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八十三章细问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不要管浪费不浪费!”绘之近乎粗鲁的打断郎中的话,她现在对这位的医术医德都产生了巨大的怀疑,但因为身边也没个替代品,只好努力忍着,还得继续请教:“你就说,不管是推断也好,辨证也好,你说说看,如果吃多了,会怎样?会不会发疯,会不会变傻?”

    她的咄咄逼人吓坏了郎中,结结巴巴的说:“不,不能吧?”

    说完又想起刚才绘之的话,连忙接了一句:“当然,也,也不一定啊。”

    绘之彻底死心,决定不指望他了。

    事实上,她也觉得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还不如自己努力。

    打发了郎中,她喊了陈力等人回来,这才询问韩铭的情况。

    关于他的腿,还有她去那宅子的时候怎么一个人都不在,现在倒是齐呼啦都出来了,就好像这些人在暗处等着看韩铭死了好收尸一样,她这样一想,心里极不痛快,脸色也变得难看许多。

    本来争相抢着说话的众人各自退缩着,一毛作为贴身小厮就突显出来。

    “三爷的事我们是知道一些,可不是所有的时候都能在三爷身边伺候。三爷得了韩王看重,许多时候都会出去为王爷办事,那时候他就不带我们。这最近的一次,我们估摸着好像三爷跟王爷起了争执,我们没在眼前,王爷身边的人也不好收买,所以具体的起因是不知道的。然后三爷就走了,他离开时,我们以为还是会像从前一样,由王爷派人跟着,也就没有多想,结果回来的时候三爷是被人抬着回来的,浑身都成了血人,再问那抬来的人,他们都说不知道,三爷打那就变得不说话了……”

    绘之截口问道:“韩王呢?他什么意思?”

    一毛有片刻的迟疑,而后才垂下头,漠然道:“王爷打发了大夫过来看三爷,后来李姨娘那边的四爷生水痘,王爷说怕三爷也染上,就将我们打发了出来……”

    说是打发出来避痘,其实就是变相的驱逐。

    &nbs>

    其他人都跟着点头。

    绘之也不想过多的啰嗦,她感觉肩膀那里刚才被韩铭咬住的肉已经发麻,连忙将人打发了:“小田庄没能力养闲人,你们要留下,自去找族长商议看干什么活好。”

    李盛等人应了,临走看了绘之一眼,绘之不明所以,就直接叫住他:“你等等。”

    李盛单独留下,似是犹豫不决,良久才低声道:“韩王那里是不是要报一封信?”

    绘之看了他一眼:“你说的是,不过信怎么写我还要想一想。”又问:“看你不像只有这一件事的样子,还有什么事么?”

    李盛脸上的肉微微抖了一下,不知怎么,他在面对绘之的时候,总是没由来的感觉到害怕,说话还得鼓足勇气。

    “是韩王的侧夫人也就是从前的李姨娘,知道李百合不见了之后,命人沿途查询……”

    绘之轻叩炕沿,问:“你还打听到些什么?”

    “没了。”

    绘之不信,问:“苏行言那里呢?”

    对亲生父亲直呼其名,李盛听见都恨不能装没听见,反正这事换了他,他是不敢的,别别扭扭的回答道:“苏老爷伤心了好几日,也加入寻人的行列,还想挂出悬赏……,被李侧夫人拦住了。”

    绘之听到好几个跟李侧夫人有关的事,不由多了几分关注:“对了,三爷这样,他母亲江夫人呢?”

    李盛的头埋的更低了:“我等都是粗人,见不着内眷,有些事都是胡乱听来的。仿佛是江夫人的身体不大好,现在韩王内院的事都交给李侧夫人管着。”

    绘之回想韩南天的言行,觉得他大概没有苏行言那种狠厉敢于杀妻,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定他现在也嫌前头的糟糠碍事了呢?尤其是如果李百合姊妹真的是皇室血脉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