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九十五章哭泣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族长将领回来的两个孩子养在自己身边,绘之带着韩铭也去看了几回,不过月余的功夫,两个孩子的气色便发生了变化,着实令人欣喜不已。

    有人来小田庄打听雪云的种子,其实今年收成了这一茬,收获的种子不仅够来年再种,还有不少富裕,绘之便商量了族长,对外按了粮种的价格往外卖。

    说是按粮种卖,但谁也不会像买粮种一样买上许多,大部分都是买个一两二两的,绘之觉得这样正好,他们不待价而沽,周围的百姓们虽然觉得这东西新奇,但又不会太感兴趣,彼此保持一个理智的距离。

    最先受益的人除了小田庄的人,再就是附近的慕家庄百姓,这些零零散散的庄户人家,看到雪云的好处,又知道了详细的种植方法,心里自有一番计较,他们就当先来买种子了。

    族长很有头脑,趁机推广了不少其他菜蔬的种子,竟然也小赚了一笔,范氏一族渐渐有人丁兴旺之兆,他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对外表示,谁家想要收养孩子,尽可能到他这里来告诉一声,收养的手续他都可以帮着办。

    陈力自是蠢蠢欲动,只石榴还有一丝犹豫,两个人来找绘之商量。

    陈力道:“我是觉得先收养一个,没准真能带带底下的弟弟妹妹呢。”

    石榴坐在木板凳上,双手托着腮帮子不说话。

    绘之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其实还是想要自己生。

    其实现在乡野之间,会生孩子能生孩子的不少,但要说成亲几年还不曾怀孕的也有,这样的人家大都是领养一个或者几个孩子。

    范公范婆大半辈子没有孩子,后来有了她,也是在族里走了明路的,但其实他们那就算是太迟了,绘之还没长大成人,他们已经老了,中间的衔接便显得薄弱无力,抵抗不了外头的风霜侵袭。

    不过有范婆的例子在前,绘之实在不想逼迫石榴,便笑着拉了拉韩铭的手:“要不我收养一个吧,给我爹娘养个嗣子,石榴先过来给我搭把手,反正养孩子也不是一日……”

    谁知她的话还没说完,韩铭那边就使劲的咳嗽起来,绘之连忙帮他捶背,迭声问他:“怎么了?吃呛了吗?”捶完又使劲帮他顺气。

    陈力刚才还有些犹豫沉重的心思瞬间拐了个大弯,靠着自家媳妇的肩膀,悄声道:“三爷肯定不乐意了。”

    绘之就算听见他秃噜也无心训他,只喝道:“还不去倒水来!”

    陈力倒了水,石榴便将杯子端到韩铭面前,绘之接过来放到他嘴边,他却不肯喝,一巴掌推开,自己又扭了身子冲另一边咳嗽了起来。

    好了,石榴也确定三爷这是不喜欢绘之收养孩子了,她心里顿时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安慰,放下水杯推了陈力就出门了。

    这俩人一走,韩铭立即将自己的腿搬到床上,然后躺下就睡。

    绘之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心道这时候要是睡了,半夜里该睡不着,便推了推他的肩膀:“先别睡啊,咱们俩说说话好不好?”

    韩铭将肩膀从她手下拐出来,鼻子的气流形成一个无声的“哼”。

    绘之又有点想笑,她不是故意逗他,但明明他之前也有那么一段日子软软唧唧的说话,现在又不说,显然是自己憋住了,可不难受么?连发个脾气都要人哄。

    她既然晓得他是憋着委屈了,也就不跟他耍横使硬,而是凑到他身边,下巴挨着他的肩膀:“你不想要收养孩子啊,你不想就说嘛,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想不想?”

    一番话说的超级肉麻,说完她自己先打了个哆嗦。

    范大姑娘年纪不小了,可跟人这么说话还是头一遭。

    韩铭的反应比她更大,绘之的呼吸落到他的脖子里,像拿了一根鹅毛在搔痒,他心肝肺都跟着颤动了,啪叽一下子翻了个身,将头脸一起埋在枕头里头,死活不肯出来了。

    绘之当然也受不了,她直起身,正要使点劲将韩铭掰正,一歪头却看见他的耳朵红的滴血,顿时愣住了。

    这到底是气的呀,还是羞的呀?!

    她没什么经验来分辨这个呢。

    这种情况对她来说实在太陌生,陌生的她不知道此时是该继续之前的行动,还是给他留出足够的空间让他恢复。

    最终她还是默默的收回了手,将他的鞋子脱了,然后自己洗漱了,合衣躺到床一侧的一条宽板凳上。

    半夜里她正睡熟,突然听到细细的呜咽声,一下子从板凳上坐了起来,顾不得擦额头的汗,就去捞韩铭。

    韩铭已经哭的不能自已。

    她将他的头靠在自己肩窝里头,声音温柔的跟白天的范绘之判若两人,一下又一下的抚着他的肩头:“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如果你不想我收养小孩子,那就不要收养,不值得为这个哭的。其实,我想养一个,也是看你喜欢郑婶子的孩子……”

    韩铭的回答是哭出声。

    他的声音不大,但听起来比大声哭还有叫人撕心裂肺。

    这样的暗夜里头,孤独的两个人,他们只有彼此,却又不曾交心,绘之也觉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难受,声音不免变得哽咽:“你心里怎么想的,告诉我,我为你做,我答应你,以后当你的腿,你想去哪里,我就背着你去哪里,好不好?你别伤心了,啊?”

    韩铭终于放声大哭,双手搂着她的脖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绘之将他搂在怀里,脑子里头好不容易集中起几句安慰:“好了好了,不哭了,哭的姐姐都心碎了。”

    这样的话翻来覆去的说了好多遍,韩铭才终于止住,不过仍然哽咽着,眼睛还埋在她的肩膀上,身体不像之前那么僵硬紧张。

    绘之道:“乖,跟姐姐说说吧,好不好?是刚才做梦了吗?”

    她不想再说收养的话题,便随口问了一个问题,谁知韩铭竟然点了点头。,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