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百章心意相通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在小田庄里头生活,绘之自觉懂了许多人情世故。从前跟着范公范婆是一种状态,那时候她对人际关系是非常不走心的,万事有父母,她就专注自己眼前那一点儿事就行,后来回东埔村也好,在慕家庄也好,她以为自己了无牵挂,直到现在才整明白,那其实是没有归属感。

    归属感是什么?是人跟周围人的一种说不清的内在联系,譬如牵挂,譬如认同,譬如心安。

    说句不好听的,大家来小田庄的时候,跟丧家之犬一样,谁也不比谁强,要是真论起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绘之都算是好的,但她爹娘都没了,身边也没个帮衬的亲人,众人看她,跟她看众人,才算是应了那句“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都惨。

    小老百姓的惨不需要卖,搭眼一看,如果没看出来,那就再搭两句话,一般三句话之内就差不多能将一个人看透了,哪怕更深入的内心看不透,但那因内心波动而反馈到话语、到脸色的那些东西,还是有琢磨的空间跟余地的。

    越是明白这一点,就越不愿意去刺激别人。

    因此绘之虽然懂李盛面容之下的心思,也没有直勾勾的说出来戳人心肺。

    大家都不容易,都各有考量。她因韩铭而结实李盛王来等人,也因此是将这些人当成亲人看待的,但不要误会,当成亲人看待,不意味着别人就要无条件的顺从她。

    因此在生辰这件事上,绘之是卖弄了一点心机的,她先打消了李盛的顾虑,而后心里却认真琢磨该怎么借着韩南天的生辰引起他的关注。

    因为心思有些涣散,等她回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走回了河边。

    说好的“尽职尽责”的一毛二毛竟然溜了,河面上只有韩铭在围着船划水,他面无表情——如果耳朵没有粉红粉红的话,看上去可以说是十分酷了。

    绘之发了会儿呆,韩铭终于撑不住,一个猛子扎下去。

    绘之这才连忙喊他:“韩铭!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咱们回去吧?”

    韩铭露出脑袋,整个人湿哒哒的,像洗的干干净净的桃子,水润透红,十分可口。

    绘之觉得自己有点饿。

    有一瞬间,她想转身再喊一毛二毛回来,她知道他们俩不会跑出去太远,说不定就躲在暗处暗戳戳的瞧着韩铭。

    这两个人在她刚接了韩铭来家的时候,经常趴墙头看她,想要确认她有没有虐待他们的三爷,由于趴墙业务不熟练,摔过不少跟头,绘之最开始有点担心他们伤筋动骨,但见两个人分明不怕,且还越战越勇,她也就不替他们操心了。

    韩铭一手推着船一手划到绘之身边,露出水面的脖颈跟肩膀都透着红。

    绘之深吸一口气,蹲下伸出手,穿过他的腋下将他往上抱,整个过程她尽量的不往下看,但韩铭却趁机一下子八爪鱼似的趴到她身上。

    范大姑娘终究火候不够,力图“老僧入定”失败,身体一晃,两个人倒向水面……

    她本以为一毛二毛得火速冲过来,谁知等韩铭搂着她的脖子从水面上浮起来,河边还是刚才的河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韩铭没有笑出声,但嘴巴一直咧着。

    绘之这次不再考虑非礼勿视,将他卷着托到岸边的石头上,凶巴巴的吼:“还笑?快穿上衣服。”

    韩铭仍旧穿了来时身上穿的那身衣裳,包袱里头衣裳便宜了绘之。

    绘之也不管木船了,将包袱挎在胳膊上,背上他往家走。

    额头不住的有水流下来,她不得不走走停停,好空出手来抹一把水珠。

    “你父亲的生辰快到了。”她将他往上托了托,开口道。

    韩铭还是圈着她的脖子,他的下巴就搁在她的脖子下方,呼吸之间,头发不住的扫来扫去。

    他淡淡的“嗯”了一个字儿。

    绘之没等到他旁的话,却感觉到脖子旁边越来越痒,偏头想用脑袋将他的头推推,谁知他却一下子贴上来,嘴唇擦着她的耳朵道:“我只有姐姐。”

    这一刻,绘之极想看一眼他的眼睛,她便扭头,对上他清澈且毫无杂质的目光。

    她立即确认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韩铭跟韩南天决裂,可看起来,不像是韩铭的错,这对她来说就足够了。

    接下来的路两个人再没说话,不过回到家,韩铭却主动开口:“姐姐,我寻到的财宝都藏起来了,一毛知道在哪里,姐姐若是想用,就叫他来。”

    他好久都没说这么长的话,说完又沉默了。

    绘之看着他的脖颈又渐渐恢复本来的颜色。

    他们俩奇异的心意相通,他知道她在做些事,他甚至比李盛王来更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可他什么也没有问,没有试探,没有任何的疑惑,就是将自己交出来,只要她别放弃他。

    绘之呢,闻一知十,韩铭不必说的更细致,她就都明白了。

    他们俩之间,就算在矛盾最激烈的时候,也冲突不起来。

    绘之原来以为这段关系是由她掌控的,可现在才发觉,其实韩铭才是那个主动的人。

    她心里突然就觉得难受,想说一句“我何德何能”,可又觉得这句话说出来伤的还是韩铭,便闷闷不乐的憋了回去,换了一句“晚上你想吃什么”出来。

    韩铭的精神立即就提了起来:“不要蒸野菜了,我想吃肉。”

    绘之歪头想了一下:“要不将大家都叫来,咱们一起包饺子吃?”

    “不要。”

    绘之:“……”

    因为韩铭的不合群,这顿饭绘之只捏了十只饺子,然后不禁蒸了菜盒子,还熬了杂粮粥。

    跟味道鲜美的饺子作对比,菜盒子跟杂粮粥简直有毒啊。

    偏十只饺子又实在吃不饱,他伸着脖子眼巴巴的看了灶房好一会儿,直到绘之吃饱了,也没见她再端出饺子来。

    绘之欣赏够了他的“委屈巴巴”,而后才道:“今天他们带回来的肉都卖完了,就剩下那一点儿,我已经跟他们说了,再过几日给我留二斤新鲜的。”

    韩铭一下子开心起来,抿着唇眉目俱弯。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