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八十六章韩铭害羞了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的气色一日日的好起来,但是仍旧不肯说话。

    有时候绘之不得不撇下他出去一趟,那时候他就显得格外焦躁不安。

    这样来来回回的几次,绘之干脆就不出门了,她专心致志的待在小田庄里头,这样一来,去哪里都能带着他。

    等这一年的夏季快要过完的时候,小田庄终于大大的出了一回名。

    当然,就是在附近的百姓中间出的名,名气都没有传扬到慕家庄的上层。

    起因是那种像雪一样白的的植株丰收了。

    虽然夏天还不用穿棉袄,但大家都是土里刨食的人,只略一琢磨就能想到此物的妙用。

    自然不少人也追究它的来源,一个新物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祖祖辈辈都没见过,凭什么这里就一下子长出这么多来?

    如果绘之想当“红人”,她其实很可以借着这股东风火一把,譬如说神农托梦啊,或者观音大士怜惜农人冬日寒冷啊,总能造势的,而且这样的说法本身比这个物种还能得到更快的传播,毕竟一种作物从生长到成熟,过程很长,再高的期望,一日日的过完了,到收获的时候新奇感起码可以沉淀下去了。

    可惜,她与人际交往上,从来是怕麻烦、害怕说错话、做错事的那一拨人。

    因此这一顶发现新物种的帽子就被她无偿奉送给了老郑头。

    “郑叔种了这么多年庄稼,许多菜在别人手里都养不大,偏他能种的好,这东西也是郑叔来了之后偶然间在山脚下发现的,起初是不知道做什么用,后来有了收成,也不过得了一两半两的种子,今年这是头一年试种,因此恳请大家先不要采摘,咱们等花开出来,等种子彻底的熟透了,来年就能种的更多些,大家不仅可以有棉袄,还能有厚被褥……”

    她的话只在小田庄里头说,自然有人会将这些话传出去。

    鸟不会来吃这个东西,但防不住有人想坐享其成。

    绘之的话给了大家警醒,自发自动的就有小孩子们结伴看守,每每等到天黑透了,大家才回去。

    因为小孩子们也是棉袄最早的受益人,去年,他们就穿上了,只是那时候还不知道那保暖的东西就是这种植株开出来的花,现在知道了,孩子们自然更为上心,他们想象冬天里头睡在又软又暖的被窝里头,虽然现在是夏季,却没有一个不盼着冬天赶紧到来了。

    当然,这只是小孩子们的念想,大人是不会这么幼稚的。

    大人们去问老郑头,这个要怎么种,什么时候下种,什么时候松土,什么时候浇水施肥等等诸如此类。

    老郑头种过之后心里就有数了,人家来请教,无论什么问题,他都是信手拈来说的头头是道,让众人不由的更添了钦佩,只一样,有人问他此物叫什么名字,这个他不知道。

    “这么大半辈子头一回见,你问我,我哪里知道,只知道这个物什挺不错很有用处就是了。”

    庄户人家心思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老郑头将话一说,大家信了十成十,都晓得这物暂时没有名字,于是又过了不久,绘之就听到外头不少人嘴里喊“雪云”“云絮”“白花”之类的……

    绘之听了倒是笑了一阵,大家都太有才了,而且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取的名字最贴切,于是,嗯,成立派别,谁也不服谁。

    你说你的雪云,我喊我的云絮,总之,我尊重你的意见,但你不要来给我洗脑……

    小田庄里头的气氛之热烈,堪比秋老虎。

    后来石榴跟关氏都“雪云”“雪云”的喊,绘之干脆也随大流,就喊起雪云来,理直气壮的把收获的雪云要走了十来斤,她要做被褥,要给韩铭做袄做裤,韩铭的腿血脉不畅,大夏天也是冰凉冰凉。

    小田庄里里外外,绘之都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她虽然平日话不多,但起早贪黑,勤快至极,鲜有能比的过她的。

    人这种群居动物,更是天生就崇拜强者,崇拜那些有能力的人,小田庄众人自然不例外。

    绘之却觉得自己现在话语权能有力,都是托了韩铭的福。

    别看韩南天现在不管韩铭的样子,但慕家庄再没来骚扰搜查过小田庄也是事实,有韩铭在,慕家庄总要给韩南天面子。

    这两方私下里头的来往绘之是不知道的,她也是凭一些经历跟见识这样推测。

    不过对着外人,这些话她是不会说的。

    就是在家里只剩下她跟韩铭之后,她会笑着同他嘀咕几句。

    “我现在就很有狐假虎威的感觉,从前还怀疑狐狸到底知不知道害怕,现在我明白了,这感觉不孬,顾不上害怕了。”

    她一笑,眉也弯了,眼也亮了,整个人都耀眼无比,韩铭不由的就被蛊惑,跟着勾起唇。

    绘之见之简直不要太兴奋,破天荒的露出天真幼稚的一面:“你笑了,多笑笑。”

    韩铭立即抿紧了嘴唇,像被人摸了一把斧足的河蚌,灵敏而迅速的把蚌壳紧紧的闭合了起来。

    那速度之快,让绘之都来不及感慨,自然也就更来不及生气。

    她难得的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将他的腿从热水桶里头搬出来,塞回床单里头。

    “这水还热,我也洗洗好了。”她自得其乐的脱了鞋袜,然后把裤子挽起来,将脚伸进热水里头。

    顿时整个人都热了起来,那种热不是天热带给人的不适,而是由脚心往上,由里到外的热,她的额头很快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绘之本身不胖,瘦子天然的不太怕热,她也一样,并且觉得现在泡脚很舒服,就眯着眼,往后仰靠着墙。

    迷迷瞪瞪的都快要睡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水声,一睁开眼,发现韩铭竟然又将腿搬回了桶里……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进步。

    她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也不介意两个人肌肤相触——要是介意,她整天背着他那算啥?

    “哎呀,你踢我脚了!”她低头看他的脚。其实并没有,只是落到桶里,不免碰触了一下而已。

    韩铭仍旧抿着唇不语。

    绘之就自顾自的道:“不行,我得踢回来。”说着她就伸出脚尖压了压他的脚尖。

    这次韩铭的眼睛也弯了,嘴也弯了,耳朵红通通的。

    绘之突然觉得这样的韩铭很可爱啊!

    “不说话就不说话吧,养一辈子也没问题的。”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