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六十八章说动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慕垣出了门,温声让绘之关门歇息。

    绘之拗不过,只得当着他的面关上了门,只是目光却有些躲闪,好似不敢看他。

    慕垣就在门口站定,听见绘之进屋关门的声音,笑着摇了摇头,慢慢道了一句:“没想到竟有意外之喜。”

    他怕绘之怪他,没想到她先被搜庄给吓怕了。

    想起慕大爷之前说的话:“找几个无赖去那边吓唬她一下,再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也得吓破胆子,到时候她们就知道男爷们的用处了。”

    自己这是走错了路,一门心思的想让她动心,却不如叫她害怕一下。

    绘之虽站在屋里,但一动不动,慕垣的话听了个真,她的脸上早就没有了娇羞喜悦,反而暗沉沉的,胸口像堵了一些烂树叶子,眼色幽暗不明。

    送出去小半车菜,很快就得到回报。寻常的庄户人家,都不喜欠情欠意,吃着她送的菜好吃,有过来送馒头的,也有送鸡蛋的。

    绘之一概请了人进屋说话。

    大家说起庄稼,说起种菜,无数话题,有人就道:“原以为你们到了那边得吃不上馍馍了,谁知道那地种菜竟很不孬。”

    绘之也笑:“种了一季蜀黍了,还成吧,种菜就是累,但赶集去卖的话,也能挣不少,我们才过去的时候一穷二白的,整日馒头咸菜,现在过年过节,也敢杀头猪了。而且那周围的地都差不多的样子,我看了,除了我们种的那些,其他都荒着呢。”

    乡人就说道:“你怎么不种上?凭白让它荒了?”

    绘之笑:“不是我不想,是我只有两只手,实在种不过来,再说那地就算不种,也是慕家庄的地。”

    话说到这里,不少人就暗自琢磨开了,机灵些的就直接道:“改日去你们那里看看成吗?”

    绘之笑道怎么不成,去了管饭管陪。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她没想过一蹴而就,而是想让小田庄进入大家视线,这样慕家庄若是对他们不利,也要畏惧一下人言。

    正好看到几个曾经被慕家庄征丁征去做工的人,绘之抓紧时间问了一下,“我们庄上也有好几个男人,想给他们找些活做,想起从前庄主征丁修水渠的事来了,不知道去弄那个累不累?”

    大家伙儿吃人嘴短,闻言就笑:“可不去干这个,现在庄主都从外头买人专门去挖石头了。实在是太累,去了还不能随便回来,累病了也是在山上,缺医少药的不说,刮风下雨也不给歇着。”

    绘之一听就皱眉了:“这也太难了。我们庄子上那几个男人,种地还不如女人麻利,看着烦气,想给他们找点事做,这才问一句,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管了,没得真累病了,叫那些个婶子大娘们吃了我。”

    有个人单独给绘之使了个眼色,等众人都走,她落在后头,悄声道:“可别去挣那个要命钱,太难熬了。”

    绘之点头,着意多另送了她一些菜,送她出了门。

    她现在还不确定当时征丁去是否真的是挖石头修水渠,但她觉得慕家庄对外买人来说修水渠一事,其中定有猫腻。

    说不定慕家庄里头死的那些工丁也是被偷弄去挖铁矿了……

    绘之在这边一连住了五天,她虽然生性有些冷淡,但懂的东西多,又不夸夸其谈,说话还能说到点子上,真打起精神应承,也是很能说到人心里,所以这几日家里总是人来人往。

    不少人来了,或者询问稼穑,或者询问小田庄有没有适龄的闺女等等,她都知无不言,很快赢得了很多好感。

    **这种东西每个人都有,对普通人而言,吃的好一点,穿的好一点,子孙有出息一点,这就是他们所有的期盼。更深一层次的**,得等到大家满足了眼前的期望之后,才会再出现。

    绘之作为外来人口,能过的比西水这边的本地人还要好,许多人都很羡慕。她又并不藏私,自己得出的经验随口就说,珍贵的种子轻易也许了出去,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强力的自信。

    有些人就去慕家庄里头打听小田庄附近的地还卖不卖。

    地在那儿荒着也是荒着,自是不如卖了的好,谁还嫌弃钱多。慕家庄很快就同意了。

    好地他们不会往外卖,但薄地的话往外佃就不如好地划算,直接卖了得一笔钱也好。

    慕家庄这一拨操作并未瞒着人,绘之得到消息,这才确定,郭挚的事慕家庄并未牵想到小田庄,不过当初能到小田庄去找,显然是因为小田庄离青山铁矿更近。

    明知道距离近,还敢把庄子卖给她,显然慕家庄有恃无恐,并不在乎小田庄的区区数人。

    而且,郭挚也告诉她了,铁矿看守十分森严,稍有反叛,就是重惩。

    在这种情况下,郭挚能成为漏网之鱼,也可以想见慕庄主会多么愤怒了。

    绘之不再对郭挚的尸首的完整性抱有期待,她是很伤痛,但这种痛现在可以压下去了,从前的经历或多或少的拓宽了她的神经,她承受力强了,对郭挚的心痛转化为对慕家庄的愤怒。

    她很想也将慕庄主的腿骨头打碎,给那些作恶的人戴上脚镣,割了他们舌头,让他们尝尝滋味。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分明没有错,却被得到错待的感觉太叫人愤怒了。她有时候半夜里头醒来,都觉得胸腔满是怒火。

    就在她觉得时机差不多,正打算回小田庄的时候,范成来了。

    范成是来报丧的,他的声音很低沉:“……昨天夜里没了的,我自告奋勇来这一趟,你要怪就怪我多管闲事吧。”

    绘之将头歪向一侧。苏氏执着于生儿子,这执念贯穿了她的一生,作为亲生母亲,对绘之的影响不可谓不大了。

    今人已经故去,说不定是一种解脱。

    苏氏娘家的人应该不会故意谋害了她,她的钱财都是自己把着的。

    绘之沉默了很久,到底开口问道:“她是怎么去的?”

    似乎为了掩饰话语种的关心,她接下来又解释了一句:“上次我去看她,觉得还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