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九十九章说事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石榴认认真真的求了一回子,然后就把生孩子的事搁到脑后头,有人比她还着急,见了面就看她肚子,她也不扭捏,随便看,要是有厚脸皮问到她面前,她还有话挡呢:“娘娘忙着呢,再说那要投胎不是也一堆手续要走?你见过哪个神仙有求必应还当下就把事儿办成的?别说咱都是小老百姓,就是天皇老子去求,估计也没那么及时哩。”

    她心态好,能说服自己,也就很能忽悠过别人。大家一琢磨,还真是那么回事。

    族长媳妇趁机道:“要是沉不住气,那就抱养一个先养着,等后头怀了孕,抱养的那个也看大了,正好帮忙照顾底下的弟弟妹妹们……”

    这话一出,不少人响应,本来么,大家心思就蠢蠢欲动,经过这番折腾,许多人干脆下定了决心。

    石榴这边弄了那么一场自己不着急,没想到关氏反而来找绘之商量了。

    “大哥大嫂家的孩子都大了,以后要当整劳力使,我们先抱养一个,等自己怀上,正好能帮着带带弟弟。”

    关氏这里情况却也不同,现在小六经常外出,关氏怀不上外人也说不出别的来。

    石榴听了就道:“那要是你们一抱养过来,就怀孕了呢?”

    关氏笑着伸出手指点了点她:“你呀,要是真那样,我两个孩子一样待承,给我招了孩儿过来,我谢还来不及呢。”

    屋里睡觉的韩铭翻了个身,绘之听见了动静,不免往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对关氏道:“你想好了就行,我没旁的,要是你——”

    韩铭咳嗽了一声。

    绘之到了嘴边的那句“忙不过来我可以帮忙带”打了个旋儿又怂怂的憋回心里,成了:“要是婶子不帮你带孩子,我去找她说话。”

    关氏跟石榴还不知道这其中的饥荒,两个人都不曾怀孕,自然也有无数话题,拉扯着手出了绘之家大门,不知去哪里说悄悄话了。

    绘之进了屋,见韩铭背对着自己,伸手摸了一下他后脑勺,韩铭脖子那里敏感,一下子缩着脖子转过脸来冲她笑。

    绘之便道:“快起来吧,这会儿天不热,出去活动活动,河里是水都晒暖和了,我刚才喊了一毛二毛,他们在河边等着咱们。”郎中曾说过韩铭这样虽然不良于行,可若是到了水里,借助浮力其实还是能锻炼一下身体的,绘之跟他在家里的浴桶里试过,管用,但扑棱不开,而且浴桶烧水也太麻烦了,不如在河里,天气温和,河水经过一中午的日光晒后,温度比气温还要高点,正好合适韩铭运动。

    话说完了,韩铭却死活不肯合作。他憋了半天,六个字分成三截吐出来:“姐姐,陪我,才去。”

    绘之,想打他。

    堵了一会儿心,心道病在谁身谁难受,该多些耐心的时候就不能跟老先生似的端着,于是哄着他穿好了衣裳。她又把他的另一身衣裳放进包袱里头,预备着从水里出来觉得冷了好穿。

    两个人到了河边,一毛二毛已经在那儿等着了,而且他们还弄了一条小木船。

    绘之觉得圈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劲又重了一些,刚要开口打发一毛二毛回去,谁知一毛先过来说话了:“姑娘,王来李盛好像找姑娘有事,刚

    从那边过去了。”

    绘之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明白自己这是跟王来他们错开了,她一犹豫,一毛立即道:“姑娘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三爷的。”

    她再看韩铭,韩铭歪着头看向别处。这意思就是他不反对她离开,但心里不高兴。

    绘之将韩铭放下来道:“那好,你们一定注意安全,千万别去水深的地方,就那边河底有石子的那段河道就行。”那儿水浅,且底下没有淤泥,相对来说安全一点。

    一毛二毛都郑重应了,绘之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不是她想这么恋恋不舍,是韩铭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看,直接把人盯的好似成了“负心女”一样。

    绘之走到田庄门口,正好遇到折回来找她的李盛。

    她想着若是事不急,她就回去看着韩铭,便直接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李盛则左右看了一下。

    绘之见状就直接往庄子里头走:“回去再说。”

    进了屋,李盛才道:“还有一个月就是韩王的生辰。”

    绘之愣了一下,大脑飞速的运转起来,她一直在想法子,但找不准突破口,而今李盛一提此事,她心头顿时有了些影影绰绰的主意。要怪也得怪她从前对这些事太不走心,所以一开始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过,毕竟她连自己的生辰都没怎么过过。

    “夫人的生辰在什么时候?”

    这个李盛知道:“还有三个月。”

    “嗯……,中间隔得时间有点长啊,要是一次性将两个人的生辰礼都送去,也显得太敷衍了,你说呢?”

    李盛面无表情。

    绘之猜测他心里话应该是“这还用说?”之类。

    她收回试探,开始认真思索起来,一面想一面自言自语:“小田庄出产不少,但这些东西要是拿过去也实在不够看的,再说要我这样白拿,我还心疼呢……,刺绣……,还是算了,大家手艺都差不离儿;抄佛经……,那得韩铭来,也还是算了吧……”咬了一下嘴唇,再踱几步,“一时想不出来,要不这样吧,反正还有时间,给我一天功夫,准备好了东西,也比不卡着日子过去,提前过去,给韩王知道这回事就成……”

    李盛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松了下来。

    他跟王来就怕绘之在韩王的生辰上搞事,但要因此不告知绘之,连累三爷因此更加不被韩王待见,也不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现在看绘之并无过去凑热闹的心思,他干脆问道:“姑娘,铁矿那边,你最近有什么打算吗?”

    绘之看了他一眼,这会儿从他的面部表情就猜不出内心活动了,她缓缓的道:“我这不是鼓励田庄里头的人收养孩子么,虽不是直接的帮助他们,也算是间接的帮衬吧。”

    李盛的心彻底放下了,他就怕绘之不计后果的去行动,其实个人的生死他也是不畏惧的,他就是怕太过莽撞行事,后头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说不定还会更加连累青山铁矿的矿工们,简而言之,还是怕好心办了坏事,若是那样,其实还不如不去做,就维持目前的状态。,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