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八十九章 蛰伏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王来跟李盛,从前对绘之的认知,就觉得她是个木讷的农妇,但越接触的多,就越是一点点的往回推翻那种认知。

    他们俩不同一毛二毛,是真正军中待过,对上位者的认识比普通人更清晰明了,所以在知道绘之的打算之后,可以说是彻夜不安。

    不光是绘之想反抗的是慕家庄以及慕家庄身后的韩王,而且还因为韩铭,韩铭在绘之手里,若是绘之挟韩铭以后来对付韩南天,那么他们这些人到时候可怎么自处?

    王来想了好几日,憋不住了,扔了手里的弓箭:“不行,我得跟范姑娘好好说说。”

    也是巧了,绘之正好来找他们俩,隔着墙听见了,就转到门口问:“跟我说什么?”

    王来吓了一大跳,但话却没卡壳,直接说了:“姑娘,铁矿的事不能鲁莽,这,万一闹不好,就是许多条人命……”他几乎已经预见到绘之会好心办坏事。

    绘之没有反驳,等他噼里啪啦一通说完,抬头看王来跟李盛两个人,这两张脸上都有风霜,或者可以这么说,男人到了他们的年纪,养家糊口,全身重担,是叫外人看见了,想一想会心疼的一个年纪。

    她的神情就渐渐放松了下来。

    最早跟他们两个人说了之后,她曾经怕过他们去找韩南天告密。不过后来一想,只靠自己一个人,想要办成这件事太难太难,如果只是一味的忍着,难道等到韩南天或者慕庄主死了才要说?不,到那时估计铁矿又会落到别人的手里。

    念及此处,她心中又重新添了耐心,声音比之前更是温软了一半:“我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些事了……”

    这一句话,其实就是告诉王来李盛,她根本没有冒进。

    但王来一时根本没有想到,或者说他想到了,内心有一瞬间的触动,可这触动过后先前的担忧情绪瞬间又压上来,他神情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带上了焦躁:“这不是你一个女人应该干的事,你也管不了,你知道他们有多么残忍么,三爷是不能动,但你要知道,其实是他在护着你……”

    若不是三爷之前给韩王做了那么多事,韩王一样不会在乎绘之,只能说,韩铭在乎绘之,所以韩王才愿意给她几分薄面。可这薄面绝对不会大到会让绘之打韩王自己脸的程度。

    绘之脸红了,她接了韩铭回来,固然有心疼他的心思,但借此机会重新看能否跟韩王那边攀上关系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或者说,假如她找到的韩铭只是一个被家人抛弃的人,那她当时也是还会带回来,可现在韩铭是被韩南天放逐了,并不是完全抛弃,所以她再怎么辩解,可改变不了她确实目的不纯。

    不过要是陷入这个纠结,那她今后也不用干别的了。

    她点了点头,“没错,你说的我都承认,不过,有个问题我有点糊涂: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或者说,你以为我能干成什么?杀了慕庄主,铁矿不会解散,至于韩王,就算他也死了,那铁矿也只会落到旁人手里。”

    绘之的话一直很慢,不是不疾不徐的那种,而是隐隐露出深思熟虑的那种话音,王来跟李盛这才明白过来,她脑子一直很清醒,没有报复韩王或者慕庄主等上位者的想法。

    王来的气势也就渐渐缩了回去,不过没过多久他又连忙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绘之脸上就露出一抹苦笑:“我并没有想好,去看一趟,也是告诉自己,切莫为了安逸的日子,将那一群受苦的人忘在背后。”她还有些心里话没有说,王来李盛的情绪都如此惊炸,她要是真一股脑的都倒出来,那才是脑子不清楚。

    不过有她这句,王来确实放心不少,还有了心思在心里偷偷嘀咕一句:“吓的我几日没睡好,原来是雷声大雨点小。”

    绘之为了让他们更安心,又接着提了一个要求:“或者你们可以帮忙想想,咱们能为那些人做些什么?”

    有这句显得“六神无主”的话,总算打消了两个人的顾虑。

    绘之回到自己家里,没有先去看韩铭,而是走到摆放了范公范婆牌位的小隔间里,那里除了二老的牌位,还有一块无名的牌位,上头什么字也没写。

    她极其自然的跪在蒲团上,将那块牌位拿在手里,自言自语道:“若是你真的转世投胎了,我……真替你高兴……”

    一会儿却又轻笑:“怪不得世人多信佛,信业报轮回,不这样怎么熬过漫长的岁月?”连她都要靠着这个来缓解一下心中的闷痛。

    韩铭早就看到绘之回来,见她破天荒的没有先来看自己,顿时懵了一下。那感觉简直就像有人兜头给他来了一盆冰。

    他等了又等,觉得时间熬人,忍不住伸手在桌子上使劲拍了起来。

    刚拍了两下,绘之正好推门进来,看了个正着。

    她这会儿情绪倒是成了寻常,带着一丝漫不经心:“拍什么呢?有蜘蛛还是有蚂蚁?”

    韩铭刚才还有些心虚,听了这话连忙伸手往衣裳上擦了一下。

    绘之果然过来拿他手教训:“手上脏了不能往衣裳上擦。”

    韩铭刚露出点委屈巴巴的表情,闻言立即憋了回去。

    就像绘之觉得他情绪变化大一样,他觉得绘之的变化更大,变得都像是换了一个人!当然也越发的叫他害怕,他不怕别的,就怕她不要他了。

    他甚至想过,自己变成一件衣服,或者变成一张纸,紧紧的贴着她,永不分开多好?

    绘之看着他的腿,看的他露出不自在的样子,整个人重新怂哒哒了,突然道:“今天咱们出去蹭饭吃,家里不开火了。”

    韩铭:“……”不开心。

    他坚持当河蚌不张嘴,绘之说话与其是同他商量不如说是告知,当下就替他罩了一件披风:“回来晚了说不定会凉,走吧,我背你出去蹭饭。”

    天色还未黑透,庄子里头炊烟袅袅升起,烟火气笼罩着小小的田家。

    绘之的步子很稳,还同他说话:“我们去郑叔家,郑婶子年纪大怀孕了,有些不好意思见生人,你乖乖的啊。”

    韩铭将脸靠在她的背上,嘴巴有点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