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八十八章 探查

时间:2018-06-14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本想留下王来或李盛二人其中之一,免得韩铭出事,谁知一毛反驳:“姑娘在外头,正经该多带人手,我们在家里,保证三爷一根毫毛都不掉。”

    绘之看向韩铭,这家伙还在生闷气,左边脸上写着“生无可恋”,右边脸上写着“我很生气”,额头上顶着“快来哄我”。

    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思也被他弄得要笑了。

    绘之走过去,背着一毛二毛,偷偷捏了捏韩铭的小拇指:“好生吃饭,我很快回来。”

    她才松手,韩铭却一下子反过来抓住了她的。

    绘之就冲他笑了笑,略晃动了一下,他才松开。

    乖巧的样子叫人看了很有冲动想摸一摸他的头。

    不过,这当然不行,摸的多了,岂不是真当成儿子在养了?

    绘之一走,韩铭梗着的脖子就弯了下来,他往床上一倒,大有睡过去的意思。

    一毛急着绘之的吩咐,上前商量:“三爷,这才吃了早饭,姑,三奶奶说要揉揉肚子,捏捏腿脚……”

    本以为韩铭肯定不配合呢,谁知韩铭躺了一会儿自己又主动坐了起来,当然他没用一毛动手,自己很敷衍的揉了两把肚子,然后目光看向一毛。

    一毛明白这是叫自己给捏脚捏腿,但不能揉肚子的意思,心里暗笑一声,连忙净了手认真揉捏起来。

    因为韩铭不说话,一毛二毛被迫激发了话痨属性,免得空气沉闷死人。

    “三爷这段日子竟又长回不少肉,这样可比从前好多了。”

    “三奶奶可真有本事,从前咱们不晓得,要是知道她这么惦记三爷,我跟二毛早过来找三奶奶了。只是万万没想到,三奶奶竟能找到三爷。韩府的管家在麟县逛了好几天,都没找到三爷的宅子呢。我刚开始来的时候还以为是王来李盛对三奶奶说的三爷的事,后来一问,敢情谁也没说,您说这可不是神了?三奶奶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您给她托梦了?”

    韩铭咳嗽了一声。

    一毛忙帮他捶背一时忘情,笑着开玩笑:“三爷,您心里欢喜就说出来呗,您看硬憋着,这不憋岔气了。”

    韩铭抬起头冷冷的盯着他,直到他讪讪收声。

    二毛端了盆新水过来:“你刚给三爷捏了脚,又去捶背啊?”

    一毛神情一缩,果然见韩铭脸色更冷,眼看自己要完蛋,他连忙道:“三奶奶把三爷照顾的极其干净,腿脚没有一丝汗味儿……,要是换了二毛的臭脚,那我肯定得洗手,还得洗三遍才行!”

    知道韩铭爱听什么,一毛算是找到与他相处的窍门了。

    捏完腿脚,韩铭将两个人都赶出门去,他重新躺倒,将大脑放空,就那么冷冷的盯着对面的墙。

    外头二毛轻轻拐了拐一毛:“这会儿你又伤什么心?才不是说说笑笑的挺好么?”

    一毛不敢哭出声,拿了衣袖沾了沾眼泪,低声道:“我是为三爷,她说走就走,半点不含糊,三爷孤孤单单的那么可怜……”

    二毛无语的看着一毛:“你知足吧,姑娘既非奴又非仆的,她做到这样已经很有情有义了。再者,咱们想找一心一意向着三爷的,能找到不?能,可找到了又如何?三爷稀罕吗?都说胭脂是先帝爷的公主,大爷二爷可是争相讨好人家,可看三爷压根不想理会她,公主之身,三爷尚且不肯屈就,他肯跟着姑娘,自然是因为他喜欢的是姑娘。你呀,也别只在三爷面前喊三奶奶,只讨他欢喜还罢了,要是叫姑娘听见,心里不自在了,到时候赚小便宜吃大亏,叫我说宁肯咱们惹三爷呢,别叫三爷跟姑娘生份了才好。”

    一毛:“说的头头是道,那中午饭后你伺候三爷吧。”

    二毛立怂:“还是你,你比我机灵,不服不行。”

    一毛小胜一局,又琢磨起事来:“你说姑娘瞅着这个空档出去,是真像她说的去寻寻山里的人参?人参哪里有那么好找,这物儿可比咱们还会跑。”

    二毛不在意的道:“你净瞎琢磨,有那功夫不如想想中午给三爷做什么吃。要是真想知道,等姑娘回来,问问王来跟李盛不就知道了?”

    两个人说着话,在院子里头拾掇了半天,从门外养着的鸡窝里捡了三只鸡蛋,商量了中午就给韩铭**蛋羹吃。

    到了夜里,一毛二毛轮流值夜,第二日一睁开眼就盼着绘之回来。

    中午的时候绘之果真回来了,她手里抓了一只五彩的野鸡,拿给韩铭献宝:“是王来抓住的,好看吗?”

    一毛二毛见他们手里拿了些野果酸枣之类的东西,这才相信了绘之是真进山找吃的……

    绘之一回来,他们俩就算自由了,回了自己住的小院子,见王来正在擦自己的刀,一毛还笑着问:“王大哥进山有没有碰见黑瞎子?对了,那只鸡可真好看,是怎么抓到的?”

    王来沉默,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没有碰见,鸡是姑娘发现的,我就赶了个先而已。”

    一毛脑子灵活人也机灵,见到王来不同寻常的沉闷,就着意问他这两日的经历。谁知王来只是敷衍道:“就是进山去找人参了。”

    一毛一百个不信,转头悄悄去问李盛,谁知李盛比王来还不如,一毛问的着急了,他也跟着着急道:“真没什么好好奇的。”

    这两个人回来之后像丢了魂一样,无精打采,倒是绘之一如既往。

    她不懂铁矿勘探开采,等真的攀找到地方,看着满山遍野的带着手镣跟脚镣的凿矿人,再看那露出来的铁矿石,心里其实不是一般的难受。

    有郭挚手书在前,她其实想象过采矿人的悲苦情景,因此受到的眼前冲击便没有王来李盛的大,这两个人是精神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他们上过战场,杀过人,见过血流成河,但真正看到百姓的悲苦,才发觉战场上的胜负其实称不上恶。

    绘之瞒着韩铭跟一毛二毛,可真正出门的时候是没有瞒着他们的,就直言说要去探探青山铁矿。

    王来李盛那时还以为她是对铁矿感兴趣,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把铁矿拿在手里,等真正看到之后,才明白她的真实目的。

    他们原本以为绘之势利,想谋财争利,那时心里充满了不屑,但当知道绘之想做什么了,却又害怕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