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八十四章安慰人是个高难度的活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陈力因为有个“老神仙”爹,偶尔神神叨叨的,大家还是挺服他的。

    这会儿大家都在地里浇水,他看了眼坐在摇椅上晒太阳的韩铭,然后对自家媳妇说:“我听说葵花的那个大花盘总是朝着太阳,太阳在东它在东,太阳往西它往西,原还觉得神奇,现在见了三爷,倒是觉得正常了。”

    现在韩铭就化身一株葵花,绘之走到哪里,他的目光就转到哪里,他还是不说话,但并不像在麟县一样没有情绪了。

    绘之至此才总算确认下来,他之前一阵子乖巧可爱一阵子暴躁痛哭是为什么了。总之,有八成的原因是因为吃了过多的蒙汗药。

    至于蒙汗药没对她起什么更深重的影响,大概或许是她抵抗力强一些。

    她也不要一毛二毛伺候韩铭,一切亲力亲为。

    范成等人这次没有离开,就在小田庄里住了下来。

    等夏季粮食收进家门,小田庄里头竟然成就了不少好事。

    像王来李盛等,有拖家带口来的,也有那一个人吃饱全家不愁的,这样的人终身大事自然就着落到了小田庄里头。

    再加上听说小田庄土地便宜,投靠过来的,人数一多,便看出了兴旺之相。

    当然,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则是老郑头夫妇俩造人成功,范氏怀了身孕。

    过了三个多月,范氏胎相稳定了,老郑头这才说了出来。

    老郑头憋了这么许久,终于敢说了,第一个就是告诉绘之。

    他来的时候绘之正给韩铭洗脚,洗脚盆特意做的很深,她把袖子挽的高高的,被热气熏得额头都出了汗,但听见好消息,心里还是很高兴。

    “下次出门去,买些好一点的布回来,给孩子做衣裳。”

    虽然这个孩子不是小田庄里头头一个新生命,但对老郑头来说意义不一样,绘之跟他走的又近,便不由的替他打算了起来。

    老郑头连忙摆手:“那使不得,孩子见风就长,旧衣改改给他穿就是了。”

    他见绘之伺候韩铭,略有些不自在,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绘之才给韩铭擦干脚,正问他晚饭想吃什么,石榴过来了,道:“郑叔一个人坐庄头上哭呢。”

    绘之一愣,放下手里的东西:“你看着韩铭,我去看看。”

    又跟韩铭解释:“正好去地里弄些韭菜,回来给你炒鸡蛋吃。”

    韩铭不说话,只是眸子里头带着不愿意,他自然是知道绘之去割韭菜只是顺便,去看那个“郑叔”才是她的目的……

    两个人即便不用交流,绘之也能看懂他的不愿意,她的眼睛里头就带了一丝笑,伸手轻轻的捏了一下他的耳垂,然后走了出去。

    石榴很好奇的打量着韩铭,而后试探着问:“三爷,我给你捏捏腿吧?”

    果然见他立即换了神情,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石榴心里暗笑不已。

    绘之出了门,果然见老郑头坐在庄头的大石头旁哭。

    绘之并不想听他的心酸往事。人跟人不一样,有的人喜欢倾诉,有的人喜欢聆听,绘之则是两者都不爱,她既不愿意听人诉说痛苦,又不愿意将自己的痛苦剖开给别人看。

    因此这会儿见了老郑头,也只是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一旁,希望他哭完心情好了,然后大家各回各家去。

    谁知老郑头很有诉说的意愿。

    “绘之呐!”他张嘴,然后使劲吸了吸鼻子。

    绘之也没料到他今日不按套路出牌,这眼看就是长篇大论,偏她是上赶着来的,这要是立即走,也忒无情无义,只好闷闷不乐的“嗯”了一声,指望老郑头能从这个“嗯”里听出她拒绝鸡汤的意愿。

    老郑头不嫌她“嗯”的敷衍,自顾自的说:“那孩子走的时候,我心里可难受了,当时就跟你婶子说,要是他泉下有灵,就托生到我们家,我一定护他平安长大……没成想,后来你婶子竟真的有了……呜呜……”说着就哭了起来。

    绘之瞬间反应过来,他这是说的郭挚……

    良久,老郑头的哭声由大变小,她才干巴巴的说道:“若果真如此,那是好事,我们都多爱护他,郑叔不应该哭,应该高兴。”

    老郑头别别扭扭的道:“我这是高兴的哭。”

    绘之扭过头去,一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

    她其实不善于跟人分享痛苦。觉得痛苦就像刀子,平常存在心里,若是对外人说这痛苦,就像把刀子从心里拿出来一样,势必要划破血肉,再添新伤。

    经历越多,压抑越多,显得她整个人都有些无情。

    老郑头也是这么看她的。虽然她说了些安慰的话,但那些话就像她背诵出来的一样,毫无感情在里头!

    被绘之“冷静”的安慰一通,老郑头的悲春伤秋显然是不能成了,只好站起来,拍拍身上土:“我回去看你婶子,你也回吧,天色都不早了。”

    绘之道:“嗯。”顿了顿道:“郑叔,我要去地里割韭菜,你也拿些回去吧,给婶子炒个鸡蛋补补。”

    老郑头怒,这显然是出来割韭菜,然后顺便跟他说几句话!

    “不用了,等我们想吃了再来割。”

    绘之不明白他为何前一刻还那么“温柔多情”,后一刻就“恼羞成怒”了,不过她也不关心这个,就道:“那你赶紧回去吧,我割好韭菜也要回了,免得韩铭在家等急了我。”

    她觉得自己解释的很到位,可在老郑头看来,这又是一个她顺路安慰自己的明证!顿时一甩袖子,气鼓鼓的回去了。

    他决定了,等孩子生下来,既不给她看,也不给她抱!

    又过了几日,外出送信的李盛回来了。

    当日绘之一将韩铭接到小田庄,就没怎么耽搁的给韩南天跟江氏分别送了一封信。

    两封信的口吻都是一样,说她偶然得知韩铭生病,见他不懂照顾自己,就将他接到身边,又说了些从前年轻气盛,不知世事艰辛的话,在韩南天跟江氏面前算是间接的服了一个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