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零五章轻蔑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慕垣城府极深,见了韩铭目光坦荡荡的看过来,还极其有礼貌的冲他点点头。

    反倒是韩铭先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慕垣的心里升起一种隐秘的快乐,不过紧接着在看到绘之之后,那快乐就如遇到太阳的雪,很快又消融了。

    韩南天派来接人的幕僚相当目下无尘,只对着韩铭敷衍的行了一个礼,腰都没弯下去,很快就直起来了,不知道是韩南天心中对韩铭还有不满,或者是其他原因。

    在场的没有瞎子,看清局势,有些人干脆就离开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王爷收到了三爷送的生辰礼,十分想念三爷,三爷这就随在下回去吧,说句不敬的话,三爷在这种偏僻的小地方于自身无意,到底不如大城里头大夫众多,说不得腿伤还有治愈的可能。”

    听了这话,绘之觉得这个幕僚先生的处世的本领不高。说来也是,如果受到重视,是不会被打发出来干这种“小活”的。

    韩铭果真不肯理他,眼光就压根没有落他身上一丝儿。

    幕僚先生很生气,他怠慢别人的时候,不觉得自己有错,可受到别人的怠慢,内心深处立即愤怒了。

    当下一挥衣袖,撂下一句:“三爷快准备一下,咱们早点动身。”

    说完就要转身,绘之一看这是要走的架势,顿时使了个眼色给陈力。

    陈力忙上前将人拦住:“先生远道而来,怎么不吃一杯茶就走,不说别的,咱们这全庄人,可都是多赖韩王跟慕庄主宽宏慈悲才得以活命,先生受王命而来,能吃一杯茶,也是我们庄户人家的体面不是?”

    石榴靠着绘之,用牙齿憋了一句:“酸的倒牙,这话是你教的?”

    绘之道:“我只说了请吃茶再走,其余都是他自学成才。”

    靠着陈力自学成才的三寸不烂之舌,他成功的将人留住了。

    只有韩铭不满,扭着头不说话。

    李盛王来等人心里也不高兴,主辱臣死,想当初三爷多么受到韩王宠爱那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那时候甚至传出韩王有可能将三爷当太子,又是让他娶公主,又是起卧都带着三爷的。

    李盛也不是没做过一飞冲天的美梦,不过那时候韩王还没称王呢,他知道就算三爷能上位,也是几十年之后的事,说不准的,后头三爷出事,他心里失落可想而知。

    陈力哄着人去喝茶,这一喝,自然少不了好处,绘之本就有心从来人身上打听韩王的事,特意准备了好几样东西,让陈力探听一下这人的嗜好,投其所好也好接下来接触。

    不过,事实证明,自学成才也只是少部分人的优势,像陈力这种,没有“名师”指导,很容易折戟……

    一杯热茶还冒着白烟,人就给他气走了。

    “我也没说啥啊?!”陈力觉得冤枉,“就问了一句先生贵姓,难不成这姓名还不许提了?”

    李盛过来道:“看样子像是去了慕家庄。”

    绘之心中顿时涌上一股怒气,她倒不是因为那人看不起她,压根人家就没正眼看她,她生气是因为这些人看不起韩铭,觉得韩铭已经是个废人了,幕僚来了即走,那就是明晃晃的打脸跟鄙视。

    她沉吟片刻:“东西我们都准备好了是吧,装车,我们这就走。”

    李盛糊涂:“那慕家庄那边还要通知一声吗?”

    被陈力拍了一下:“要通知你去,反正我不去。”

    李盛见绘之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陈力的意思,不由反省自己,跟着三爷过了几日田园生活,差点把血性过没了!

    “姑娘,要不我留下人,守着等那个幕僚走的时候——”他抬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绘之:“不用,没有必要。”

    话语干脆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她没有多做解释,可在场的人却也没有一个敢上前问一句的。

    无形之中,她已经将主动权拿在手里。

    她以女子之身,立于当世,不骄不娇,冷静而理智,当狠绝的时候对孕妇都敢痛下杀手,当柔软的时候,在韩铭走投无路几近自绝的情况下,又毫不避嫌的将他接了过来。

    那时候,她不知道他其实手握巨富,只知道她再不去,他可能就真活不了了,她救他,就只为了他这个人。

    这些事,李盛一毛等人都看在眼里,对比之下,几乎要自惭形秽。

    她的肩膀那么瘦弱,可能打能抗,劳作的时候比任何一个男人女人都勤快,瘦削的身体里头像是蕴藏了源源不断的能量。

    她就站在那里,目光幽黑而坚毅,随便扫一眼都觉得“唉哟,很平常的一个人么”,可只要接触的多了,就知道她的厉害,她有多果断,就有多聪慧。

    李盛从前担心她冒进,白白的送了性命,可经过这段时间,他已经不作此想。

    虽然话语中还会带点怀疑,可身体已经首先反应过来去服从她的命令了。

    幕僚先生确实觉得自己大材小用了,韩南天打发他来的时候又不可能跟他说,我怀疑不见的那笔钱韩铭知道下落,你去探听探听。

    父亲这样试探儿子,也显得父亲太没地位了。

    这时候君臣父子,已经有了绝对绝对不可逆的服从关系,韩铭若是不说,那就是忤逆,忤逆可死。也就是说,韩南天简直就可以指着韩铭的鼻子让他去死。

    韩南天没有那么做,不只是因为父子之情,还有是考虑在对外形象上,他演了那么多年的慈父,强行接了绘之给韩铭冲喜,挽救了韩铭的性命,至今为止仍旧有人念叨他那件事,说他拳拳慈父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这当然也怪不了谁,一连串的事件的发生,是生命中的进程。

    就是那些说韩南天好话的人,也不是说他们有多么愚昧可恶。

    因为在历史长河里头,儿女就是父母的附属物,如果这儿女有了毛病,或扔或杀或抛弃赶走,然后父母会紧接着继续生孩子,生出好的,健康的孩子来,然后就可以将家族传承下去,将香火延续下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