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零一章离间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表明了态度,绘之也就不客气起来,她托小六跟关氏去了麟县布庄,根据李盛描述的韩南天的尺寸,连衣裳带鞋子做了六套。

    其实送生辰礼,当然是亲手做的才更显孝敬,她只是不想做,宁肯花钱也不愿意自己亲自动手。更何况,她的女红手艺也只是寻常。

    衣裳是加急了做出来的,不等生辰日到,李盛跟一毛就一起动身了。

    平凡无奇的礼物若是在隆重日子里头拿出来,显得不像那么回事,现在时机就刚好。

    如绘之预料的,韩南天在听说韩铭跟绘之送了生辰礼过来之后,特意拨冗见了李盛跟一毛。

    随手翻过一遍衣裳,他靠向椅背坐定,姿态闲适的道:“嗯,他们有心了。”

    一毛连忙道:“三爷虽然在乡下,也是无时无刻不思念王爷跟夫人……,祝王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相比一毛,李盛更沉默些,韩南天的目光看向他,突然一笑:“说起来你们俩个人都是我给老三的,他现在有人伺候,你们想过回来吗?”

    韩南天虽然年岁越长,威仪更甚,现在慢条斯理的说出这番话来,是试探也是离间。

    李盛沉默了片刻,而后低声道:“属下跟王爷起事,为的就是天下太平,人人能过上安稳日子,现在王爷功业即成,属下觉得心愿已足……”

    在韩南天看来,这就是委婉的表示了自己不愿意回来。

    他再看向一毛,一毛没说话,但脸上也没露出知道可以回来的兴奋。

    这两个人心态都很踏实,说不求上进也好,说木讷不通人情也好,总归,这次离间成了无用功。

    韩南天有些奇怪,叫他自己说,韩铭的性情忽上忽下,变动的很厉害,其实不是一个很合格的主子,这样的人在属下心中应该是性情阴沉不定,极不容易得到下属们忠心的,可现在看起来倒是他搞错了。

    推翻自己的认定,只是一种自我否定,韩南天内心隐隐不喜,他眉头蹙了起来,靠着椅背深思。

    难不成那一大笔资财果真被韩铭藏匿了起来?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后悔,后悔不改将韩铭撵走。

    可当时他实在是太气了,有那笔钱,他一统江山的机会就在眼前,谁知韩铭竟在那种关头跟他提条件。

    让他将青山铁矿关了。

    不说青山铁矿一直就是他的后盾跟钱罐子,他也做不出卸磨杀驴的蠢事。

    父子俩闹了矛盾,外头的人跟着看笑话,他气不过,又到处不见那笔钱,这才把气撒在韩铭身上。谁知韩铭骨头硬,要不是他确信韩铭一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没有能力去藏匿宝藏,韩铭这会儿生还是死都是两说。

    他默默无语的思索着,底下的李盛跟一毛一动不敢动。

    门外传来一声禀告:“王爷,李夫人求见。”

    李盛的耳朵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

    一毛则悄悄看了李盛一眼,他们都拿不准该不该告退。

    幸而韩南天也没给他们提出退下的机会,他声音温和的道:“请夫人进来。”眼光瞥见两个五大三粗却极力想缩成耗子的人,嘴角无声嗤笑了一下。

    房间里头没有外人,李盛跟一毛自然能够听到动静,可两个人仍旧没敢动。

    这两个人都有这样的自觉:如果李牡丹的身份真的是先帝的公主,那么此时称呼一声夫人还真是怠慢了人家。

    所以在李百合进来的时候,李盛跟一毛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见礼。

    李盛:“见过夫人。”

    一毛:“见过李夫人。”

    两个人出人意表的知情识趣,倒是将李牡丹跟韩南天吓了一跳。

    韩南天刚才见李盛动的一瞬间,后背都离开椅子背绷直了,好比以为对方要给你来个硬茬子了,结果人家软趴趴的跪了。

    李牡丹抚着肚子笑道:“你们俩,吓我一跳,快起来吧。”

    看,话说的都这么接地气。李盛忍不住怀疑,真的是公主?公主不是应该住皇宫里?那怎么又跑出来,还跑到这么远,跟皇宫仿佛八杆子打不到一撇的地方?不过想想韩王的发家历史,又有些拿不准了,说不定是公主找人算出韩王乃是当世的真命天子,然后千里迢迢的赶过来的呢?

    韩南天却已经站了起来,伸手去接李牡丹:“怎么过来这边了?”

    李牡丹冲他温柔一笑:“听说三爷打发了人来给王爷祝寿,有些挂念他的身体,便过来了。”

    她这边说了挂念韩铭,转头嘴里却冲着李盛问:“对了,绘之还好么?现在仍然是整天种地?那三爷跟着她,也是整日日晒雨淋的?”

    韩南天的脸色就淡了下去。韩铭是他的儿子,他当老子的可以东嫌西弃,但不代表愿意叫随便什么人都来磋磨。

    李盛刚要搭话,一毛那边已经张嘴回道:“回李夫人的话,范姑娘不常下地了,日常就在家里看顾三爷,要不就是带着三爷出来活动。”

    一毛这话听上去像是反驳了李牡丹的“不怀好意”,但听到韩南天的耳朵里头又成了绘之这是知道世道艰难,想巴住韩铭不放了。

    有心机的人,无论他怎么想,都能分析出别人的可恶来,而且他分析的还挺符合逻辑。

    韩南天自觉胸怀宽广,不与升斗小民计较,换了个坐姿,亲手给李牡丹倒了一杯茶。

    李牡丹双手接过来,捧在手里,扭头冲他嘟嘴娇笑。

    “三爷不良于行,绘之怎么带他出来?”

    接近不依不饶的问话,使得一毛不安的动了下,他的下巴几乎要戳到胸口,声音低了两成:“范姑娘会背着三爷。”

    这不是李牡丹意料中的回答。

    她侧过脸轻轻的看了韩南天一眼,韩南天的脸上显出几分舒缓。

    “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一毛跟李盛往外走,听见里头李夫人撒娇的声音:“人家还想多问几句,万一姐姐问起来也有话说。”

    韩王仿佛被磨的无法:“行了,你单独喊他们问去。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