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八十章药倒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的双臂晃荡着垂在绘之身前。

    绘之一手托着他身下,另一只手拿着他的胳膊往自己脖子上缠,本指望他搂住自己,谁知放上去他又自动的垂下来了。

    她尝试了两次,后头干脆不管他了,直接两只手圈着他的大腿,背着他出了大门。

    这么好的宅子,大门竟然没锁,究其原因大概是麟县治安好,或者里头的人觉得宅子里头的东西偷无可偷。

    绘之背了个大活人,就不能再回客栈,范成的宅子也不能落脚,稍加考虑,她决定去苏家。

    苏家的宅子也是空荡荡的,按理死过人宅子,一般人都忌讳,不过绘之不怕。

    门从里头插着,然后在外头用铁链子锁了。

    绘之将人背到门前,小心的放下,握着铁链子先把里头的插销拨开,然后试了试,自己挤进去是不成问题的,但她不能将韩铭也拖进来,只好使劲的发动脑子想办法。

    人有些习惯很难改变,苏行言跟苏氏又格外执着——

    他们从前会把钥匙往大门上头的横梁上搁,绘之看了一眼踮起脚伸手也够不到的横梁,将手伸到里头试了试,果然在右手能够到的地方摸到了一把钥匙。

    这个宅子大概对苏行言来说,也无甚值得珍惜的,所以他连拿走钥匙都嫌累赘。

    顾不上寻思自己运气好,她开了门,先把韩铭背进去,然后再返回来锁门。

    韩铭仍旧一声不吭,绘之摸着他的腿,比自己断了腿还难受。

    她不习惯这样相顾无言,就四下里头寻摸,找了半把子放陈了的面条,摸索火石的时候,摸到自己身上还有一块肉,于是手脚麻利的做了两碗肉丝面。

    今夜对她来说其实经历颇多,所以她一时忘了点事,真的是情理之中。本来么,哪怕是天上的神仙呢,那也不是无所不能不是么?

    她自己那一碗顾不得烫,稀呼啦的吃了,然后才小口吹着去喂韩铭,嘴里道:“你怎么瘦成这样,他们不给你饭吃么?不要怕,以后我来养你。”

    韩铭虽不出声,却张开了嘴。

    只是绘之越喂越觉得自己困,还不是累坏了想睡的那种,是脑子渐渐的就模糊了,然后是感激越来越少,她心里最后一丝清明还记挂着韩铭,睁着眼看着他,但人其实已经睡过去了。

    韩铭的脑子久不转动,等反应过来,张嘴想叫她,却发现嗓子哑了,他的目光落在绘之刚喂了几筷子的面上,突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抬手将面碗端起来,一仰头都喝光了。

    韩铭晕过去之前,模模糊糊的想,这种死法倒是好极了,不疼不痒的,而且最难得的是跟姐姐永远在一起了。

    “姐姐,你等等我。”

    当然,如果上奈何桥的话,他是注定等不到了。

    蒙汗药这种东西,能让人昏睡一阵子,但不具备直接杀死人的功效,绘之做事虽然仔细,可备不住她经历多,思虑多,这不就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了么,本是给狗准备的肉被她拿来煮了面条……

    得亏下的是蒙汗药,不是耗子药啊,否则岂不是要冤屈死?

    绘之觉得自己睡了很久,醒来的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根本闹不清身在何处的那种。好在那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然后发现韩铭睡在她怀里,他枕着她一条胳膊,不知道压了多久,乃至现在胳膊都有些针刺似的痛了。

    他的呼吸很浅,睡梦中仿佛不大好,皱着眉,眼窝深陷。

    绘之想起范婆从前最爱替自己捋额头,便抽出胳膊来,一边自己活动,一边给他抚摸额头,她先是从上往下捋,顺了两下发现这样有点叫人闭眼的意思,就跟那些话本里头写的,某某死不瞑目,他亲友替他合上眼睛之类,连忙歪头呸呸两声,重新往上给他捋了起来。

    刚开始她动作还有些不熟练,不过后来想起范婆,很快就找回当初的那种感情,捋的也认真起来,且嘴里还小声嘀咕:“以后咱们就都会好起来了,再不吃亏受罪了。”

    把韩铭捋的额头舒展,睡容也轻松了她才松手,甩动着胳膊走出门去。

    外头街上却热闹了起来,她侧着耳朵听了很长时间,也没听出不对劲来,就又回屋守着韩铭。干坐着等了很久都没见他醒过来,目光落在两只空面碗上,她突然一怔。

    至此,总算是接上她觉得不大对劲的那一环了。

    卖药的老汉没糊弄她,蒙汗药很好使。

    犯了蠢有机会反思,这就是幸运,她一巴掌拍自己额头上,将碗收拾走了。

    昨天的面一股陈味儿,她吃面的多,大部分肉丝都在韩铭碗里,所以韩铭到现在都没醒。

    这一茬此时想起来,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反正以后再不敢乱用药了。

    她听着外头没有人声了,带上钥匙,悄悄的开了门走了,回了客栈结清房钱,牵上马先去买了一辆马车,然后绕路去韩铭宅子那边逛了一圈,照旧没听到异动,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替韩铭觉得不值当。

    从那边的巷道里头出来,没再耽搁,直接到了苏家。

    估摸着韩铭还在睡,她故意放轻了手脚,没想到才推开看就对上韩铭的眼睛。

    韩铭正摸着他的腿,神情里头带了点天真的问道:“姐姐,我们这是死了吗?可我死了怎么腿都还没好?”

    韩铭傻了。

    绘之心里咯噔一下,手心里一下子冒出了汗,“没有死,我带你看医生,咱们会把腿治好的。”

    韩铭点了点头,像个很听话的乖娃娃一般,然后伸出手给她。

    绘之转过身去将他背了起来,这次他终于知道圈住她的脖子了,她却有种窒息般的难受。

    要是因为蒙汗药吃多了而变傻了,那她可真是一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

    不管怎样,先带他去找大夫,她把他打扮一番,扮做自己的弟弟,对大夫解释他们从乡下上来。

    大夫根本无能为力。

    不出所料的一个结果,无非是在绝望上又覆盖了一层灰尘。

    “不要紧,”她咬了下牙:“咱们回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