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七十章毒杀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苏家的门口已经挂了白,但里头却很安静,大门开着,没什么进出的人。

    绘之在门口站了站,正不知该不该直接进去,不料里头出来一匹马,马往前走了两步,露出全貌,原来是一辆马车。

    马车里突然传来一个男声:“过几日我就回去了……”

    绘之听了这个声音不由一震,身体快过大脑,已经后退一步躲到了拐角那边。

    紧接着响起一个娇柔的女声:“妾在这边暂时住姐姐家去就是了,非要送我走。”

    “死人不吉利,再说你还怀着孩子呢,我怕离得近了吓着孩子……”

    苏行言声音是绘之从未听过的温柔,里头含着小心,含着耐心,可惜不是给苏氏的。

    马车里头两个人又缠缠绵绵的诉了些衷肠。

    等苏行言下车,满脸“宠溺”望着马车,饶是绘之淡定也吓得不轻,简直要怀疑他被鬼上身了。

    这时候门里出来一个常随打扮的人,请示:“老爷,夫人身后没有摔盆的人,是不是叫了大姑娘回来?”

    苏行言顿时没好气,冷冷的瞥那人一眼:“甚么大姑娘?她不孝不悌,早已被我逐出家门,除了你们奶奶肚子里头的,我没其他孩子。”

    马车里头的女声又柔柔的响起来:“大姑娘不懂事,老爷慢慢教导就是了,何苦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老爷若是还这样,妾身可不放心,更不敢走了。”

    苏行言这才换了神色,脸上也露出笑:“我没事,只别跟我提那孽畜,其他的都好说,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们路上千万小心。”

    说完又对赶车的婆子跟车夫喝道:“好生照顾奶奶,奶奶若是掉一根毫毛,仔细你们的皮。”

    马车这才终于走了,苏行言站着看了半天,而后竟不家去,反而朝大街上去了。

    绘之跟他身后,见他进了一家饭馆,要了一壶酒,又点了几个菜,坐在桌前自斟自饮起来,便不再管他,而是返回苏家。

    路上她还买了不少香烛纸钱。

    起初她以为大舅母跟表哥还在,害怕他们见了她嚷嚷起来,不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并未听到他们的声音,这才抬步进了门。

    院子里头只有两个人在忙,还都是男人,先前的常随并另一个年纪小些的小厮,看见她,忙上前询问。

    绘之抬手扬了扬纸钱,又摸出二十个钱来给常随。

    她还没说话,这两个人便以为她是来祭拜上香的,忙往里头请去。

    绘之便低声道:“你们忙去吧。”说着就跪在堂屋的地上,点着了纸钱。

    常随跟小厮都不想站在这里,掂了掂手里的钱,他们跟着苏老爷回来,就压根没想到还有意外收入,两个人对视一眼,退到外头嘀嘀咕咕去分钱去了。

    绘之烧了纸钱,磕了头,打量屋里。

    原来的八仙桌已经不见了,苏氏已经装裹好了,脸上盖着一张黄纸,躺在一块临时拆下来的门板上。

    绘之见头顶旁边的香炉里头的香快要燃尽,便凑近了拿起香重新点燃插入香炉。

    再一抬眼,看见黄纸下露出的青紫,顿时大吃一惊。

    她伸手捏着黄纸的角掀开,目光往下落在苏氏脸上,不由骇然。

    这一切发生的转瞬,但对她来说,却好似兜头一盆冰水,将她的来处去处,都断绝了个干净。

    苏氏显然不是正常死亡。

    绘之将黄纸放下,这才看清黄纸上头竟然画了一个符咒,刚才她以为只是普通黄纸,现在看来倒是她想的少了。

    她深吸一口气,飞快的将苏氏的衣袖掀开,果不其然的看到她的手也变得青紫,并且呈现一种握拳挣扎的样子。

    这一耽搁,时间略常,外头的常随在门口走过,她连忙假装擦了擦眼泪,重新磕了个头,站起来掩着袖子往外走。

    回去之后,石榴跟范成见她脸色不对,连忙问她怎么了。

    绘之略想了一下,还是把她的发现说了,并且道:“我打算去告官。”

    范成一听就反对:“以子告父,可是要受杖刑的。”他看了绘之一眼,还有些话没说。

    绘之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麟县在韩王治下,苏行言敢做恶,显然有恃无恐,而且如果官府知道我是韩家和离的儿媳妇,说不定为了讨好韩家,会故意折辱我,但这些都不要紧,他们不敢要了我的命。”

    韩南天正要准备登基的当口,闹出丑事来,虽然跟他关系不大,但毕竟牵连。

    苏行言的妾室李百合可是韩南天的妾室李牡丹的亲妹妹。

    有这种关系,谁会想不到苏行言是为了让妾室扶正所以才毒杀了发妻的?

    石榴道:“那也不用你亲自去。我替你去。”

    陈力忙道:“还是我去,我皮糙肉厚的,打不烂。”

    绘之看了他们一眼,笑了一下:“你们都不用跟我争抢了,若是我有个万一,帮着照料我一下就行了。若是你们关进大牢,说不定就真出不来了,可若是我进去,你们帮我在外头活动活动,把事情闹大一点,他们不敢弄死我的。”

    苏行言都敢杀妻了,她不以为他不敢杀闺女,但他敢杀,也要看旁人敢不敢。

    绘之正愁不能接近韩南天,借此事为契机,她正好可以将时局看的更清楚些,也利于后头的作为。

    从前她巴不得远离他们,可这次她却是要上赶着往里头跳,心里已经打定主意。

    对她而言,救人乃是第一要务,第二则是让慕家庄身败名裂,至于怎么操作,便先从麟县开始,且走一步算计一步。

    至于其他,不管是受皮肉之苦,还是跟韩家虚与委蛇,她都不再怕。

    俗话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她便要试试这天下之主能不能撼动!

    铁矿的事陈力等人根本一无所知,自然对她的决定都很不赞同,只是绘之既不告诉他们,又铁了心非要行事,范成等人虽然发愁,却无计可施。

    绘之略思忖一番,先将在苏家看到的那种符咒画了下来,喊了陈力:“你悄悄去棺材铺或者道观之类的打听一下,这符咒是什么意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