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六十九章琢磨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范成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绘之一瞧他的样子就知道其中有事,她不愿意啰嗦,直接开口说道:“你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我就成了。”

    范成道:“我真不晓得,就是出门听说了,一问也没有来给你送信的,所以我就来了。”

    绘之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问起韩南天:“韩王现在也在麟县吗?还是在甘南城?”

    范成道:“不在的,只有韩夫人在甘南城,韩王带兵在外,听说战事快要结束了。”

    “已经打到上京了么?”

    “没,隔着江,听说打了这么些年的仗,兵士也疲软了,想隔江而治,并且上京那边已经有人登基了。”

    绘之皱了一下眉,这跟韩铭说的不一样,去年她见韩铭的时候,韩铭还说韩南天得了一大笔资财,平定天下指日可待。

    她思索着将话题提起来:“去年听说韩王得了些资财……”

    范成点了点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虽然得了资财,但不知怎么,那笔宝藏又不翼而飞了,韩王焦头烂额,也顾不得旁的了。”

    绘之也惊奇起来:“不是说资财么,怎么是宝藏?”她以为韩王得到的是慕家庄资助给他的粮食跟兵器……

    范成也是因为算韩铭的心腹,所以才知道一点内情,因是绘之问,便也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实话。

    “是宝藏,听说是前朝的前朝一个皇帝留下的,三爷得了藏宝图进献给了韩王,韩王先时还不信,打发人跟着三爷去寻找,没想到真找到了,金银都很不少呢,韩王本想着有了这笔钱就能够过江平定局势了,谁知后来再次派人去挖,却怎么也挖不出来了……前后也就隔了二三十天的功夫……”

    绘之觉得这二十天里头一定发生了一些范成也不清楚的事。

    比如有人私吞了这笔钱,或者韩王其实也不想再打仗了,所以把钱藏起来,然后用钱丢了做借口……

    从前她觉得这些东西都离她太远,可现在明白了,如果不参与进去,她所有的希望将只是希望,永远转化不成现实。

    这看上去很难,或许施行起来也是真的难,但若是不想不做或者只想不做,事情永远摆在那里,或许还要等来自己也成为受害者的那一日。

    绘之将石榴跟陈力都叫了来:“你们是同我一起去,还是回小田庄?”

    石榴很爽快的表示:“自然是跟着你。”

    她们收拾了行礼,陈力套上马车,又去给慕垣送了个口信,这就准备走。

    马车上,石榴悄声问绘之:“你跟慕垣……”

    绘之摇头:“我们不成的,韩王一日是韩王,他就不敢真刀真枪的娶我,嘴上占占便宜,无所谓随他去吧。”

    说完掀开车帘,问赶车的范成:“韩铭怎么样?他还好吗?”

    只见范成一怔,继而低头道:“我许久没见他了,不知道他什么情况。”

    这话一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范成身上,范成抹了一把脸,很烦躁的道:“三爷非说有人盗走了宝藏,让韩王严查,韩王当然想查,但不希望弄得大张旗鼓人尽皆知的……,后来两个人争执的厉害,韩王就生三爷的气,说让他禁足。”

    陈力倒抽一口冷气,绘之虽然没有他那么夸张,但也瞬间感到紧张:“韩铭他现在在哪里?”

    范成摇了摇头:“我早被三爷打发回来了,并不清楚他在哪里,或者在甘南城,或者在韩王身边……”

    绘之眉头一皱,慢慢的靠回车厢里头。

    惩恶扬善只是四个字,真正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险。

    韩铭的作为就像他描绘的,希望早日天下太平,可在这个大愿景之下,还有无数的魑魅魍魉为祸人间。就绘之所知,景县索县不说十室九空,也差不多减少了一多半以上的人口,慕家庄的铁矿开采,最先受害的大概就是这两县里头的百姓。

    从前她只以为那是被人抓去当兵,谁曾想到,还有比当兵更残忍更倒霉的际遇。

    慕家庄就像一头巨兽,看上去蛰伏不动,但内里却在不断的消耗性命。

    接下来的时间绘之不再说话,反而陈力跟范成嘀嘀咕咕的说起韩家的事。

    韩南天早已称王,接下来就是登基称帝,然后分封诸侯。

    韩南天对慕家庄对慕庄主的态度,绝对可以从分封的时候看出来。

    慕庄主虽然看上去似乎不图名声,但多年以来盘剥百姓佃户,累积财富无数,又拥有铁矿,简直可以说是站在韩南天背后的男人了,这样的人,他若是没有图谋,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难不成因为爱吗?

    他们一行很快就到了麟县。

    进城的时候范成问绘之是直接去苏家,还是先找地方住下。

    绘之道:“找地方住下。”

    范成便道:“我倒是有座小宅子,离苏家也不远。”

    陈力伸出拳头倒了他的肩膀一下:“你行啊,这还走到哪里,家业置办到哪里。”

    范成只嘿嘿笑,算是默认了陈力的夸赞。

    开春之后,麟县的街头比去年冬天热闹多了,范成跟陈力下马,护着马车去了范成的宅子。

    下车后绘之自己去了苏家。

    范成送她出门,回来见石榴跟陈力很不见外的已经坐下,就笑道:“正屋给绘之住,我住的西屋,东屋给你们俩。”

    石榴一听就去看屋子,转了一遭,见家具井然,很显然要么是范成发了横财,要么这宅子其实不是他买的,回来就看着范成:“你还不说实话,三爷到底怎么想的呢?”

    石榴成了亲,就更希望绘之也能有个人对她知冷知热的。

    慕垣对绘之的心意反反复复,这些都被他们看在眼里,再加上绘之自己也说他们不成了,石榴便抛开慕垣,专心想绘之未来的路怎么走。

    韩家现在如日中天,三爷要是坚定了决心,此事倒不一定不成,大不了三爷跟着他们去小田庄呗……

    谁知范成听了她的话,却脸色一变,刚才还算平静的面容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