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七十一章绝境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陈力并不知道这符咒的来处,范成同他一起悄悄的去问,先是问人家会不会画平安符之类的,等看了几个觉得跟手头那个都不像之后,这才悄悄拿出来给人看了一眼。

    他们问的这个道士年纪不大,见识有,但经历不够,看了一眼脸色就有点变了。

    范成一看这样就知道有事,上前伸出胳膊将人一搂,两个沉甸甸的元宝塞了过去。

    陈力只觉得眼前一晃,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先吓了一跳,心里觉得范成的手笔太大,不由惴惴。

    不过手笔大也有大的好处,范成很快得到了答案。

    “这是镇邪祟用的,不过还有另一重用法,是用来镇冤魂……,有时候师傅会为那些家中有枉死的人画这个。”

    范成呲牙一笑,硬从大灰狼的人设中凹了一个小白兔的造型:“画一幅多少钱呢。”

    “要……三五十两银子吧。师傅都不问,只管画。”

    小道长很有经济头脑,略加联想,觉得自己已经明白范成的意图:“兄台您手中这个是谁画的,说实在的,我看画的并不比师傅画的差,不过这种东西也需要有门路,若是托了在我这里卖,虽然不如师傅收的多,但也是不少进项……”

    陈力:“……”怎么也没想到出来一趟,竟还能给绘之找一份收入。

    范成脸色阴沉,小道长一说,他就猜测的**不离十了,苏行言害了苏氏,又怕她的魂魄作乱,所以求了镇魂符咒将其镇压,说起来也是其心可诛。

    从前他觉得绘之对苏氏夫妇无甚感情,可绘之今日之表现又让他不由怀疑,觉得到底是亲生母女,见了母亲受难,她这才忍耐不住了。

    两个人敷衍了勇于开拓财路的小道长,回到家不见有动静。

    石榴系着围裙出来,冲屋里呶呶嘴,小声道:“写状纸呢。”

    陈力拉了石榴研究符咒:“那小道长说如果给一张能许咱们十两银……”这对绘之来说,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嘛!

    陈力甚至觉得绘之空守着宝山却不知道利用,简直是傻透了。

    石榴拿过符咒看了一眼,笑道:“这个哪个就能用到她啊,我也能描出来。”

    陈力鄙视她一眼:“当然不是随便描描就能成的,要一气呵成,知道什么是一气呵成么,就是提着这口气不散,另外还要施法者精诚达意,发自肺腑……”巴拉巴拉的炫耀在石榴越来越不善的眼神中最终销匿无踪。

    范成默不作声的在屋外站了许久,最终也没进屋,反而对陈力道:“我出去一趟,今儿不一定回来,夜里你们锁门自睡去即可。”

    陈力眼疾手快的拉住他:“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这眼看着她就去告状了,要是真被拿了,或者被打了,咱们可得提前商量出个章程来啊……”

    范成:“……”他是发自肺腑的觉得绘之的所有决定,这世间只有三爷能无条件无理由的支持她;他甚至怀疑假如绘之让三爷去死的话,三爷也会毫不犹豫的赴死……

    但现在的三爷……,他又有些拿不准了,所有他准备去见见,跟他好好说说。

    他觉得自己理解绘之为母报仇的心,所以他不劝绘之,但若是为了报仇而搭进去一条性命,他又觉得不值。

    相比绘之的拿定主意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范成则觉得生活处处都是他娘的为难为难!

    如果有人跟随他,就会发现他出了门并未回到韩府,而是去了他宅子后头的一个院子。

    院子分成两进,第一进的建筑大气庄重,看上去就是给主子们住的,第二进在第一进的后头,屋舍却相对简单,像是给下人仆妇住的,但院子里头又有假山,并且引了活水。

    范成经过第一进西侧的夹道,连看也没多看一眼就进入到了第二进。

    进去之后,面对的便是大毛二毛如丧考妣的脸色。

    范成心中一紧,近前一步沉声问道:“三爷呢?”

    大毛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伸手指了指院子当中一块山石,范成疾步转到山石另一侧,就见三爷韩铭正坐在山石下方,任凭其上流下来的水柱冲击自己。

    这天到底还没有热到时候,引过来的水也不可能多么温热,因此韩铭的脸色苍白,浑身上下几乎不见一丝血色……

    范成无视飞溅的水花,上前将韩铭抱住:“三爷,属下扶您出来,咱们已经洗干净了。”

    韩铭死气沉沉,他的眸子是灰暗的,就像与外界隔绝了一般。

    范成只觉得心中一痛,慌忙安慰道:“三爷还不晓得吧,属下已经将三奶奶接了过来,三奶奶您还记得吗?就是绘之,我那个族妹。她亲娘老子去了,她觉得是她爹苏老爷害死的,现在正在写状纸呢,你说她一个姑娘家,也不怕过堂的时候挨打……她怎么就这么有精神呢!寻常人都凑合着过去了。”

    感觉到韩铭胸腔里头的心跳大了些,他连忙招呼一毛二毛:“你们俩快来,帮我将三爷背回去,这要是叫三奶奶看了,岂不是要心疼?!”

    一毛二毛本就在跟前,闻言一个上去扶着韩铭的腰,一个虚虚的抱着他的腿,将人放在范成的背上,四个人这才进了屋。

    有范成在这里咋咋呼呼,总算多了一点人气,但终归韩铭还是阴郁,如果近前去看,就会发现他的小腿已经从膝盖处断了。

    若是再来个骨科圣手,对比郭挚曾经的断腿,还会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促使他们俩人断腿的手法都是一样的。韩铭比郭挚更好一点的,大概就是他的骨头没有那么碎。

    可韩铭也没有多么爱惜,他像是对这个世道完全绝望了一般,完全不在意自己的骨头愈合的情况,反而更喜欢用冷水冲刷自己。

    范成对他的遭遇其实一知半解,有许多事就连一毛二毛也说不清楚,但有一点大家都很确认,三爷遭受了毁灭性的灾难,可韩王身为父亲,贵为一方之主,却并未给他报仇,并且很显然的,就现在看来,他甚至是放弃了韩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