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九十二章发现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没怎么耽搁的就把收养孩子的建议跟族长说了。

    反倒是族长愣怔了一下,突然问她:“你这个事考虑了多长时间?”

    绘之答:“今天上午知道的,觉得这个挺不错的,需要考虑很久么?”

    族长就笑:“你呀,不知道该夸你敢想敢做好,还是说你……”后头的话他摇了摇头没说。

    绘之顺着他的语句内容反应过来,脸上有了一丝笑:“您觉得我鲁莽了是吗?”

    族长没有说出那两个字,其实就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那么说其实不大合适。

    “父亲在的时候,对我寄予厚望,但他也曾经对我提过,我这人最大的缺点是容易想多,其实你不知道,我因为晓得自己不足,一直在尽力的改。”

    绘之就点头:“那您改的很成功,我一直都觉得您杀伐决断,刚毅果决。”她不惜用两个近似的成语表达她的观感。

    族长默默的看了她一会儿,她稳定的情绪,不浮夸的语气,使他不由的涌上一阵高兴。

    可高兴完了,很快也意识到,自己的主场地位又要跑偏,连忙将话题拉回来:“收养弃儿一事我曾认真的考虑过,说实话觉得这是个兴旺族里的好机会,但心里也同时有各种担忧。你知道,一旦收养,那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不能嫌这个孩子不好,就将他撵出族里,不叫他姓范了……,这样想的越多,我就越迟疑。没想到你才听说了这件事,就立即过来找我来了。”

    这一刻族长才体会到父亲临终说的话的意思,那句叫他来找绘之,代表的不是找绘之身后的韩南天,而是真真正正的就是找绘之。

    她就是这么精准,别人还在摩挲箭头准备拉弓的时候,她已经把箭射出去了。

    族长明白了自己的不足,绘之也从他的语境里头感受到这一点萧瑟。

    放到平日,她是不会就此再说什么的,但今日却破天荒的开口:“您过誉了,我隔上两日说不定也要开始后悔犹豫起来……”

    族长还真的被她安慰到了,放开心胸笑的前仰后合。

    绘之等他笑完,才认真的道:“您不用担心他们学坏学好,庄子里头这么多人呢,看见小树分岔了,自然知道把分出来的岔给砍掉,否则小树成不了栋梁,对庄子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一棵树不成材,那就只能劈了当柴烧,明明能成栋梁的,当成柴烧,大家伙儿都会心疼。”

    族长媳妇这时候很赞同的插了一句话:“绘之说的对,难道我们像是很缺柴火的人吗?”

    绘之从浅笑变成微笑,眼睛也跟着透出笑意:“说的太对了。再说,咱们做这件事,也是一件积德的大好事,您想啊,那些孩子本来都快没有活命的机会了,但我们手里有粮食,就算吃的不说太好,养活他们是不成问题的……”

    越说族长的眼睛越亮。

    等绘之走了,他想对媳妇说“可惜了是个女子”,但最终这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族长就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走心直口快这条路,因为不经大脑只走心说出来的话,乍

    一听好像没毛病,可经不起细细的推敲。

    就像他觉得绘之是个女子很可惜一样,那么,绘之如果是个男子,有他有范氏一族的什么事儿吗?没有。

    对于族长的夸奖,绘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族长觉得她果断,她自己则觉得其实因为她在赶时间。

    表面上再多的淡定,也不能完全遮盖她心底深处涌动的岩浆。

    她现在一天到晚的不闲着,烧火做饭也是自己亲自来,反正能有脸吃她做的饭的人就她跟韩铭俩,其他人,她不使唤他们就好了,别人是不会那么不开眼来蹭饭的。

    说句不好听的,真有那不开眼的,快到饭点的时候陈力就能过来将人拉走了。有那闲说话的功夫,不如去多开垦两亩地了。

    她跟族长说完话的当日就回去做饭,一毛二毛原本陪着韩铭,见状也纷纷告辞。

    锅里的水一时不开,她趁着功夫将韩铭抱出来,吩咐他:“开锅吱一声。”

    她则去将牛牵了出来晒太阳。

    黄牛的年纪有点大了,不过使唤起来,比其他牛都顺心,绘之同它也有了默契,将它的绳子放长,略在一块石头上系了一下,就任凭它晒太阳打滚。

    黄牛慢慢的踱步到一旁,在堆在一起的柴火棵子上找了一根突出了的枝丫用来挠下巴。

    绘之本来是偶尔瞧它一眼,可一转头看见它的动作之后,电光石火之下突然站起来走到黄牛跟前,惹得韩铭也扭头看她。

    只见她盯着一根枝丫发了很久的呆,而后干脆将整个柴火垛都差点拆了,再然后就拿着拿些枝丫一一开始比对……

    比对的结果就是她发现这家里这些“雪云”的枝子,有尖头的那些都窜的猛高,但细想起来云桃却长的不多,没有尖头的那些分岔分得多,云桃也结的多,自然能获得的雪云也就更多。

    她发呆的时间有点长,直到听到韩铭的抽气声,扭头一看,她也跟着抽气了,飞快的跑回去将他的手从燃烧的木头棍子上捋下来。

    “你要是馋肉,我给你炒肉片,咱们犯不着将自己烤了。”

    韩铭很认真很不高兴的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你说真的?而不是肉在锅里过一遍然后再捞出去用盐腌起来?”

    绘之当然要用实际行动来向他证明自己对他是“真宠”。

    她炒了两个菜,看着韩铭吃完,笑眯眯的问他:“想要午睡还是想跟我出去走走?”

    韩铭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背上。

    她明白他,就像在看一张白纸,不用他说话也知道他的心思。

    拾掇好了自己,又收拾齐整了韩铭,两个人就出门了。

    老郑头见了她上来就抱怨:“唉哟你也是,我跟你说了,你倒是缓一缓再跟陈力石榴说啊,显得我嘴上没个把门的似的,被你婶子埋怨了好久!”

    绘之没回答他这句话,而是将自己的发现跟他说了。,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