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七十七章泪水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见李百合绞尽脑汁试图说服自己,绘之便顺着她的意思点头:“你说的话我记住了,让我考虑考虑。”

    李百合道:“这还用考虑什么,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们也算缘分一场,实话告诉你吧,我姐姐雄心万丈,就算韩王止步江北,我姐姐也不肯的,我们才是最纯正的帝嗣血脉,南方那些人只能算是皇族中人,论起血脉来早不知道稀薄到哪里去了。你又从韩家和离了,将来我姐姐的孩子荣登大宝,封你做个公主也不是不可能。”她这会儿竭力压下对绘之的憎恨,相由心生的甚至骗过了自己,话语诚挚,神情郑重,“我可以发誓。”

    绘之微笑起来:“我不想当什么公主,只喜欢种地,放牛,过些闲散的日子。”

    李百合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我可以让慕家庄把土地都送给你,这样你就可以做大地主,就算种地,也能活的很好。佃户们都看你的眼色行事,你若是心情好,就赏他们一口饭,若是心情不好就将人打发的远远的。”

    绘之便顺势问她怎么跟慕家庄联络,铁矿的事她知道多少等等。

    李百合知道铁矿重要,是因为铁矿产出来的铁能够做兵器,这年头手里有刀才有话语权,才能称王称霸,但她同时对铁矿的制作过程又不甚了解,绘之听她形容,才知道这位公主以为铁矿就是直接把铁块从山上挖出来……

    这样的思路,估计就是她守着一座金矿,也没法折腾出金子来。

    马车进了麟县,天色刚明,李百合很识时务的没有尖叫折腾。比起引起旁人的注意,绘之下手杀她真的是毫不费力。她若是引起人注意,可不等来来救她,绘之保准先干掉她了,这一点李百合可是清楚明白着。

    等将李百合关进屋里,范成悄声问绘之:“你真留着她?不杀了?”

    绘之敲了一眼关押李百合的屋子,微微摇了摇头:“这两日先不给她食水,省的她有力气折腾。”

    范成点了下头,之后有点犹豫的道:“你要是下不去手,我来帮你。管她是公主还是皇后呢,她害了你娘,你作为闺女给你娘报仇天经地义。”

    绘之就看着他笑:“嗯,我晓得。不过,我要是杀韩王呢?你也帮我吗?”

    范成张大了嘴,想说话觉得嗓子冒烟怎么都说不出来。

    绘之便接着道:“我说笑的,你不必当真。再说就算我有那心思,想真动手也不容易,还不如直接盼着韩王老死快呢。”

    绘之虽然来了麟县,但苏氏的丧事除了最初那天的祭拜,剩下的日子她都没有再出头。

    而到了苏氏出殡这日,也确然如她所预料的,苏行言并不肯为苏氏送葬。

    清冷的大街上,只有一行七八个人抬着棺材,既没有摔盆的,也没有打幡的,等棺木落到墓穴里头,众人挖土填埋了,所有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一个时辰。

    绘之没有带旁人,她自己远远的缀着,看着人走了,过来记下位置,然后就回去了。

    李百合无声无息的死了。死的很不符合她公主的身份,可终究还是死了。

    绘之没有折磨她,就连断了她食水这一项也因为苏行言决定尽早发丧而没有执行彻底。

    绘之亲自将坟墓挖开,在范成等人的帮助下打开了棺材。

    苏氏的脸上身上竟然还压着那些符咒。

    绘之将之一一拿下来,看着她七窍流血的面容,过了很久,才摸出帕子慢慢的将血一点点的擦干净。

    若不是中毒,苏氏的身体其实看着还好,年轻时候纵然劳累,可等全家搬到麟县,她其实就没再吃什么苦头了,日子就算过的不算奢侈,但吃饱穿暖还是不成问题的,这从苏氏身上的肌肉就可以看出来。

    绘之不由的回忆自己小时候,她知道自己是个女孩,知道自己不被父母喜爱,他们的嫌弃不是隐藏的,而是明晃晃的,带着恶意的。

    所以在后头遇到范婆那么无条件无理由的宠爱的时候,她一度以为那是梦境,那不是真实。

    可即便苏行言跟苏氏再怎么嫌弃她,她心里还是愿意待在他们身边,所以她很努力的劳动,她不会说好听的话来哄人,那她就好好做事,认真的把他们交代的活都干完。

    她还记得有一年剥豆子,苏氏跟苏行言都睡了,她自己就摸黑剥,反正也不需要灯。

    豆子都打过一遍,有九成从豆荚里头出来了,剩下的是那些不大熟的,她坐在地上,周围都是豆荚,她一点点摩挲着,若是有豆子就捡出来放到身前的小筐里。

    那个时候她几岁呢,或许四岁,或许五岁,在别的孩子摸爬滚打玩泥巴上树的年纪,她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做事。

    夜半苏氏跟苏行言起夜,两个人没有顾忌她的说话。

    苏氏道:“夜里叫她去睡吧。”

    苏行言:“她现在做完明天就可以出去玩了,这孩子玩心重。”

    苏氏便不言语。

    绘之那时候还是苏绘之,她听了爹爹的话,心里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等长大了,才晓得那种感觉叫委屈。

    她很想说,爹爹,我没有出去玩,我也不喜欢玩。但她没有说,只是低着头继续找豆子。

    屋里苏行言又翻了个身:“算了,你叫她去睡吧,省的干活累了,再把豆子都吃了,还不够她败家的。”

    这样的事很多,每一件事就像一根毫针,从她很小的时候起,一根根陆陆续续的密密麻麻的插在她心底深处。

    她现在看着苏氏,那些祈求父母疼爱的感情早就没有了,她也不觉得血脉真有那么神奇,能得多少牵连?

    只是她人生的最初,所有的期望都在父母身上,所有的渴盼都是他们不要丢掉她。

    那个幼小的绘之虽然长大了,可是心底的伤一直都在呀。

    眼泪终究还是砸了下来,一滴又一滴。

    多少人都盼着回到过去,只有她,她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希望自己有能力,希望自己再不被父母丢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