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零二章刺探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一毛跟李盛从里头出来,到了外头如同重获新生,瞅了个没其他人看见的空档,一毛双手掐着腰后往前抻了抻,李盛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吐了出去。

    李盛道:“我衣裳都湿了。”

    一毛道:“可吓死我了。”

    然后两个人对看一眼,俱都打了个寒颤。

    一个说:“王爷越发的威仪严重。”

    另一个点头:“李夫人也不须多让。”

    一个道:“本想求王爷恩准,去给夫人磕个头来着……”

    另一个心有戚戚:“我也想着这事,只是到底都没敢说啊。怨不得我们只能做普通人。”人家还没怎么着,他这里先跪了。

    韩铭虽然不在这里住,但安顿布置上还留着他的屋子,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打算去那边找找当初留下的同事凑活一夜,才出了月门,就见前头站着一个笑眯眯看着他们的小厮:“二位哥哥,夫人有请,请随我来。”

    一毛跟李盛不知这夫人是指的江氏还是李氏,一毛个头跟小厮差不离,三步并做两步走过去,贴着身送了一个荷包进小厮的衣袖,低声道:“小兄弟,能问一下,是哪位夫人传唤咱们?”

    谁知小厮收了好处,嘴巴却紧,只笑着道:“哥哥们到了就知道。”

    李盛瞬间就想把那荷包要回来。

    一毛却晓得八成就是李夫人了。江夫人怎么说都是三爷的亲娘,不会这么神神叨叨的。

    小厮安排他们进了见客的花厅,又笑嘻嘻的告退,一点也没有收了好处却不办事的愧疚。

    一毛悄悄的将自己的推测跟李盛说了,李盛瞬间对李夫人更加不满起来——连小厮都这么狡诈,当主子的肯定也不是个好玩意,哪怕是公主也一样。

    他这样想,其实还是觉得韩铭跟韩南天是亲父子,韩南天跟江氏所在的地方就是韩铭的家。一个人在家里都得不到足够的尊重,那还能是家吗?

    他却忘了,父子之间,母子之间,也并不是永远只会有纯粹的感情,尤其是当父亲的要考量的多了,儿孙们多了,哪怕父子之间也从来是少不了试探,少不了利益纠葛的。

    传承的历史进程中,是处处充满了无声的厮杀。

    两个人等了约么一炷香的时间,李夫人才姗姗来迟。

    她脸色红润,肚腹微凸,可见虽是孕期,精神却极好。

    李盛一毛两个人均不敢大意,重新见礼。

    李夫人从从容容的从他们身边走过,这次没叫人起来,而是直接问话。

    先问的韩铭的情况,一毛一边飞快的运转大脑,一边琢磨着话语回答了。

    “……庄子里生活简单,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范姑娘自从和离后也没嫁人,现在多了一项照顾三爷的活……”

    李夫人眼波流转,“你们三爷还是不说话吗?”

    一毛的声音低了两度:“是。”

    李夫人又问:“范……,呵,范姑娘又是怎么晓得你们三爷出事的?是你们捎了信去?”话语到了最后,语调上扬,听到底下的人耳力,就像看到蝎子舒展开了尾刺。

    跪着的李盛跟一毛瞬间汗毛倒竖,汗珠子顺着脊椎不敢拐弯的往下哗哗淌。

    一毛额头汗珠密布,强忍着不敢叫掉下来,闷着声回答:“是范姑娘的庄子往外卖粮食,在麟县碰上了三爷……”

    李夫人呵呵的笑了起来,笑了一阵,才道:“可真是有缘分。……她怎么有钱买的庄子?”

    一毛不敢说是韩铭当初给了钱,想了想道:“据说是范姑娘的养父母给她留下一笔丰厚的嫁妆。”

    李夫人压根不信,只是此时懒怠计较这个。

    她沉思了一会儿,继续问话:“我妹妹,就是绘之的庶母,你们可曾见过?”

    一毛摇了摇头,李盛没敢说话。

    李牡丹消失的奇怪,李夫人也只是有一丝的怀疑绘之,然而内心深处她没觉得绘之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劫走并杀害一个人。

    “那绘之她亲娘没了,她就没过去祭拜?”

    一毛小心的吐了一口气,“回夫人,这个小的不知道,但去了庄子这么久,确实没见她提起过……”

    李夫人问不出东西来了,目光重新打量两个人,将他们俩从头到脚看了又看,最后才让人退下。

    一毛跟李盛这回再出来就没有重获新生的那种感觉了,而是像被扒了一层皮。

    李盛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了,才敢嘟囔一句:“这女人怎么这么厉害?!”他敢确信,自己这一趟要是没有一毛一起来,非得惹祸不行。

    来的时候绘之曾交待过,如果能见到江氏,就去拜见一下,看看江氏如何。

    但直到第二天,李盛跟一毛见面,没有谁首先提起这件事,不是他们忘记了,而是直觉让他们觉得,这地方对三爷来说,已经不是安全的、可靠的家。

    他们作为三爷的人,是代表了三爷的,自打进了门已经很深刻的感受到那股被衡量、被防备跟排斥的感觉。

    起初,他们以为韩南天肯见他们就是一种接纳,现在看来,其实并不是。

    一毛道:“要不咱们回吧。”

    李盛这下迟疑了,终于开口:“夫人那里我们还去吗?”

    一毛摇了摇头:“不去了,范姑娘不是说叫我们看着办么,咱们早点告辞,若是以后有人说起来,就说着急走,没来得及见夫人。再说过段日子就是夫人的生辰,到时候再来一趟,没有比那更光明正大了。”

    “可要是夫人有什么事呢?”

    一毛道:“夫人不止三爷一个儿子,大爷二爷都是夫人的亲生儿子,就现在看来,且还用不着三爷强出头呢。”

    李盛被他说服了。

    等韩南天想起来,想再问问他们的时候,这才听说他们已经走了。

    他笑着自言自语:“还真是……”至于还真是怎么,他没有继续说。

    李夫人比韩南天知道的早,但自觉从那两个人身上得不到更多的价值,便也没管,而是跟心腹商议:“韩铭的行动都没离开过人眼,再说那么多东西,还有人看守着,我不相信他能藏匿到哪里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