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零四章来人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老郑头满头大汗的过来,“正在烧火蒸馍馍呢,你这年轻人,越来越懒散,多走几步路有咋地了?”

    呵,咋地了!

    有小猫叫春了呗!

    绘之还一肚子难以消返的郁闷呢,闻言斜眼看了韩铭,谁知韩铭也看她,两个人目光相遇,韩铭眼睫毛一抖,绘之只觉得那睫毛这会儿直接成了一只长瓢勺子,轻飘飘的就想来挖自己的心。

    韩铭呢,做贼心虚,面上才刚下去的红又卷土而来,他自己都感觉到灼烫,连忙慌里慌张的挪了挪身子,目光专注的盯着窗外的日光。

    叫郑叔一打岔,绘之险险忘了正事。

    “我想将雪云推广开来,这东西虽然不能当粮食吃,然而冬天可以御寒,一家之中,只要寻那些普通的地种上一亩半亩,基本就可以了,并不需要过多的占用太多的庄稼地……”

    老郑头点头,伸手挠了一下鬓角,结果在脸上弄成了一个黑团:“行啊,也没藏着掖着的必要。”

    绘之道:“是这样,用我们一己之力,想推广并不容易,我想了一下,假如有机会出去,自然还要广而告之,这样的话手里得多备下一些。”

    老郑头就是个藏货敛财的性子,雪云具体收了多少,他心里门清,一听绘之这样问,就道:“成了,我留下十来斤,其他的你都拿走就成。”反正家里该置办的被褥棉袄他都备下了。

    绘之没料到他这么好说话,本来预备了一车轱辘话打算说服他,这下哑火。

    老郑头凶巴巴:“还有别的事儿么?”

    绘之摇头。

    只见老郑头一挥手,人家走了。

    当然如果没有那一声“嘁”就更好了。

    绘之也想走,但她是最不可能将韩铭留在这里的人,所以她走不了。

    她不走,他的目光又着实的灼灼逼人,她被他看得受不了,如芒在背,忍不住伸手捂住他的眼睛。

    不过片刻,她就发现,捂住眼睛也不是个好主意,他睫毛太长,抖动的时候撩刮着她的手心……

    他看着她的时候表情那么无辜,像什么也不懂,但,绘之觉得,那个懂的不够多的人正经该是自己才对。

    很令人生气,很不想承认的一个结论。

    她迫切的需要转移一点话题,免得两个人一起烧着了。

    她咳嗽了一声,选了一个不那么美妙的话题:“我觉得你父亲或许会派人来接我们去参加他的寿宴。”

    她觉得,作为父亲,韩南天跟苏行言还是有区别的。

    苏行言恨她,已经是彻底的撕破脸,而韩南天对韩铭,利用或许有,可父子之情也还有些。

    韩南天如果真如她盼望的派人来接韩铭,她是希望能去的,不过这之前也得充分考虑韩铭的意思。

    她心里想的是,韩铭如果不去,她就自己去,哪怕这趟做不了什么,见见韩南天,了解一下他的态度。

    韩铭将她的手拉下来,露出白生生的脸,他乖巧的坐在椅子上仰着脸看她,绘之跟他的目光一对上就立即后悔了。

    明明是这货调戏了她,她一看他就觉得那个欺负人的是自己。

    韩铭慢吞吞的道:“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一阵风吹来,拐着他的发梢轻轻的黏到她的衣裳上,像是某种软体动物偷偷的伸出触角试探。

    “那我要是决定去呢?”

    “我也去。”他继续仰着脸看着她,神情认真的道:“我只要姐姐。”

    绘之有点惭愧。

    背弃父母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哪怕是先被父母背弃呢。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心里阴郁的叹了口气:“对不起。”

    韩铭没在意对得起对不起,但他从她的话语跟态度里头提取了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于是很迅速的将脸贴到她身上……

    隔着布料也能听到姐姐的心跳。

    他的心也跟着安稳了。

    绘之并没猜错韩南天的打算。

    分析一个人的性情动向,可以看他的所求。韩南天要的无非是权势地位,他拼着一口气,至今不肯登基,不过是觉得棋差一招,自己还算不得一统江山而已。而权势地位的获取过程又离不开金钱的支持,青山铁矿可以供给他武器,却不能直接给他银钱,没有钱,养心腹养兵,都十分困难。

    韩南天至今都不知那笔财富的流向,韩铭这里自然也不会太过放松。

    她只微微的一低头示好,韩南天就借着台阶下来了,而且,他派人来接,对外还显得他这个当爹的大度。

    绘之觉得,将雪云献给韩南天,把此物种植的方法以及价值明列清晰,虽然不能缓解他对财富的渴望,但此物对军中来说,却也是一件宝物,兵士冬天有雪云做成的袄御寒,可大大减轻伤病冻,如果有心操作的好了,绝对能取得不错的成效。

    她不动声色的预备着,刚刚准备了差不多,韩南天派来的人就上门了。

    不知韩南天怎么想的,竟是叫人请了慕垣带路,也或者此事是慕庄主安排,跟韩南天无关,可谁知道呢。

    陈力一见了慕垣就暗道一声“糟糕”,看了自家媳妇一眼,夫妻俩双双预见到醋坛子打翻的盛况。

    石榴戳记自家相公:“你还不去迎上,难道要让绘之接待?”

    陈力犹犹豫豫:“那万一三爷觉得我胳膊肘子往外拐怎么办?”

    石榴白他一眼,低声呵斥:“我们绘之做什么了?是送花了还是砸帕子了?你别无中生有。”

    陈力道:“那你快回去通报一声,我去迎着他们。”

    夫妻俩分工,待石榴折身进庄子,陈力也迎上去跟慕垣行礼。

    慕垣笑着下了马,左右看了一眼道:“小田庄每次来,都有新变化,没想到这里竟成了福地。”

    陈力同他寒暄一阵,又见过韩南天派来的幕僚,然后将人让着往庄子里头走。

    这些人俱都高头大马,小田庄地里的人看到的不少,有好事者就尾随了过去。

    等到了绘之门前,聚拢过来的人已经很不少了。

    绘之开了大门,笑道:“慕大哥人逢喜事精神爽,快请进。”

    慕垣才回了个笑,立即感觉到一道刺人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