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九十六章夜话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这么长时间,韩铭再次有了交流的愿望,绘之立即来了精神,双手扶住他的肩膀问:“做了个什么梦?”

    她问话的时候眼睛里头带着关心,韩铭看了她一眼,脸上都是焦虑。

    绘之想着能让他这么不开心的原因,可还是试探着问:“做了个好梦吗?捡到大金元宝了吗?”她当然知道问话最好问道点子上,而且看韩铭的样子也不像做了个好梦,但韩铭的情况又不同,他不说话,那她就要引着他多些情绪。

    果然韩铭摇头,眼皮眨了一下。

    她这才发现他的睫毛竟然又长了,那么一抖就好像在她心上刮了一下,有时候觉得他像个小孩子一样,但其实近距离观察,就知道他已经长成了,风采神情都能叫人看的目不转睛。

    好看的人到哪里都好看都叫人心软,绘之觉得自己也不例外,韩铭要是长得像颗丑蛋,没准她这会儿巴掌都打他后脑勺上了。

    “那就是做了噩梦?”她又问,问的犹犹豫豫,似乎很不情愿。

    可韩铭却是正等着她这一句呢,闻言立即使劲点头,仿佛点的慢了,她又把话题扯远了。

    他等绘之,绘之也有话等他。

    “做噩梦好呀!”

    才说这一句,韩铭立即不满了,两只手拢在身前,一脸愤愤。

    绘之看了他的样子,觉得还是想笑,曲起手指刮了一下他的脸:“你听我说,做了好梦呢,梦醒就会发现那是假的,好梦转眼成空,是不是要难受失落?可若是做了噩梦,等梦醒了,发现那是假的,是不会发生的,你再想想,这是不是就好受许多了?”

    韩铭果真低下头去想,过了一会儿,却慢慢的摇了摇头,低低的哼出一个:“不是。”

    “不是什么?”绘之问他,他却又不说了。

    虽然蹦出两个字,倒是也算进步,绘之也不逼他,自去给他倒了水来喝。

    喝完水,韩铭就打了个哈欠,绘之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快睡吧。”

    她帮着让他躺倒,心里对他继续说话又生出点希望来,便也没躺回去,反而就斜依在他身边,嘀嘀咕咕的道:“你方才可吓到我了。”

    韩铭没睡着,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白皙的皮肤下浮动的是一串串的“不信”。

    绘之眼神好,看见了噗嗤一笑,伸手拉拉他的手:“怎么,你不信呀?”

    拉完想放松,没想到被他反手拉住了,不仅拉住,这孩子还红了脸。

    绘之顿时觉得自己就跟十里八乡里到处晃荡的小流氓一样了,她干什么了她!

    不过,这样的夜,这样的人,她跟韩铭命运早就纠缠在一起,是再也分不开了,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他,都不能撇掉他,那就随心所欲吧!

    借着夜色的掩饰,她凑了过去,额头挨着他的脸颊,悄声道:“要不你还喊我一声姐姐?”

    韩铭的脸滚烫滚烫,温度是由常温一下子升上去的,他不仅一下子抓紧了她的胳膊,而且还把自己也绷紧了,整个人像一触即发的箭,像拉到极致的弓弦。

    绘之就弯了弯嘴唇,她没有笑出声,心里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她说收养个孩子,他都能这么大的反应,要是说嫁给别人,他会怎样呢?

    摸着良心自问了一下,她发现,就是顽笑试探,她竟然也不愿意说出那样的话来刺探他。

    她的心是热的,这一刻,她忘了苏氏夫妇,忘了范公范婆,忘了韩南天江氏,就只记得韩铭这个人,就只想跟他在一起,两个人像耗子窝里头的两只小耗子,挤在一起,作伴。

    她珍惜这一刻的相处,甚至为此将自己的性格都扭了一下,成了一个话本子里头“吹枕头风”的小娘子,她先抛出一颗甜枣儿:“我们以后都要在一起,再不分开了,好不好?”

    当然好!

    韩铭那里难道还有第二个答案么?

    她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平常她很少去琢磨别人的心理,但韩铭跟别人不一样,她在他这里,找到了生命中隐藏的那个属性——温柔的,狡黠的,属于女子专属的,哄得男人乖乖心甘情愿跳坑的属性。

    “那你喊我一声姐姐。”她诱惑道。

    韩铭的手很细长,抓着她的手腕也非常用力,她觉得他还是在抗拒,但不是抗拒“姐姐”本身,而是在跟自己所受过的那些遭遇抗拒。

    一想到这里,绘之就迅速的心疼了,她将胳膊伸到他的脖颈底下,妥协道:“算了,不想喊就不喊吧。”

    谁知韩铭却喊了。

    “姐姐。”他的声音不大,喊出来之后余音袅袅,十分好听。

    绘之连忙答应一声。

    没等她继续勾着他说话呢,韩铭接下来一句又叫她心痛了:“姐姐,你别问。”

    他的头埋在枕头里,声音一下子又哽咽了。

    “好好,不问,不问。”

    两个人明明再没多少交流,可这一刻却深知彼此,他懂她,她也知他。

    绘之主动将他的伤疤盖住,就在这夜里絮絮叨叨的说起自己的从前。

    “……那时候经常饿,饿的睡不着觉,有一天夜里实在饿的不成了,就走到灶房,想看看锅里筐里的还有没有什么吃的,结果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韩铭也学她的样子小声道:“猜不着。”

    绘之就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嘴:“我怎么觉得你笑了?听说我挨饿很高兴呀?”

    韩铭知道她这是捉弄自己,可还是被这种捉弄弄得很快乐,抿着唇连眼角都带了笑意。这一刻他忘记了腿伤,将她的手从自己嘴边捉下来,就压在胸口的位置。

    绘之便道:“你听我继续说啊。接下来的事你就是想破天也猜不出来,我可是除了你谁都没有告诉过的。”

    这种近乎幼稚的承诺大大取悦了韩铭,乃至于他甚至催促:“姐姐说。”

    绘之揽着他肩膀的手触摸到他的头发,抓了一把攥在手心里,而后开口:“那天我碰上一直小耗子,它正蹲在灶房里头吃东西,看见我竟然还背过身去,给我气的,一辈子也忘不掉!你又笑?!”,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