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七十四章毒杀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发现李百合眼睛微眯,这是一种上位者看不惯下位者的姿态,或者说,李百合根本不像个畏畏缩缩的妾室的姿态,妾通奴婢,但她这个妾不是普通的妾,她姐夫是韩王,韩王虽还未称帝,也快了。

    发现绘之在看她,她的眼角眯的更厉害,几乎显出一种凌厉,眼尾溢出一种看脏污泥垢的鄙夷。

    李百合确实聪明,她可是仅凭三言两语就使得范成王来等人语塞的,如今她看向绘之,很快从绘之的眉目之中找到熟悉的影子。

    苏行言长得不丑,绘之某些地方随他,尤其是脸廓。

    这个发现令李百合浑身溢散出一种浓浓的厌恶,她开口便是高高在上:“你大胆!我虽是你爹的妾室,可也是你的长辈,更何况我还怀着你们苏家的独苗。”

    绘之容她说完,伸手给了李百合一巴掌。

    她的手劲有多大?李百合当场那脸就打的没法看了,脸皮磕到牙齿上,满嘴都是铁锈味。但她又扇的角度奇特,偏就只打脸,李百合的脚下可是连动都没动。

    王来跟李盛的脸色都变了,只有范成还算淡定。

    绘之冷淡的看了捆起来的车夫还有婆子,对范成道:“给这些人留个全尸,记住,我姓范,范绘之,到了阎罗殿别认错了仇人。”

    范成一撩袍子,从腿上绑着的刀鞘上拔出一把匕首,这动作潇洒不潇洒不论,但把车夫给吓尿了,跪在地上嘴里呜呜的,一个劲的磕头。

    婆子见车夫这样,也连忙跪下,呜呜着表示有话要说。

    李百合见绘之如此,就知道她动了杀机,车夫跟婆子都不会留,自己的下场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她还未曾受过如此折辱,但她同时也是个聪明伶俐的人,立时便强压下怒气,聚集气势道:“我是先帝爷膝下嫡公主!你们敢动我,是不怕掉脑袋吗?”

    绘之喷笑:“这么说苏老爷成了先帝的乘龙快婿了?快别浮夸了,我倒是知道韩王弄了个公主,据说还要许配给儿子们,嗯,说起来我好似还见过呢,是叫胭脂还是叫喜鹊的?”

    李百合心中愤怒至极,假如今天调换个境地,她能亲自撕了绘之,不过现在面上倒是还算镇定:“我流落在外,连韩王也不知道我身份,我脖子上挂了块玉牌,暗扣打开——”

    绘之抬手止住了李百合的话,扭头看向范成:“拿下那两个人的塞口布,看他们说什么。”

    王来李盛这次没有干看着,快范成一步,一个人一个把人扭送到绘之跟前。

    绘之拿过王来手里的塞口布,上前一步捏着李百合的嘴给她塞了进去。

    李百合愤怒且恶心,几乎发疯似的挣扎着要撞死绘之。

    她这样子倒叫绘之真的有点相信是公主了,毕竟可杀不可辱就是说的这等贵人么。

    有的人,他说的话哪怕不曾求证过,你也会无条件的相信,譬如郭挚。而有的人,即便她说的天花乱坠,即便她的是真的,立场不同,也不会给予同情尊重。

    车夫生怕说晚了小命就交代在这里,连忙说道:“大姑娘,奶奶是叫老爷跟姨娘害死的,小的虽然知道,但人微命贱,上有老下有小……”

    婆子也道:“老爷本不想害死太太,是姨娘说孩子小少爷生下来就是庶子,出身不正……”

    绘之看她眼珠乱转,略一琢磨也就心下了然,这婆子说不定觉得她只是恨李百合,对苏行言还是有感情的,所以才想把过错都一股脑的推给李百合。

    李百合被堵住嘴,又不是堵住了耳朵,听见之后气的脸色又红又紫。她此时不光恨绘之,还恨苏行言,恨自己。

    她恨自己为了不叫更多的人晓得她所为,就一个心腹也没带,只弄了这个丫头跟婆子在身边,打的主意还是等回了甘南城就叫人弄死他们。这样苏氏的死就彻底跟她没了关系。谁知她想的太好,自大过头的结果就是落到如今的境地里头。

    她也知道此时不拼,那么接下来她的下场不外一死,就努力摇着头呜呜呜呜的,示意绘之自己有话说。

    绘之照旧没理她,而是继续提问车夫跟婆子。

    车夫是男人,思路没有婆子转的快,他说的基本上都是实话。

    “……苏老爷回来,先打发走了舅太太跟表少爷,太太起先见了姨娘肚子鼓起来还有些高兴,为着讨好老爷说要把姨娘的孩子记在自己名下,这样也占个嫡出,谁知老爷不知怎么跟太太吵了一架,太太就,就没了……,老爷说太太是得急病死的,吩咐他的小厮去外头请了道长来家,还做了半日法,后来道长就留下好几张符咒,就刚才大姑娘拿出来的那种……,小的老实木讷就是个赶车的,混口饭吃养活一家老小,求大姑娘网开一面……”说着就砰砰的磕起头来。

    婆子虽然话说的不尽实,但她知道的显然比车夫还多。

    “奴婢看见老爷是从姨娘的梳妆盒里头拿出来的药,他用的不多,还剩下半包又放回去了,那梳妆盒姨娘就随车带着呢,就在马车里头!”

    范成钻进马车,很快抱了一只精致的梳妆盒出来。

    盒子上有暗扣,需要特殊的手法才能打开,范成正为难,就见绘之一手按住其中一个小突起,另一只手抽出一根细木,盒子就打开了。

    真如婆子所说,里头却有一包药粉。

    绘之打开看了一眼,然后眼神飘向李百合,发现天不怕地不怕自信骄傲的公主竟然流泪了。

    嗯,大概是觉得绘之一定会把这药給她喂下去吧。

    绘之此趟来,有为苏氏讨个说话的意思,但更多的,她想通过李百合,看能不能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

    李百合是不是公主,她不在意,她就想知道,韩王对青山铁矿,对慕家庄是个什么态度,所以她才要将李百合吓破胆子,不把希望灭绝干净了,李百合绝对不会说实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