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一十一章交心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白日睡了一会儿,入夜就走了困,怎么都睡不着,绘之躺在榻上,听见他挪来挪去,只得起来走过去,打着哈欠问他怎么了。

    夜里屋里并没有点灯,他的眼神照样很亮,软踏踏的躺在床褥之中,是一种想动不能动只好憋着不动的状态。

    见了他这幅可怜样儿,绘之再有的那点不耐烦也没有了,她上了床问他:“想往哪里翻身?朝墙里头?我给你挠挠背?”

    韩铭:“不用,姐姐快睡吧。”一句客套话说的那叫一个千转百回迟疑不定,唯恐绘之听不出来。

    绘之没有揭破,将他翻着朝了床外,然后道:“既然不用挠背,那咱们俩就说说话。”

    “姐姐想说什么?”

    “说你的愿望吧,你想不想让腿好了?”夜里声音低沉沙哑,带了一种安定人心的舒缓。

    韩铭的目光落在她高挺的鼻梁上,稍微往下一寸,看见那微红的唇,心头一热,连忙又赶紧的挪上去——两个人离得有点近,他怕身体有什么反应,然后姐姐会打人……

    但他是不惧挨打的!

    心里怕身体不怕的结果就是——绘之捏着他的腮帮子咬牙切齿,无奈的道:“我问你正经话呢,你都在想什么呀?!”

    身体说:“看吧,姐姐根本不舍得打你,这点疼痛完全可以忍得!”

    心也有点激动:“万一气极了姐姐,恐怕她以后不肯理我了。”

    身心不住辩驳,他的眼角一会儿就透了粉色,双手包住她的手连忙道:“我听到了,听到了,腿好不好都无所谓,我喜欢姐姐背着我。”

    这上进心!

    绘之险险翻白眼,抽回手,往床外挪了三寸地儿,这下一翻身就能掉地下了。

    韩铭又问:“姐姐呢,姐姐有甚么愿望?”

    “我头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你的腿能好起来。背你一辈子也不成问题,只是你将来要当爹当祖父的,整天叫我背着,在子孙面前不觉得羞就成。”

    韩铭顺着她的话一发散……

    整个人都埋进了被子里头。

    羞的。

    唉哟,当爹,爹是怎么来的?那还不是一男一女那啥啥啥,然后那啥啥啥……

    绘之坚持将被子从他头上拉下来,免得他将自己闷晕了。

    她从前也害臊,但陈力石榴千辛万苦的求子是为了什么?总不能他们求了子然后又分房睡吧?

    族长又为何拼着领养孩子也想壮大族人,还不是因为子嗣繁衍是一道传承?

    既然如此,她想通了也就不害臊了。

    阴阳交替,水乳相融,日月变化,四时轮回,庄稼结出种子,之后意味着干枯死亡,但庄稼害怕过吗?没有,因为它们留下希望的种子了。

    可以说,繁衍跟传承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期待了。

    就像她,现在偶尔也会想,若是自己将来生了个女儿,一定温柔对待,就像范婆对她那样,绝不因男孩女孩而差别对待,或许她将来会教导孩子女子立世有所不宜,但她同时也会教导男孩子,理应宽宏待人,放开心胸。

    韩铭被她挖出来,羞了半天,不见动静,睁开眼一看,她竟然在发呆,顿时郁闷不已,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伸长了脖子嗖得过去,飞快的撞了她的脸颊一下。

    说他“撞”是被修饰过的说法。

    绘之舔了舔内嘴唇,一股铁锈味,拉开她瞧不见,他却能看见,果然破皮了。

    韩铭本来因为“得逞”还有些得意跟羞涩,现在则完全变了,他没想到他连这点事都做不好,整个人又愧疚,又郁卒,神情绷紧了,那架势就好像她一说句责备的话,他就要立即大哭一样。

    绘之能怎么办?

    半天只能无奈:“还不过来给我吹吹?”再不吹,这点小伤口就痊愈了。

    韩铭似不相信自己卖了蠢竟然还有这样的馈赠,但他这时候压根不愿意去思考事情为何会进展到这一步,他也不需要思考。

    他先是带着警惕的靠近,打算若是她开玩笑,他也一样要进行到底,可她终究没动,而只是用目光软和的看着他。两个人的唇碰到一起。

    然而这还不是完美的结局。

    鼻子有点碍事,他们此时没法心有灵犀,都想抬头寻找一个合适的姿势,结果自然是很不高明的又撞到一块,这次是鼻子酸了。

    韩铭这时候开始痛恨自己的腿,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因没法大幅度的挪动而急躁不耐。

    床帐不知道何时竟放了下来,独立的小空间里,两个人的心跳剧烈,绘之没有大幅度的动弹,只是追过去,又贴了一下他的唇。

    谢天谢地,这一次终于没法发生任何流血以及撞鼻事故。

    韩铭的喘息更粗更大,像是心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

    他觉得从前那么多的日子全部都加起来,都没有今日这一时这一刻快活!

    就像生命被重新注入了新的活力,像干旱的土地迎来了春雨。

    他学她的样子,微微凑上前,歪着头去碰她的唇,他眼睛的余光看到她颤抖的睫毛,他的手情不自禁的就捧住她的脸。

    他在她的唇上探索,辗转到每一处细纹,每一个角落,从唇峰到唇谷、从唇角到唇珠,最后,他紧紧的贴着她的下唇,动作很轻柔,可绘之却感觉到他压抑下的那种迫切。

    她听见他压抑下的那声“姐姐”,她曾经排斥,现在听了却只觉得心疼不已,她低低的回他“我在”,那声音只流传在唇舌之间,再无第三个人听见。

    韩铭勒紧了她:“姐姐,以后我都不要离开你,无论上天还是入地。”

    这样的情话——

    绘之离家出走的神智终于勉强回笼了一部分,“咱们就不能好好的活在人间么,上天入地有什么好?你陪着我,我也会陪着你。”

    她难得说几句温情的话,谁知他一听,当即却哭了,抱着她痛痛快快的哭了大半夜,要将他那些难以说出口的委屈都说出来。

    绘之虽然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可看他的样子,却又立即不好奇了,伸手挡住他的嘴:“你不想说,可以永远不必说,我不好奇,以后,我也不会从别人的嘴里听到。”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如果过不去,姐姐陪你一起翻过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