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零七章规矩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韩南天看见韩铭,露出慈父般的笑容:“老三回来了,好!爹还指着你帮衬呢!”说着就过来接韩铭。

    韩铭略抗拒就让他接了过去。

    绘之带着众人低头给韩南天行礼:“见过王爷。”

    韩南天冲她点了点头,嘴里“嗯”了一声,脚下没停的就亲自背着人往里头走。

    绘之微笑,心道不知里头李夫人看见这一幕,会不会撒娇说:“爷都从来没背过妾身……”

    想到这里,她鼓励的看了一眼韩铭!

    韩铭正好看过来,原本的不情愿一下子消散殆尽,笑了起来。

    笑容落在抚着肚子出来的李牡丹眼中,变成刺,她的眼神瞬间锐利了起来,不过,很快的就又重新变得温婉可人。

    等韩南天走近,她含着微笑扶着婢女的手下来台阶,绘之跟在韩南天身后,这时侧身出来给她行礼:“见过李夫人。”身后跟着的人也一起跟着她行礼。

    李牡丹的目光落在李盛等人的肩头,扫了一圈重新看向绘之,声音带了几分冷淡:“你也来了,起来罢。”自有一股睥睨的气势。

    绘之神色不变,含笑起身。

    李牡丹这才发现,她个头竟然已经超过自己,两个人面对面,自己竟然还需要仰头看她,心里顿时更加不喜。当然,从李牡丹本心里头,她也从未喜欢过绘之。

    或是因为怀孕礼数能免则免,李牡丹并未给韩南天行礼,反而直接调侃道:“我刚才还跟杏儿说,王爷再怎么上进,这疼孩子的心是改不了了。”

    绘之在院门外都能听到里头的话,现在都进来了,自然是更能听到她到底有没有这样说。闻言心里暗暗记了一笔,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不是谁想学都能学会的,若是李牡丹有良心的话,得给良心装个铁甲才不会痛吧?!

    韩南天呵呵的笑,震的韩铭也有些起伏:“这有什么,几个孩子我一样疼。”像个好脾气好说话的慈父。

    一行人进了花厅,绘之上前帮着韩铭坐在椅子上,韩南天放下他,扭动了一下肩膀点着头道:“不错,比从前重了些。”

    他坐到正位上,李牡丹自觉地坐到了他旁边。

    绘之本来站着,眼见一个下仆飞快的使用小碎步拿了一只蒲团放到她跟前,然后那人倒退着站到了李牡丹身后。

    绘之意会过来这是叫自己再度大礼参拜,不由的扭头看了一眼李盛。

    两个人无声的用目光交流。

    “你之前回来,也是这样多规矩?”

    “不是。”

    绘之了了,得,这是给自己准备的,或者说,韩铭要是腿不受伤,还得有他的一只蒲团。

    既然已经有所准备,她也就没有犹豫,上前半步跪下,而后拜头至地。

    “免礼。”韩南天说了一句废话。

    绘之听到之后很爽快的站起来,口称:“谢过王爷。”

    韩南天闭着嘴从鼻孔里头轻笑了一下,开口再不客气:“你既然跟着来了,这是终于想通了罢?你们俩分分合合的,我们跟着受折磨。若是觉得以后能过了,就趁着机会找个正日子把事来重新办办?”

    绘之忍不住看向韩铭,韩铭正略带了些紧张的看着她。

    他的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但绘之跟他相处良久,却知道他现在只是勉力压抑了自己的情感,实际上,他是想再度成亲的。

    而她自己,早已绝了嫁给别人的念头……

    辜负也好,不负也好,终究这辈子要跟他纠缠。

    她头转向韩南天,低头:“是。”

    虽是低头,声音却很清晰。

    韩铭不说难以置信,但也从未想过,他看向韩南天,又立即将目光对准绘之,专注的打量她,想看清她脸上有没有不情愿。

    韩南天手一挥:“那好,我找人看日子,也不大办了,就一家人吃顿饭,互相认识认识,称呼么,从现在改过来就行了,这样在我生辰之前,咱们也算合家团聚了。”

    绘之想憋点羞涩的红云,憋不出来,再看韩铭,他脸上竟然也没有,便果断放弃了装娇羞的念头,直接开口道:“是,父亲。”

    李牡丹的眼中写满了“好不要脸”。

    绘之继续道:“不知道母亲在何处,上次见面闹的不愉快,孩儿心里一直想当面跟母亲解释几句,希望能得到她老人家的谅解。”

    韩南天的笑容停滞了足有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李牡丹的目光更是微沉,直接从韩南天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然后斜靠在椅子扶手上,目光淡然的看着自己的玉手。

    绘之神色平静,目光没有乱动,却听到韩铭上首韩大韩二的位置那里突然加重加快的呼吸。

    也是她初生牛犊不怕虎,要知道,在她来之前,整个韩王府,包括韩南天的心腹,就没有谁敢主动在韩南天面前提起江氏的。

    韩大韩二最初是问过的,只得到江氏生病要静养不宜被打扰的话,再问,韩南天就不喜,两个人的日子就难过,他们经历几次,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绘之等烦了,便温声作好奇状问:“可是孩儿说错了话?还是母亲……?父亲怎么一直不言?听说父亲的内宅一直是李侧夫人代管,不知侧夫人可知母亲她老人家到底怎么了?”

    韩大韩二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绘之是无知者无畏,显得他们卑劣。

    说白了,他们不敢跟韩南天强来,一则是长期在韩南天的膝下,受他管制,内心自然对他惧怕居多,再则,等他们发现只要问母亲,他们的日子就会不好过,这就像伸手拿糖就会挨鞭子一样,久而久之,他们便不敢问了。

    心里明明装着事,可面上还要乐呵呵的,还要假装一切都很好,很平静。

    不知是怕战火烧到爱妾身上,还是搁不住绘之逼问,韩南天终于开口:“你们才回来,先去洗漱歇息,等明日再见不迟。你母亲久病,我先派人缓缓跟她说一说。”

    韩大得了这一句,忍不住站起来行礼:“父亲,儿子们也好久都没有见过母亲……”

    韩南天的声音带了怒气:“你母亲愿意见你么?!”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