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九十章 胎动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以前对着绘之就是个话痨,一天恨不能喊八百遍姐姐,现在不说话了,偶尔想起来竟然觉得这样还挺幸福的,因为绘之会不停的跟他说话,还会关注他的态度。【】

    毕竟冷啊,热啊,饱了,饥了,他都不说,就憋着,这可不考验绘之?

    绘之没照顾孩子的经验,但照顾他算是够竭尽心力了,目前就快达成“他一个眼神她就晓得他是想吃东西还是喝水”的成就了。

    不过也有翻车的时候,譬如现在。

    绘之受范婆影响,是个爱干净的好孩子,她能给韩铭洗手洗脸洗脚,却忘了“整体”,因此使劲嗅嗅空气中的味道,突然反应过来:“哎呀,你是不是该洗澡了?身上都有汗味儿了。”

    韩铭的脸一下子就给气红了,还有一部分是羞的,也就仗着两个人现在没有面对面,他才能憋住情绪,否则一准要跳下地自杀。

    绘之倒是停下,自言自语:“不要紧,郑叔身上的味道更大,郑婶子都不嫌弃他,应该也不会嫌弃咱俩——,要不吃饭的时候离他们远一点?”

    韩铭的脸刚才都离开她的背了,听见这句,又慢慢蹭了回去。

    到了老郑头家,两口子果然十分欢迎。

    韩铭的脸上就难得的露出一抹浅笑,面容在灯光下变的十分柔和。

    绘之把了一块细绸布给郑婶子:“这个凉快,你做件衣裳穿,剩下的等孩子生下来,来年天热了给他裁个肚兜。”

    郑婶子连忙推辞:“哎呀,我手粗,没得糟蹋了东西。”

    绘之笑:“咱们庄子人少,以后有怀孕的,都会陆续补贴大家,不单你这里。你只管收着就行。”顿了顿,抿着唇笑了一下,说了一句不符合她年纪的话:“盼着您给郑叔开枝散叶呢。”

    郑婶子被她说羞了,轻拍了一下她的手,然后就去灶房帮老郑头做饭。

    郑婶子换了老郑头回来,老郑头对韩铭的态度更热情捧着一大捧长生果放到韩铭衣裳前摆上,不像他婆娘还有一丝含蓄。

    又对绘之说:“陈力跟石榴闹别扭你晓得了不?也不管管,看叫外人笑话。”

    绘之一愣,问:“怎么回事?”

    她问完手里就被塞了一只长生果,也是纯粹是下意识的,捏开后剥了皮,剩下的果仁托在手心里伸到韩铭面前。

    刚端了茶水进来的郑婶子:“……”

    活这么大年纪都没如此嚣张秀恩爱的老郑头:“……”

    夫妻俩双双卡壳,说实在的,这种被强行喂狗粮的感觉很不好!老郑头替绘之脸红,扭过头去看自家婆娘,见了她手里的水快洒出来了,连忙去接过来,看了一眼婆娘的肚子,低声道:“快去拾掇菜吧。”

    他还害怕教坏婆娘肚子里头的孩子。

    绘之完全没觉得自己哪里过分,又问了一遍老郑头石榴跟陈力怎么了。

    老郑头就道:“我也是听人说的,好像那日慕垣定亲,两口子被人敬酒,问起孩子的事来……”他自家有了孩子,感觉就像得了天大的好处,偏又不是那种惯会捂着掖着的人,是希望旁人家也都能开枝散叶,所以这会儿说起来,语气里头就带了几分同情。

    “他们小年轻的,养几年等日子更稳妥了,其实也还好,有的成亲怀孕早,有的怀孕晚,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送子娘娘那里排上号……嘿嘿,你别看我,我这情况特殊,说不定是娘娘看我年纪大了,格外施恩叫我插了个队……”

    韩铭也看着老郑头。

    老郑头的话语很有蛊惑性,韩铭听得津津有味。

    他目光太炙热,老郑头不免多看他几眼,见他长生果吃了不少,连忙端了茶水过来。

    谁知绘之又半路截胡,伸手替韩铭拿住。

    韩铭呢,干脆低了头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口。

    他长得白生,受了挫折颓废过,虽然看着瘦,但俊秀不减,再加上一点孩子气的天真,长长的睫毛掩盖着眼神,腮帮子微微鼓着,但脸颊红润,透出一点被娇养且逐渐恢复健康的神采。依偎在绘之身边,像位被妥帖照顾的小公子。

    郑婶子才蒸熟了鸡蛋拿过来想叫他们垫垫,看见这一幕,只觉得脸红心跳,转身连忙回灶房。

    绘之还要朝老郑头多打听一点,突然听到灶房那边郑婶子有动静,连忙起身过去了。

    老郑头紧跟她身后,迭声问:“怎么了?怎么了?”

    郑婶子脸上露出一个吃惊的表情,目光还看着自己肚子:“他动了。”

    她这么一说,老郑头没看清,绘之倒是看清楚了,确实肚子有动,不是那种整个人动,而是只肚皮尖尖那一块,像是有个小人,或者因为被打扰了不耐烦,或者因为喜欢而想对他们打招呼,总之他动弹了,还很有劲。

    老郑头一听这话,再也顾不得旁的,一把将绘之拨到一边:“我摸摸。”

    这会儿他不嫌绘之跟韩铭的行为辣眼了。

    老两口都很兴奋,老郑头干脆也不管客人不客人的了,支使绘之:“你看着弄吧,反正我们俩吃的不多,你就做你跟韩小哥喜欢吃的就行。”

    绘之瞧了一眼,便道:“既如此,不如砸点蒜泥,拌上酱,咱们拌熟鸡蛋吃吧。再蒸个野菜。”

    老郑头看了屋里韩铭一眼,略犹豫:“这,太过简陋了吧?”

    绘之快言快语:“我来这么多次,也没见你说自家招待的简陋。难不成以后咱们都要今日这般客客气气的?”

    老郑头一听这个打了个寒颤,连忙道:“你做主,你做主。”

    绘之端了饭菜进屋,又自去拿了水来给韩铭洗手。

    郑婶子捧着肚子道:“唉哟,这肚子跳的厉害,先头怎么都不动,他爹还说他是个懒货……”

    老郑头使劲咳嗽。

    绘之不由想起郭挚,暗忖懒一点不要紧,要紧的是机警聪敏,以后有本事一鸣惊人,一飞冲天,谁还会说这个人懒不懒的问题。

    她看向韩铭的腿,对郭挚的怜惜转移到韩铭身上,温声问他:“郑婶子肚子里的小弟弟在跟你打招呼,你要不要摸摸。”

    韩铭破天荒的回应,使劲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