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一十六章非同一般的宠爱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韩王府里头热闹一日赛过一日,人来人往,连韩铭这边的院子外头都不能免俗。

    人少有人少的好处,人多么,自然也有人多的好处,绘之跟一毛二毛浑水摸鱼,探到了李牡丹隐藏的那个人的一些事,不仅知道那个人住的地方,还知道那些看守的人什么时候会不在。

    她打算去见一见那个人。

    她如果更狠心点,其实可以拿捏江氏,当成抗击韩南天的一面大旗,毕竟江氏是正室嫡妻没有恶名,有天然的优势。

    韩王生辰的前一日,他们这些人悄悄行动了起来。

    这不难,他们这院子,平日里也没多少动静,现在只留下二毛看家,他一个人偶尔出点声,伪装着跟这个那个说个一句半句的,也就足够了。

    难的是韩铭非要跟着。

    你说绘之自己去,缩肩膀收胳膊的,也就眨眼儿功夫,但带着这么一个人,别说韩铭,就是一毛这种手脚利落的,那也增加被人发现的风险。

    一毛二毛知道些韩铭从前的想法念头,不外乎是觉得韩王跟慕家庄造孽,想平了青山铁矿的那点孽债,最起码不叫那债继续欠下去。结果韩铭是失败了,险些连神智跟性命都搭进去。

    但一毛二毛压根没想到绘之心里最深的愿望也是青山铁矿的矿工能够重获自由。他们不晓得郭挚的事,不知道此事在绘之心中是个怎样的存在。

    在一毛二毛看来,连韩铭都不曾成功,绘之这样的,更是想都不用去想了。

    没错儿,绘之虽然已经在农妇中算是佼佼者,可落一毛二毛眼里,那也还是个农妇,喜欢种地种菜,不喜欢打扮,没有属于年轻女子的娇媚,就更谈不上温婉了。

    可现在这个谈不上温婉的女人,竟是听了他们三爷的要求之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一毛对二毛讲“纣王对了苏妲己也就这样了。”他们这是去探李夫人的秘密,不是去游玩!玩!!!

    难不成绘之觉得他们被发现了,可以把三爷推出来?

    两个小厮不约而同的觉得蛋痛了。

    但是哪怕蛋碎了,该干的活还是要干,他们已经够遭三爷嫌弃的了,在这当口也只能“助纣为虐”,而不是“苦心劝说”,因为那样三爷正好有借口扔下他们。

    这天夜里灯火通明,王府各处仆婢仿佛手头的事都忙不完。

    绘之拿了一根粗布条,将韩铭缠在身上,以防万一若是跑起来将他颠到地上。

    才将两个人勒紧了,没等她直起腰,谁知这种时候韩铭又起了色心。

    绘之一顿,韩铭立即将脸埋她脖子下头,用闷死自己的声音道“姐姐,事不宜迟!”

    宜你个大头鬼!

    她能说啥?啥也不说了,兜头披了斗篷,跟着一毛出去。

    疾走了约么大半刻钟,终于来到看押那神秘人的门前。

    这里是一处小院,院墙很高,院门锁着,他们来之前其实已经打听清楚,看守这院子的人都被借调走了,绘之确定院里没有第三个人,便对一毛点了点头。

    一毛拿出一根细铁丝,几息之间将门锁弄开,绘之跟韩铭进去之后,他在外头换了一把锁,仍旧锁了起来,以防有人过

    来看。

    绘之本担心自己照顾不好韩铭,谁知看了那个“神秘人”之后,完全不用担心了。

    那人被堵住嘴五花大绑的绑在了椅子上。

    双方一对眼,都从对方的眸子看到惊讶。

    一方心道,原以为是劫匪之类的,结果一个女人背了个累赘,这特么是看不起他,还是看不起韩王府?

    另一方心道,这是谁干的呀,也忒缺德了,把人关起来,还把人给绑了,怪不得没人看守。

    被绑住的人一头棕褐色的头发,眼珠是浅褐色的,皮肤很白,五官的轮廓很深,一看就不是他们这边的人。

    人家被嘟着嘴也没法交流,绘之就四下张望,想找个地儿给韩铭坐坐,她背了他这一会儿,觉得后腰那里压力很大,汗出如浆啊!

    谁知这地儿就只一把椅子,一张桌子,那桌子上一层灰,没有灰的地方则是形状不规则的痕迹,看起来像是放碗碟一类的东西留下的。

    那个人开始呜呜的扭动,绘之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出声“我给你拿开嘴里的布,你声音别太大,免得招了看守你的人回来。”

    她这样,任凭谁看了也不会觉得有危险性,那人连忙呜呜点头。

    绘之便背着韩铭走过去,韩铭伸手把那人嘴里的布拿了出来。

    结果人家一开口,绘之跟韩铭都吓了一跳。

    “卧槽,老子那天差点逃跑成功!快点帮我松绑,我憋不住了。”声音的确不大,却能听出其中的压抑来。

    韩铭觉得这人说话粗鲁,便道“姐姐,叫一毛进来给他松绑。”伸手悄悄捏了一下绘之的肩膀。

    绘之晓得他的意思,这是怕这个人会对他们不利,不过一毛应该能够对付的了。

    她点头,对那人道“你等着。”

    那人不信,语调极速的拐弯,像是组织语言却又不停的断片一样“我说,你们不会丢下我不管了吧?”

    绘之扭头对他笑了一下“不会,你看我们俩现在的样子,谁能帮你松绑?”

    那人心底好奇很多,可也确实憋的难受,就迟疑的点了点头。

    绘之刚背了韩铭出来,没叫一毛,先听到外头传来说话声。

    “咦,这锁坏了?怎么打不开?”

    “那算了,饿他一顿半顿的也饿不死人,后头还有一大堆活等着咱俩呢,走吧。”

    绘之跟韩铭都有点紧张,害怕来人执意开锁进来,其实现在的锁并不难开,绘之自己的力气,踹门肯定能踹开,再者用斧头一砍,也能把锁弄烂。

    幸亏那俩人心大,计较了一番,见真开不开,也就走了。

    他们走了,绘之又听了一阵没有发现奇怪的动静,这才轻声的学猫叫。

    猫叫声不过两声,一毛那边还没回应,韩铭先给她回应了。

    这次绘之是真的生气,发狠!手下用力,拧了两把他大腿的肉!

    韩铭欲哭无泪“姐姐,我听到猫叫害怕。”

    绘之呵呵,你害怕你戳我!你害怕的点怎么这么奇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