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一十四章折辱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在绘之耳边道:“姐姐,你放我下来。”伸手指了江氏身边的位子。

    绘之依言将他放过去,安顿他坐下。

    此时在门口原与一毛二毛纠缠的婆子们也过来了,见状讪讪到:“她生了疯病,你们小心她将你们抓伤了。”

    可惜屋里的几个人没有一个搭理她们的。

    绘之环顾一圈,终于找到一只木盆,她拿了出去,洗刷干净,一毛二毛想过来帮忙,让她打发了去烧热水。

    屋里两个婆子面面相觑,两个人用目光交流了一阵,而后其中一个匆匆出门,绘之知道她们去做什么,也不阻止,只是待热水好了,兑进盆里端了进屋。

    韩铭的腿晃荡在炕沿下头,显出一种摇摇欲坠的样子,他伸手从自己身上摸出帕子,替江氏擦了脸跟手。

    江氏终于不“呃呃”了,整个人安静的平躺着,显出一种尘埃落定的茫然。

    屋里悄无声息。

    绘之看了四下,不见江氏换洗的衣物,心知不是那些婆子拿走了,就是李牡丹故意折辱,她走到门口招手叫了一毛二毛过来,低声吩咐他们:“去我们院子,先将我的衣裳拿一身来。”

    等一毛二毛拿来了衣裳,她上了炕替江氏换上,发现她身上已经瘦的没了二两肉,不知道是被人故意饿的,还是得病所致。

    想江氏从前多么要强的一个人,短短几年间落到此种地步,不得不叫人叹息命运无常。

    绘之心硬的狠,面无表情,江氏频频看她,她都不曾动容,只动手做自己的事。

    收拾整理了一通,江氏身上舒爽了,韩南天打发的人也过来了。

    那些人动静如万马奔腾,反倒是江氏的屋里寂寂无声。

    韩铭虽然替江氏清洁了手脸,但他的脸上并无任何忧伤,神情比绘之看起来还平静无波。

    两伙人相遇,意料之中的喧嚣闹腾并没有发生,绘之并不意味,他们不是理亏的一方,只要他们不作声,韩南天的人是不会主动挑事的。

    果然见领头的一个婆子上前行礼:“三爷,范姑娘,王爷有请。”

    绘之看了一眼江氏,对那个婆子还礼,而后直起身温声问:“昨天我们当着王爷的面说了过来拜见夫人,却没想到夫人竟被人虐待至此,我想以夫人跟王爷情深,王爷想来还不知道夫人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吧?这位妈妈,不知道你是代表了王爷来,还是代表了掌管后院的李侧夫人来?江夫人与王爷伉俪多年,膝下亲生儿子有三,上孝敬公婆,下善待子女,中间服侍夫君,照顾夫君妾室,晚景如此凄凉,实在叫我这外人也看不过眼……”

    那婆子心志倒也坚硬,听了这些话都不曾反驳,只低声道:“都是下头的人欺上瞒下,现在王爷已经得知,定不能饶过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

    她一歪头,果然那两个通风报信的婆子瞬间就被人堵住嘴押了起来,都没有给人挣扎的机会。

    绘之不由的看了一眼一毛二毛。

    看看人家这效率,他们以后也得学着点。

    一毛二毛当然看不懂,就连韩铭此时也有点似懂非懂。

    谁能跟得上绘之的思路啊?!

    她知道现在跟这些人纠缠没有意义,也不多说,只顺着那婆子的话下台阶:“我猜想也是如此。不过江夫人这样,实在叫人不能放心,不若让人将她抬到三爷的院子里,由我们就近照料。”

    婆子目露迟疑:“这……,此时奴婢们做不了主,还要请示王爷。”

    绘之道:“这也是应有之义,那我们便去见见王爷。”

    吩咐一毛,“把咱们拿来的东西收拾一下一并带走。”说完目光微微一斜,落在给江氏换下来的衣裳上。

    一毛连忙装包袱里头,连韩铭给江氏擦手的帕子也收拾起来。

    韩王府的下人们大概难得见还有这么小家子气的人种,纷纷目露鄙视,心道乡下来的,竟如此抠唆。

    这么一来,大家对绘之跟韩铭一行的防备倒是少了不少。

    绘之仍旧将韩铭背上。

    她转身再看江氏,江氏的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身侧的手抬了抬,却最终还是放下了。

    绘之看不见韩铭的表情,但她能感受到韩铭的平静,既如此,她便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

    仍旧是昨天拜见韩南天的院子,不过这回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等人通报,这一等,天就到了正午。

    门口的人来来往往,不少人都侧目打量他们。

    绘之等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韩南天这是故意晾着他们,是因为他们之前去见了江氏。

    这点辰光她倒是等的,只是心下还是觉得不以为然,骂也好,训也好,给人来个痛快,比这样钝刀子割肉似的折磨人可算是慈悲多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人家的地盘,那当然是任凭摆布,她本来也要等待时机。

    只是话是那么说,可真等起来,也是累人,尤其是看向他们的人越来越多,绘之不耐烦了,干脆一个个的回看回去,注目的同时还上下扫量人。

    她的眼睛其实漂亮,但微微一眯的时候,就露出遗传自苏行言的那份刻薄不善,如此一来,倒是杀退了不少窥伺的目光。

    到了午膳的时候了。

    有人匆匆出门:“三爷,范姑娘,王爷有请。”

    韩王的态度少了昨天的亲热。

    绘之此时倒是乖了,韩铭昨天就不曾说话,今日更是一言不发,落在韩南天的眼里就成了心虚胆怯。

    于是绘之眼看着这位大人物眼中又起了倨傲。

    人同人的气势大概都是这样,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不管地位如何,不管风强风弱。

    而她也不是不能忍的。

    这一忍,就跟韩铭吃了韩南天的剩菜剩饭。

    长辈赐饭是恩典,但叫晚辈看着长辈用完,然后打发脚下的鸡犬的声音叫他们用饭,那就是折辱了。

    这也没什么,绘之是挨过饿的人,在她眼里,韩南天的贵重程度还跟不上这些剩饭剩菜呢。

    两个人安静的吃了个八分饱。

    放下筷子,绘之见韩南天面上的气似是消掉一些,便温声道谢。

    韩南天跟逗猫狗似的问:“唔,吃饱了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