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七十八章转变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把李百合跟苏氏同葬之后,没有在麟县多加耽搁,花了大半积蓄买了十几头牛回了小田庄,小田庄众人见了欢喜还来不及,都以为她这么久外出就是为了买牛,也没有多想。

    这样一来,小田庄拥有的牛差不多超过了二十头,这个数额,就是慕家庄里头最富裕生活最好的佃户也不由眼热,在这附近买地的人逐渐增多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土地在自己手里,总比只佃旁人的地来种,这样会拥有更多的安全感。

    任何时候所有权比使用权更保险,更可靠。

    养了耕牛,耕地种田就不再是一件能累死人的活计了。

    绘之外出成了常态。

    她有时候会拉一车菜,有时候会拉一车蜀黍,有时候会拉上小田庄里婆娘们抽空闲做的针线或者做的笤帚炊帚等物,或者赶集,或者直接去跑到麟县去卖。

    那么远的路,她一个人做男子打扮,腿上绑着匕首,砍刀用兽皮包了贴在马车门板下头放着,就这样把小田庄生产出来的物什卖到外头。

    在她做这些事之前,众人都觉得不大现实,可等她开了头,一件件的做了起来,终于也带动了众人的情绪,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小田庄因此变得热闹而生机勃勃。

    族长开始操心族里姑娘的终身大事,他找绘之商量,绘之直接拒绝了:“这些事我不管。”

    “没叫你操心,是跟你说一声,我打算让她们出嫁,但嫁人之后还是在庄子里头生活,将来生了孩子,选一个或者两个过继给她们的兄弟……”

    陈力在一旁听见了小声嘀咕:“那万一人家兄弟回来了,有自己孩子,那可怎么办?”

    族长就笑:“回来更好,孩子是不嫌多的,他们要是不愿意养,我来养,反正大家都姓范,养到十来岁上,就是个大小伙子了,种庄稼也能吃饱饭。”

    绘之听到这里,神情一顿,过了会儿才压下情绪,对族长道:“这些事您决定就行,我没有意见。若是外头的男子愿意来这里落户,我自是欢迎。庄子虽在我名下,但地是大家的,以后按人口每隔两年划分一次也行。”

    族长不妨她又提出这种新思路,先是一喜,紧接着沉吟片刻道:“两年的话不够折腾的,就五年一分好了,反正所有的地都登记造册了。”

    族长说完了正事,并没有直接就走,反而犹犹豫豫的看着绘之。

    绘之纳闷:“您还有什么事?”

    这已经算是很不礼貌的撵客态度了,不过族长跟她相处久了,知道她性子,也就不拐弯抹角了,问她:“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是跟慕家庄过来查了那两次的事有关吗?”

    绘之笑了起来,她最近虽然在外头的时候多,但都戴了斗笠,皮肤反而比从前白了不少,一笑起来就叫人觉得亮眼。

    “您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觉得不大打仗折腾了,大家的日子要往前头奔。一个人富裕有什么意思?家家户户能过上好日子才算是真好,您说呢?”

    族长虽然还有点不大相信,但见她脸上一点阴霾也没有,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说辞,只嘱咐她:“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在外头闯荡,最好带着几个人。”

    绘之道:“这我晓得。再说我也不会成天都干这些,把路蹚熟了,还是交给小伙子们。”

    族长被她这种“中老年”的语气弄笑了:“你年纪也不大,还是个小姑娘呢。”

    可是小姑娘却是族长一有事就过来商量的人。有些事族长连媳妇都还没告诉就先过来找绘之说了。

    族长走了,石榴又过了抱怨:“这几日竟是有瘦了,你看看你,跟根柴火棍似的。”

    吩咐陈力:“你去买些腊肉腌肉什么的,留给她在路上吃。”

    绘之忙拒绝:“可别,现在天一日热过一日,那东西放的久了,一股臭味,进城门的时候再被人怀疑我杀人……”

    陈力正喝水,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石榴忙:“呸呸呸!”

    慕垣就在此时进门,笑着问:“什么杀人?”

    绘之笑着起身,接了他手里的缰绳,将马牵到马槽边去吃草料,一面回答:“是石榴说要给我弄些腊肉,我嫌那个太臭。”

    她行动那么自然,就像接了丈夫回家的妻子一样。

    石榴跟陈力这对真夫妻反而瞧着别扭起来。

    慕垣就笑着道:“我今儿来是来做媒的。”

    众人忙问他是怎么回事。

    “也是庄子里头的一户人家,兄弟七八个,上头的五个都成家立业了,也把老子娘累死了,这剩下的两个,一个十三一个十一,哥哥们都不大想管……我琢磨着,他们应给是不会嫌弃入赘……”

    陈力不待绘之说话就道:“这敢情好,走,咱们去族长家蹭饭,顺道说上一说。”说着就拉慕垣走。

    慕垣笑着无奈道:“让我喝口水也行啊。”见绘之拿着茶杯就是不递给他,反而笑眯眯的看着他,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挫败。

    陈力等到了外头才跟慕垣说“悄悄话”:“我以为你是来为了你自己提亲呢。”他这阵子见识上涨,也有了自己的心思,见过绘之杀伐决断之后,总觉得慕垣有些配不上她。

    绘之可是有当“土匪寨”首领的潜质,慕垣这样只能当个马贼,论起谋略肯定不如绘之。

    因此陈力才在这里“以退为进”的试探慕垣。

    谁知慕垣听了之后,脸色一沉,整个人都像是落在了阴影里,“我怎么不想,可偏……哎,说出来都叫我没脸,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恨过自己本事不够大。”

    陈力慌忙问:“怎么回事,话别说一半啊。”

    慕垣斜看他一眼道:“你是真不晓得还是假不晓得,听说韩三爷又有不好,韩王脱了人给庄主捎话,说绘之不能成亲。”

    陈力张大了嘴,那模样像被塞了两只鸡蛋进去。

    “三,三爷又怎么了?”

    慕垣看了他的傻样确定他不知情,显然绘之也不知道,心里好受了些,就敷衍道:“那边瞒得密不透风,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我怕绘之恐怕还会被拿回去给他再冲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