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一十七章解救

时间:2018-06-26作者:鲤鱼大大

    一毛开了锁,绘之示意他给那个人解开绳子,然后看着那人像兔子一样钻到茅厕里头。

    绘之心里称奇,估摸平时那个人还是有点人身自由的,像今天这样应该属于特殊情况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人才长舒着气出来,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

    绘之道:“我背着的是韩王的三儿子,我是他媳妇,我们从乡下来,听说这里关了个怪人,好奇么,就过来看看。你又是什么人啊?怎么长这样?”完全的、不用伪装的乡下妇女口吻。

    那人没有回答,眼珠滴溜溜的转,不过因为长得好看,倒是不觉得令人讨厌,他指着韩铭:“他不会自己走路么?”

    绘之道:“难道你是神医?这都能看出来?”

    韩铭将头埋绘之肩膀上,偷笑。

    绘之掐他一下,这一下比较轻,意思是“严肃点,别笑”,她也会笑场好不好?

    又问那人叫什么名字。

    那人说他叫“衡瑞”,没说姓。

    绘之仰着头看他:“你长得很奇怪,所以他们才抓你?”

    衡瑞有点鄙夷的看她一眼,但对韩铭好似很好奇,一直在打量韩铭,见绘之又问,才不大甘愿的道:“不是因为长相被抓。”不过说完像吞了一个活蛤蟆似的,又吐了两句:“不主要是因为长相。算了,跟你们说不着,有吃的吗?”

    绘之看了一眼一毛:“没有带来,不过我们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

    “衡瑞”现在有点相信绘之等人是从乡下来的了,这怎么胆子又大又没有防备啊?难道自己看上去就没有一点可怕底地方?

    不过等二毛看到他之后,他这才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二毛惊叫一声“妖怪啊”!

    绘之还怕“衡瑞”会不高兴,赶紧看他,发现他脸上竟然出现一种奇异的满足。

    韩铭偷偷在她耳边道:“他不是妖怪。”

    绘之又捏他一下,这一会儿是不叫他在她耳边说话,太痒痒了,这也就是他,换了别人试试啊,早被她扔出去了。

    衡瑞心满意足的听了二毛的尖叫,没生气,还很好脾气的解释:“我不是妖怪。”

    二毛躲在一毛背后:“废话,妖怪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妖怪。”

    韩铭:……

    突然看二毛不顺眼怎么办?

    绘之有心交好,自然不会让二毛得罪客人,白一眼二毛:“妖怪又怎么了,吃你家粮食了,还是晒你家月亮了?”

    衡瑞:果然乡下人胆子都大,连妖怪都不怕。

    绘之:就算真是妖怪,都落到被人绑住,差点被尿憋死的程度了,又有什么可怕的?

    不过她反驳二毛,高兴的不是衡瑞,反而是韩铭。

    韩铭使劲夹着她的腰:“姐姐,我喜欢你。”

    绘之也没想到二毛竟然长了一颗鼠胆,见了衡瑞这样的,就吓的不敢动弹了。这也是误会,一毛二毛待在众人眼前久了,难免会觉得他们俩一样,其实就是真正的双胎,也难得性情一模一样。

    衡瑞本来觉得绘之说的对,不过转念一想,发觉自己竟然有被绕晕的迹象,连忙冲到一毛面前,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对二毛解释:“你看看我,我也是两只鼻子一个眼睛……”

    二毛被他的话一带,差点成了斗鸡眼。

    绘之:心累,突然间觉得救了这个人是个傻子。

    心里虽然这般想着,但还是叫了二毛给大家准备吃食——他们着实消耗了不少体力!就连韩铭这个长在她背上的家伙,也,哼!

    “吃饭,看我干什么?把我当成咸菜下饭么?”

    韩铭脸一红,不敢看了。

    众人来不及各自分辨,先将夜宵吞咽下肚,而后才问起衡瑞。

    衡瑞呢,很愿意像众人证明自己不是妖怪,简直毫无保留的就把自己的底细给抖露了出来。

    “我家在距离这里很远很远的地方,”他的声音不似本地音那么柔和滑腻,反而有点显得生硬,就像一个孩子初初学说话那般,不流畅,仿佛每一句话都要在心里先过一遍才能出口,“我带了书、种子,还有许多我们那里的东西过来……”

    一毛二毛还是好奇李牡丹为何会将他关起来,他们很想打断他的话去问,可在看到绘之专注的眼神之后,又都老实了,安分的做了个听众。

    “……走了很远的路,见识了许多风景,也,见识了很多灾难,我看到一处人受难,就想解救他们,只是我同自己的仆人走丢了,我又没有其他本事,只好想着求一求那个做官最大的人……”

    绘之在觉得这个人天真纯粹之余,又有点心凉。

    韩王确实是此地权势最大的人物,但他并非完全没有掣肘。

    大人物要考量的事更多,绘之几乎想到他不会答应衡瑞的要求。

    果然衡瑞自己也说了:“我献出了自己的书,结果他们说是咒语,我又献出了种子,只是种子需要时间,这都好几年了,也不知道他们种的如何……哎,是我没用,若不是主不允许他的孩子自杀,我几乎无颜活在这个世上。”

    他本来容貌就极其的使人产生好感,现在这种纯粹又天真的口吻,真的是很能打动人,只见一毛二毛的眼中都对他有了同情,而绘之看向他的眼神,却又好像透过他在看别人。

    绘之确实也想到了郭挚。

    郭挚也是一个诚挚的人,他不愿意连累小田庄,不愿意死后被人发现她救过他,于是他硬生生的撑了好几日不曾吃东西,他是饿死了自己。

    韩铭看见绘之的目光,心中突然一动,原本内敛的情绪一下子外放了起来,对衡瑞道:“你刚才吃的不少啊。”

    衡瑞倒是没有不好意思,愧疚的低下头:“我能管住自己的心,可我管不住自己的胃啊。”

    一毛二毛也都惊住了:原来不舍得死还有这种说法!

    两毛顿时对这位衡瑞先生充满了钦佩之情。

    衡瑞欣然收下他们的赞叹,抬了抬下巴重整旗鼓道:“不过,我推测他们种的东西应该小有所成了,因为他们想叫我在韩王的宴席上出来,对外人说李夫人不凡,是神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