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一十五章分辩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韩南天若是不问绘之也就罢了,今日受的冲击甚大,她并不愿意直接对上。

    谁知有理的人退却,无理的人却变得有恃无恐了起来。

    绘之道“孩儿们不曾吃饱。”

    韩南天本是逗弄,听到这话,方兴起意头“不曾吃饱?为何?”

    绘之道“饭菜极合口味,也是乡下难得一见的美食佳肴,只是想起母亲那边饿腹度日,乃至虚不能起……”

    她说着话看了一眼韩南天,见他张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立即将话继续下去,“屋里怪味冲天,母亲连换洗的衣裳都没有,孩儿想起当初三爷生病,但浑身都干净清爽,就觉得心中充满了愧疚。想着若是父亲应允,就请让我们在父亲祝寿的这段日子就近照顾——”

    韩南天皱眉终于打断她的话“怎么会没有人照顾?丫头婆子不是一堆,我每次去,院子里头到处都是闲人。”

    绘之忍不住看他,若是此时打破他的脑袋能把一切问题都解决,那么纵然引起混乱,她也拼死一搏,省的听一个大老爷们在这里卖蠢。

    可惜,她还得继续忍着。

    “父亲请看,这是孩儿给母亲换下来的衣裳。”她打开包袱,示意韩南天看。

    包袱里头的粗麻衣裳,是连府里最下等的婆子都不会穿出来的破烂。

    韩南天脸色微变。

    李牡丹快步走了进来。

    她声音娇媚“王爷……”两个字出口,一波三折,余音袅袅不绝。

    绘之觉得韩南天似乎打了个寒颤。

    果然,李牡丹三言两语的就解释了过去。

    “前儿伺候姐姐的几个丫头都被姐姐抓伤了,因姐姐身份高贵,害怕贸然买入不知根底的人,坏了王爷的名声,因此耽搁了一日,却不想正好叫三爷跟绘之看到了……”

    韩王舒了一口气,看样子不像是相信了李牡丹的话,而是感激李牡丹给他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台阶。

    绘之叹了口气“我说一句,还请夫人不要怪罪,母亲到底是三位爷的母亲,是四爷的嫡母,现下她连起身都难,连抬头抬手都不能够,怎么抓伤人?她浑身的力道还没有一只猫厉害。李夫人也曾在东埔村待过,当初江夫人怎么对待您,身为晚辈虽不能说,也是看在眼里的,做人将心比心,不求夫人多么高抬贵手,只是如此折辱一个女人,还是替王爷孝敬双亲怀孕生子的女人……”

    李牡丹笑“几年未见,不想你竟然变得如此牙尖嘴利。说你跟三爷孝顺,那岂不是说大爷二爷不孝了?你不过是影射王爷虐待嫡妻,何不直接说出来,扯些往日的话头做什么?”

    说完对了韩南天冷笑“王爷跟亲儿子说话吧,妾身肚子有些不舒服,要回去躺着了,至于王爷的后院,麻烦王爷派了周到细致的人来管。”

    她一说这话,韩南天立即站起来呵斥绘之“你们俩胡闹!”

    绘之跟韩铭挨了劈头盖脸的一通训。

    两个人再回到院子的时候下午都过去一多半儿了。

    一毛问“姑娘,咱们就这么认了啊?!”

    绘之道“只能认下啊,不然怎么办?”人家都摆明车马不想跟你讲理了。

    一毛二毛都气哼哼“也太不讲理了!”

    绘之看他们的样子觉得心底的怪异又浮动上来。

    韩铭对江氏就比对陌生人略好一点,而一毛二毛尊敬拥护韩铭,对江氏的处境也表现出一定的同情,却没有为了江氏就鼓动韩铭去跟韩南天反目的意思。

    她不由的怀疑江氏是不是之前对韩铭做了些什么。

    心里想背着韩铭问问一毛二毛,想了想又放下这个念头。

    转头对一毛二毛说“我也不想同人讲理。讲理是因为地位不等,辈分不同,若是能一砖头将人打晕,我宁愿那么干。”

    韩铭噗嗤一下笑出声,看见绘之瞪自己,连忙伸手捂住嘴,伸出一只手还不够,另一只手也给叠了上去。

    他这模样也亏得一毛二毛凑巧没有看到。

    二毛叹道,“不管怎样,那边想来不敢再在明面上苛待夫人了。大爷二爷也应该知道知道。说实在的,大爷二爷跟了王爷征战那么久,本应该十分厉害才对,谁曾想他们在王爷面前,竟是一点血性都没有……”

    绘之点头嘱咐“既然王爷叫我们俩老实闭门思过,那夫人那里你们就长走动些,再看看大爷二爷有什么动静。”

    一毛问“为何不直接跟大爷说,凭大爷二爷的体面,去王爷面前分辩不比……”

    他后头的话没说出口,绘之却懂他的意思“我们都闹腾的这么大了,他们要知道早就知道了,除非是假装不知道,看他们自己的意思吧。”

    亲兄弟亲儿子又如何,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人性分毫可现,假装亲亲热热或者将希望寄托在亲情上,那才是真蠢。

    想到这里,绘之突然松一口气,原来她竟是一直提着心神的。

    她自己对血脉亲情早就绝望毫不期待,但是她对韩铭的,还莫名存了期望,现在来这一趟,虽然劳累些,却突然舒心起来。他们不在意韩铭更好,这样她心里也就不会有愧疚了。

    她更喜欢不讲人情的去办事。

    就是像面对土地,你跟土地说多少甜言蜜语,只要不肯好好的播种浇水施肥,它也不会给你凭空结出果子来。

    人情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实在了。

    接下来的日子,果然韩大韩二那边也没有动静,他们也没有过来再找韩铭。

    一毛悄声跟二毛说“八成是怕三爷见了他们,会说起夫人。”

    二毛更是鄙夷“这两个人都是瞎子。”韩大也是战功在外的,韩南天一个君父压下来,他们的确觉得没了出路,更没有为江夫人出头争一争的心思。

    他们俩悄悄去看望了几次江氏,江氏跟前也有人伺候了,虽不至于多么精心,但估计王爷跟李牡丹也有了顾忌,倒是令江氏有了好生安养的机会。

    绘之跟韩铭则老老实实的闭门思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