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零三章分析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李夫人这番怀疑,得到了心腹仆从的反驳:“夫人,您想想,三爷自从冲喜病好了,是不是与以前大相径庭?”

    说白了韩铭之前就是个没心没肺的野孩子,说句人憎狗嫌都不过分,可自从绘之给冲喜之后,他前前后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更何况,前朝的财宝藏得那么深,三爷一个大门都没出几回的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李夫人摇头道:“这事王爷跟我说过,是韩铭偶然得到一封前朝的书信,后来王爷也找人看过,确实是前朝的东西,我虽然没见过,但王爷应该不会骗我。”

    心腹觉得李夫人在这件事上实在太过自信,但却不敢在这个当口泼她冷水,只好顺着李夫人的话道:“总觉得三爷神神秘秘的,不过经夫人这么一说,就反应过来,是先前奴婢想岔了。只是那笔钱,到底去了哪里,还真说不清楚。”

    李夫人嗤笑一声,韩家这些人,就包括韩南天,她虽然依附他,却并不觉得他们有多么厉害。江氏呢,之前她乐意哄着,现在也不过是不耐烦,所以就压制了下去,至于韩铭,铺路的石子砂砾而已,她就更看不到眼里。

    李夫人跟韩南天都需要那笔钱,一个想扶持儿子重新得回皇位,一个想一统天下,坐真正的天下共主。

    这些事,小田庄里头的绘之并不知情。

    自从她在床上陪睡之后,韩铭死活就不肯再叫她离开,她一试图再回木板凳上,他就转头朝向墙里憋泪。

    三番五次之后,绘之也懒得跟他折腾,反正两个人不用紧挨着,睡哪里不是睡。

    谁知韩铭的胆子倒是越发的大。

    这日从清晨起来,绘之的脸色就不好看。

    韩铭的眼神乱飘,经过绘之的时候不是从她头顶上拐个弯,就是从她脚下拐个弯,来来回回的,那眼神要是能成为实质,这会儿绘之外头都能结成个蛋了。

    一直到日上三竿,一毛跟李盛回来,韩铭忙表示自己也要见见他们,绘之便将他背起来,打算去厅堂里头听听两个人怎么说。

    谁知才迈过门槛,绘之就感觉自己尾椎那里被戳了……

    唉哟娘呀!

    小八羔子啊!

    绘之提着那口气足足提了半刻钟,在把自己给憋死之前终于慢慢的吐了出来。

    韩铭最近新学了一招“打蛇随棍上”,一感受到她肩膀放松,立即将她紧紧的搂住了。

    绘之将他放到椅子里头的时候,李盛跟一毛已经喝过一轮水了。

    椅子特意弄了高了,他的脚够不着地,绘之便挪动了一块圆木墩放到他脚下,供他踩踏。

    韩铭这会儿老实了,乖乖的任凭她摆弄,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偶尔偷偷的从间隙里头偷看她一眼,看一回自己的脸色就更红一回。

    绘之本来背对了李盛跟一毛,她直起身来的时候,露出韩铭的脸,李盛喝茶的手一顿,迟疑道:“三爷发热了么,脸怎么那么红。”

    绘之不想给好脸,但也不愿意当着旁人下韩铭的脸面,便只做听不到,打算混弄过去,谁知她才倒了一杯水,就听韩铭开口了:“没,没有。”

    声音虽然迟疑,可毕竟是对着外人也说起话来了。

    李盛跟一毛的眼里立即充满喜悦,两个人一会儿看韩铭,一会儿又感激的看向绘之……

    绘之觉得自己抗不过这目光里头的热忱,开口问:“你们说说这一趟吧。”

    因为韩铭开口,李盛都忘了自己问话的目的,现在一听绘之的话,立即将这一路上的大小事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

    他说完,绘之只是慢慢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再问话,当然也没有说别的。

    李盛看着她,却在犹豫。

    她无知无觉,张嘴道:“你们一路辛苦了,赶紧回去歇息吧。”说完就想背上韩铭也起来,谁知她才走到韩铭跟前,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她一惊,抬头看向他,他却看着李盛,慢慢开口:“你,说。”

    李盛很明显也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三爷这是看到自己犹豫了。

    他咽了一口吐沫,对绘之道:“小田庄被韩王的人监视过,就在三爷刚来的时候,我们兄弟发现有好几拨人都过来打探过消息……”

    至于他当时为何没说,而是现在才说,自然是因为已经明白,韩王派人过来监视小田庄,并非像他想象的那样是出于父亲对儿子的关爱。或者说,韩王是关心三爷的,可这关心被太多的杂质给冲淡了。

    绘之听了默然。

    她比韩铭更早被父母抛弃,哪怕现在心里并没有多少怨恨,但那种本应该是最亲近的人捅你一刀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人在遇到这种伤害的时候,回避是一种本能,然而光回避是没有用处的。

    她看了一毛一眼,一毛也在看着她。

    韩铭怎么藏匿了财宝,财宝有到底价值几何,她并没有问过,一毛是个嘴紧的,目前看来,连李盛都不确定这笔财富在韩铭手里,至于韩南天,那就更不确定了,所以他才要刺探打听。

    如果献出财富,然后换的青山铁矿矿工性命……?

    这个念头一起,立即就被她掐灭了。

    做这样的交换,就像把手里的武器交给敌人,接下来除了被取走性命,再无他路可寻。

    一毛最终跟李盛一起走了。

    绘之脑子停摆了一阵子,突然问了韩铭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你怎么给一毛取了这样的一个名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韩铭仰起头,眼中是一片星光,他没有回答,她也就忽略了过去,转头就谈论起正事来。

    “走,咱们去郑叔家!”不过她脚才往前走了一步,立即停下,抿了抿嘴唇,眼神正直、认真、从容、淡定的道:“还是让陈力叫他过来吧,郑婶子肚子大,我们去了也是折腾她。”

    韩铭……,韩铭脸又红了。

    他,他想说,他真不是故意。

    好,好吧。

    故意就故意吧,只要姐姐不赶他走,这锅他其实也可以背一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