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零六章进城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将雪云弄成了一个厚垫子铺到车厢里头,把韩铭放进去的时候,见他抿着唇不说话,便哄道:“你这些可真是坐在云彩里头了,以后就让人叫你神仙好了。”

    韩铭双手在身下的麻布上抓了抓,绘之连忙将他的手拿起来:“千万别抓破,你要是掉雪云里头,我可怎么捞你?”

    韩铭这回憋不住,就抿着唇偷偷的笑了起来。

    有雪云褥子减震,这一路总算舒坦了一些,绘之有了时间,便给他揉搓手足,帮他活络血脉。

    在外头走了一日,夜晚落脚的时候,李盛过来道:“今日赶车行路也就走了我往日快马半日的路程。”

    等进了城,到了金碧辉煌的韩王府跟前,绘之先下车,看了一眼坐北朝南比屋宇还要阔大豪气的王府大门。

    韩南天一步步走来,从一个普通的乡村村民,到县城,再到甘南城,再到如今,可以说占了一半的天下,他已经快要走到最顶点。

    不说东埔村,就以小田庄来看,那也是土地广阔,罕见人烟,而真正的大城却一片繁华,街道上人来人往,有挑着担子叫卖的,也有闲逛着游荡的,跟着过来涨见识的几个小田庄的年轻人竟然开口问:“这么多人都在城里晃,不种地怎么吃饭?”

    这种问题自然是难不倒李盛,他松了松刚才不小心拉紧的缰绳,回道:“士农工商,自然是不种地也能获得饭吃,就庄子里头,小六不是现在也专司贩卖菜种粮食么,他不用下地了,但谁缺他饭吃了?”

    绘之听到笑着说了一句:“这话说的在理。”

    一毛早过去跟门房交涉,范成则要领着小田庄里跟过来的一些人去客栈住去,来的时候大家说好了过来见识见识,不过一路辛苦,此刻众人想的都是找张床踏踏实实的睡一觉。

    小六作为去过好几次麟县的人,还给出建议:“咱们人多,干脆包一个大通铺,都能住下不说,价钱还便宜。”

    一毛这边回来了,那边门却还没开,绘之却也不着急,掀开车帘子让韩铭透气。

    绘之干脆打发了范成:“你们先过去吧,这边我会留人在门房,你要是有事就过来传话给我。”

    范成有点迟疑的走了。

    小田庄里头的人三步一回头,小声嘀咕:“这不是三爷自己家吗?进自己家还这么麻烦?”

    留下的人听到这话也权当没有听到,各人都安静的站着。

    不一会儿大门开了,一个面目黝黑,脸上有一道长疤的男人从里头奔了出来,他身后还紧紧跟着另一个男人。

    绘之正思考他们是谁,李盛在她身边道:“前头的是大爷,后头的是二爷。”

    也就是韩铭的亲大哥跟亲二哥。

    绘之这才认真打量二人。

    韩大正扶着车厢框看着里头的韩铭:“小弟,你还好?”

    那目光,绘之觉得太复杂,乃至她一时竟有些参不透。

    韩二也过来,摆着手道:“快,卸下门槛来,让马车直接进去。”

    门房的人还在犹豫:“大爷,这些人也走正门?”是指绘之等人。

    “走!”大爷伸手将他拨开一边。

    李盛等人的脸色都不好,阴沉沉的看向那门房。

    倒是韩二解释了一句:“他新来的,不懂事。”

    绘之心道:并不是不懂事,只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升天的鸡犬十分鄙夷我等凡人而已。

    凡人会为这个而生气?当然不会,哪里有那功夫啊?!

    门槛卸下来,马车未动,韩铭在车里朝绘之一伸手,她借着他的手,一下子进了马车。

    韩大韩二都有点傻眼,还是韩二先反应过来,一拍额头:“瞧我这记性,你是绘之罢?”

    绘之对上他的目光,眨了下眼:“是。”

    韩二:“……”突然尴尬。

    聊天终结者转头看了一眼韩铭,冲他微微一笑:“咱们进去吧。”

    李盛不是头一次来,韩大韩二那时候都没有见一见他,问问韩铭的情况,现在却过来,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或者原因,她想,有关亲情的那一部分总是少之又少的,既然人家不肯多给,他们也就不上赶着要了,免得索求不来徒增伤感。

    韩王府十分豪阔,绘之是去过麟县的韩府的,那里跟这里比起来,十倍不如,不仅占地更多,而且奢华豪气简直要冲天。

    绘之心道,这一路上,王气没看出来,但豪气可是明摆着的,不知道现在去韩王面前,问他一句还记得当初起事的口号不,他会不会将自己灭口?

    伐无道,诛暴王,均贫富。

    他或许已经忘了,她却还记得。

    当然她来这一趟,可不是为了惹事而来的,所以不会这么去诘问。

    而且,她来时就做好了准备,屈膝并不难,关键是以后能够站起来。

    马车再次停下,她便主动下车,还将韩铭也往外抱了一下,而后背在自己身上。

    两个人紧紧贴着,她能感觉到他身体微微发抖,便将他拢得更紧了一些。

    韩铭没有说话,韩大韩二终于也不开口,只是沉默的走着。

    亲兄弟,如果能接受韩铭这种不开口的沉默,那么肯定是以前就知道他不肯说话了,否则,怎么也要问上一句,或者问问他身边的人吧。

    也就是说,韩铭受到伤害之后,他们其实都见过,都知道他为何沉默。

    不知道怎么,她想到这一点,心口竟十分难受。

    作为被至亲放弃过的人,她无论多少次遇到这样的经历,心绪还是波荡很大。

    韩铭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两个人的体温相接,她想起自己所为何来,很快又打起精神,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温软而平实,就是她平日里面对土地的那种姿态,属于农妇的一张脸。

    他们在韩南天的正院门口停下,她听到仆从进去通报的声音,还听到屋里韩南天温柔的对人说:“我出去接他,你肚子大了,不要乱动。”

    紧接着又听到李牡丹撒娇的声音:“爷都从来没接过妾身。”

    “这种醋也要吃,羞不羞……”

    绘之看向旁边的韩大韩二,见他们俩无动于衷,显然是没有听见屋里的动静,她便也淡定下来,不去想屋里男人跟女人的调笑。

    最终韩南天是一个人出来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