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九十一章改变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看见韩铭点头,眼睛不由弯了起来。

    郑婶子本有些不好意思,见他们落落大方,也跟着轻松了,抿唇笑着上前。

    绘之见韩铭的手动了一下,她便伸手将他的手拉起来,隔着衣裳轻轻的落在郑婶子的肚子上。

    小胎儿动的很厉害,绘之的手只是抓着韩铭的手腕都感觉到了。

    她低头再看韩铭,就见他眼中笑意更大,仿佛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有时候,遇到一些事,或许会改变人一直以来的看法或者观念,绘之并不排斥这样的改变。

    她幼年的伤痛一直很难走出,后来又经历范公范婆去世,其实整个人的思想根基都不稳了,没有一念成魔为祸人间,这就是幸运的。

    而她后来的经历,其实就像是在修补她受损的心智灵魂。不管是郭挚也好,韩铭也好,老郑头也好,每个人都有苦难,都有难言之隐,有不可磨灭的伤痛,绘之每每想起他们的不屈,想起他们的坚持跟努力,便觉得自己也受到鼓舞。

    人要往前看,不要老是回头,频频回头,想过去想的多了,便如陷入泥淖难以自拔,迟早要被往事给搞得疯魔了。

    绘之在改变,她对自己变得坦率又直接,不纠结那些过去,对别人反而多了几分耐心跟婉转。

    第二日白天,她喊了一毛二毛过来伺候韩铭洗澡,自己则去看石榴。

    石榴的脸色有些蜡黄,绘之仔细打量了她,问:“陈力呢?”

    石榴道:“一大早出去了。”口气有些憋屈。

    要在往日,绘之肯定会觉得这两人是闲的,也肯定懒得多管,就算庄子里吵的不可开交了,只要不说到她面前,她绝对不多加理会。但今时今日,她却主动上门来问。

    “果真是因为孩子的事么?”

    这话一问出来,石榴当即就哭了,将脸埋在她肩膀上:“你要是个男人就好了。”

    叫人没法接话……

    “其实这也不是难办的事,要不我喊了陈力来,咱们坐下商量商量,我就算不是个男人,也同你是一家人,看看他是怎么想的,总能想到办法把事情解决了,再说你们这才成亲多久啊,小六跟他媳妇不也没有孩子么。”

    石榴抽抽搭搭的点了点头。

    “我现在倒是羡慕关氏,她婆婆跟嫂子一说子嗣的事,都不用她开口,小六就给堵了回去。”

    绘之:……。

    过了一会儿才道:“你公公要是在这儿,不用陈力,我也敢堵回去。你们俩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还没有孩子,说不定是你公公造的孽太多呢……比如说我。”

    石榴嗖得抬起脸。

    绘之就认真给她看。

    陈力一回来就见了这俩女人“含情脉脉的互相望着彼此”,顿时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头,差点把自己整死。

    绘之听见他惊天动地的咳嗽,转过头来看他:“正说你呢,怎么好生生的突然闹了别扭?”

    陈力脸一红,也可能是咳嗽的,不自在的抓了一下腮帮子,低头进了屋说话:“我自然是不着急的,只是她认定了我着急,非要跟我扯。”

    石榴抢白:“你怎么不着急了,成宿成宿的不睡觉不叫着急,那还有什么叫着急?”

    绘之忍不住看了石榴一眼。

    石榴:“你看我干啥啊,看他啊。”

    绘之:“虽然要孩子是个正经事,但也要克制些吧。”

    石榴跺脚:“你想啥呢?!”

    陈力倒是笑了,三个人之间也有了些轻松的气氛。

    陈力道:“我这几日睡不好不是为了别的,是心里有个主意,又拿不准,便独自琢磨……”

    两个女人都目光如炬的盯着他,他只好继续:“前几日吃喜酒的时候,其实那些人本与我不熟,也不是特意提起孩子,我们那一桌有个人说起了慕家庄一个寡妇,她相公是慕家庄征丁征走之后不幸死了,她肚子里头的孩子现如今七个月大,前头还有好几个孩子没成人,这寡妇就像把这个娘胎里头的送出来……”

    他这么一说,绘之先松一口气,再看向石榴,见石榴的目光也有些愣怔,就知道这两人真的是因为沟通不畅所以闹得别扭,此时就特意给陈力台阶下,问他:“那你是怎么想的?”

    陈力低头:“现在不是前几年养活自己都麻烦,好歹这眼看着天下太平,我也有能力养家糊口了。我就想,若是养了这个孩子,说不定能带带下头的弟弟妹妹出来……”

    他一说出这话,石榴的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连忙低下头用手擦。

    绘之问陈力:“那寡妇死了男人怎么样?”

    陈力以为她是害怕孩子的父母不出息孩子也不是好苗子,连忙解释道:“听说很能耐的一个人,学什么通什么,也就是乱世,这才只能勉强糊口,不过他家几个孩子都教的极其板正,不像那些没人管教放养的。”

    绘之不免深吸一口气,她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想,说不定这个人根本没死,不过是慕家庄要做的事见不得人,所以才明面上说人死了。

    “那他是怎么死的?尸首呢?”

    “说是开山石的时候同另外好些人一起被石头埋山谷地下了……”

    “也就是说并没有尸首么?”

    陈力闹不清绘之为何执着这个,不过仍旧点了点头。

    绘之正要说话,二毛过来了:“姑娘,三爷洗好了,找姑娘呢。”

    “啊?”陈力叫一声:“三爷肯开口了?”

    二毛:“没啊。”

    绘之不理会这俩二货,转头轻轻拍了拍石榴的肩膀:“你跟他好好商量,有什么话记得一定说出来,时光珍贵,猜来猜去的太浪费了,而且我觉得陈力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现在不说收养一个两个的孩子,就是收养上十个八个的,也不成问题——,或许我应该找族长说说,他肯定乐意。”

    “嗯,族长不是个拘泥小节的人,收养的孩子正好姓范,你说到时候我跟韩铭也收养一个怎么样?”

    她竟是认真的思忖起来:“是养个姑娘还是养个小子呢?我倒是喜欢姑娘多些。”

    石榴:“……,你真的是来安慰人的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