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二百六十七章试探

时间:2018-05-16作者:鲤鱼大大

    一件事,或者说一件恶事,如果在恶事发生的时候不知道,只是后来听说,这是一种情况,作为个人,行为无可指摘;但若恶事发生在身边,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仍旧能如常生活,不作不为,那就不配说“德行”二字。

    郭挚的事情过去四五天,绘之已然坐不住,想去那边看一下,谁知石榴跟陈力回来了。

    陈力回来,还给她带了一个消息。

    “慕家庄前段时间派了很多人出来,说害怕流匪宵小祸害百姓,这一阵子倒是没什么动静了。”

    绘之问道:“慕垣呢?他还在外头,还是也回去了?”

    陈力听她主动问起,还愣了一下,连忙道:“我倒是见过他,他还同我说起你了,说上次来的唐突,都没脸见你了。”说着看了一下绘之的脸色。

    绘之笑道:“说什么唐突不唐突的,唐突那是对了佳人才唐突呢,我一个村妇,再说我们承他大恩都无处可报,怎么会怪他。”

    陈力不是个喜欢走心的人,初听绘之的话没觉得怎样,同石榴回到住处之后,灌了一大碗热水,迟疑道:“我刚才怎么觉得好冷啊?”

    石榴的回答是又给他倒了一碗热水:“多喝,别冻着。”

    陈力跟石榴带回来的消息让绘之思索良久,她觉得慕家庄应该是找到了郭挚。

    一想到此处,她就有些坐不住了,麻利的把地里的活计干完,到了第三天上收拾了一车菜,打算去慕家庄探探消息。

    于是陈力跟石榴才回来,就又被她提溜走了。

    绘之一回来,先去住在附近的些熟识的邻居各家都送了些菜。

    老郑头的种子跟她的种子加起来,可以很自豪的说是在方圆百里以内拥有种子品种最多的了,许多菜拿到这边,有不少人都兴冲冲的问她怎么吃。

    绘之把自己知道的做法都教给大家,又把想要种子的人记下来,说新收了种子就给。把大家伙哄得十分高兴。

    有人甚至说道:“好长时间了,咱们都没这么热闹过了。”

    绘之打量了这些人,里头有男有女,面色一如往常,看起来慕家庄并没有将所有人都祸害完,他们到底还留着一些人充门面。

    到了晚上,慕垣主动上门。

    绘之见了他先一笑,慕垣也随即跟着笑了。

    他眼神很真诚,顾不得旁边有石榴跟陈力,直接弯下腰给绘之赔礼。

    知道慕家庄的底细,又知道慕垣是什么人之后,绘之对他不再如往常那么随意,见状连忙过来:“慕大哥要是如此,我以后可不敢回来了。本是有事相求,您如此待我,倒叫我不敢开口了呢。”

    慕垣直起身来,脸上的笑容放大一倍,眼中充满温暖的笑意:“你不怪我,比什么都强。”

    绘之正色:“为何要怪你,慕家庄扫荡流匪,本就是为了此地安定稳定,若是连这个都要怪,那我们干嘛要依附过来,难不成在东埔村竟比现在还好么?”

    一番话将慕垣说的心花怒放,只有石榴跟陈力都觉得绘之今日十分肉麻,两个人摸了摸肩膀,偷偷溜走了。

    慕垣自是对他们的“识相”十分欣慰,顺着绘之的邀请进了屋,边走边说道:“你先说说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

    绘之略做沉吟,这才娓娓道来:“范氏一族遭天灾,几乎灭顶,剩下的人你也都见过,老的老小的小,仅存的几个男丁也不是十分兴旺的样子,守着小田庄,若是真的遇上剪径强人,到时候我们就算想来慕家庄求救,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慕垣轻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说来说去,还真是怪我,怪我吓到你了……”

    绘之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是我跟族长商议了一下,觉得很有必要养一些看家护院,小田庄的空屋很多,留着不住人,将来还不是一样破败了,倒不如看看哪里有流民或者壮丁,没了田产又不愿意做佃户的,到我们庄子上,现在庄子除了种上庄稼,也有好几户养了鸡鸭猪羊的,自给自足是丁点问题都没有,这样的一个小庄子,再养上十来个人都没问题……”

    慕垣哈哈大笑,俯身问她:“那你打算给这些护院多少工钱?”

    绘之佯后“啊”了一声:“还,还给钱?管饭不行吗?”

    慕垣笑而不语,绘之垂头丧气,过了一会儿才道:“算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吧。哦,对了,上次你们找的人找到了没有?我们现在睡觉都睡不安稳,这次回来也想买几条狗回去的,最好是大狗,凶恶一点。”

    她的神情认真,很少见的带了一丝天真跟稚嫩,慕垣看了,忍不住心头一热,定定的看住她:“你嫁给我,这些事以后由我来操心。”

    绘之的脸一下子红了。

    慕垣不知她心里如何想的,但看她的样子,觉得有七八分能行,心中先高兴开来。

    殊不知绘之在思索,若是趁着成亲,将慕家庄的人一锅端了,能不能行……

    往喜酒里头投毒!

    毒药是打算用见血封喉,还是只是使人麻痹不能动弹的?

    不过这两种毒药她都没有,而且投毒的话,药倒那么多人,得弄几斤毒药才够啊?!

    想来想去,这主意都很孙。

    她咳嗽一声,哼道:“几条狗而已,我不信还买不到了。”

    慕垣看着她的脸上先是脸红,而后纠结,以为她对亲事还有许多不确定之处,也没逼他,只将她之前的问话答了:“你放心吧,我们已经找到人了。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绘之胡乱点了点头。

    慕垣见她心不在焉,觉得她这是没往心里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再次嘱咐她:“铁矿的事谁也不要说,说了没什么好处。”

    “那不说呢,不说有什么好处?”

    慕垣笑,嘴角弯起来,很豪气的道:“狗我来给你寻。”

    “好啊,不过我又想了一下,还是别要太凶的吧,别还没咬着小贼,倒是先把我们的人给咬了。”
小说推荐