就很理所当然的据为己有,一旦他提了要求,那就是不孝,是要惹怒父亲……

    他不想做韩南天跟江氏的所有物。

    他也早就发现,韩大韩二其实也不想,但他们不敢反抗,只在心里盼着韩南天衰败了,或者死亡了,仿佛这样,他们才能破土而出,长成参天大树。

    衡瑞脸上也带着那种得意,就好像绘之他们做的事都是他的功劳似的。

    在这一刻,韩铭突然很想很想自己赶紧痊愈,如果他能站起来,能走,一定冲过去给衡瑞两拳,把衡瑞那俩快要挣脱眼眶的眼珠子给他打回去。

    可现在,他只能恶狠狠的给一毛使了个眼色!

    一毛接收到,立即冲到衡瑞面前,用比他更快的速度抢了过来,抢过来不算,还不忘喷他:“什么叫果然,这是我小田庄里头独一份儿的雪云,跟你有什么关系?”

    衡瑞还呆着:“啊?这就是棉花,我说你们从哪里得来的,我……”

    绘之扭头问韩铭:“我觉得棉花这个词还挺不错的,你说呢?”总感觉雪云听起来好肉麻。

    韩铭更不高兴了:“我喜欢雪云这个名字!”

    他声音清冽,如珠玉落银盘,衡瑞看着他的样子不免又是一呆——刚才太饿,光顾着吃饭了,没有瞧仔细了,现在认真一看,就觉出韩铭的不俗来。

    没人理会衡瑞,衡瑞就自言自语:“你们是怎么种出来的?我曾叫人种了很久,可许是地理位置不同,种植方法也不一样,怎么种都无法成活,我当时还想,或许这里根本就不合适种棉花……,不管怎么说,有了棉花可是太好了,我受够丝绸跟粗麻衣裳了,一个不经穿,一个扎死人……”

    绘之不得不打断他:“这就是你说的棉花?”

    衡瑞点头:“对啊,难道不是李夫人给了你们种子,你才种出来的?”

    绘之摇头:“不是,李夫人没有对外大肆张扬,我们也不知道她有种子。”她对于棉花当然寄予厚望,可很明显,她所期望的,跟衡瑞的期望有很大的距离,感觉两个人对话都有点驴唇不对马嘴。

    她又问:“除了你说的棉花之外呢,你还有什么种子?”

    衡瑞眨了眨眼:“呃,还有烤非种子,烤恩种子……”

    看到绘之跟一毛二毛满脸的“烤非跟烤恩都是啥?!”,他的兴致终于遭受了打击:“呃,就是你们这里没有,所以我就按着我们那里的叫法直接翻译过来了,总之,你知道那些都是好东西就行!”

    绘之很勉强的点了点头。

    衡瑞的高高在上遭受了重击,绘之又对他的“都是好东西的种子”感兴趣,接下来两个人再说话倒是顺畅了不少。

    衡瑞也把来历讲了个清楚明白。

    他打遥远的西边过来,翻越了高山跟大河,在路上因为迷路,跟仆人走散了,他生了病,发烧差点死了,却是被一些矿民救了,他发现那些人的处境都很艰难,铁矿中每天都有人死去,他为了报答那些矿民,就许诺一定把所有人都救出来,怀着这样的愿望,也是希望自己能有一番事业,他追逐着韩王的脚步到了这里,见不到韩王,先见到了韩王的李夫人……

    韩铭冷冷的道:“你答应了救人,然后就在这里一住三年,一点作为也没有?”

    衡瑞气闷,想反驳,憋了一阵,才道:“政治的事你不懂,想来韩王也不会教你,我能活着没被人杀死就不错了……”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